御宅屋 > 修真小说 > 大武杨 > 第二卷 开局 第5章 玉面公子
    不知过了多久,夜和武杨,才终于恢复了他们各自该有地宁静。

    在武杨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过安稳的生活。没出山以前,他每天被师父以各种各样地方式“折磨”着练功。出了山以后,他背负着师父给他的使命,一边杀人,一边防止被人杀。

    特别是下山以后的这五年,他更是身心疲惫。

    在被阿明爹娘夜半燎身过后,后半夜的武杨,终于沉沉地睡了下去。

    他又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在一片和风煦日,春风洋溢的天地之间,静静地躺在一片广袤青青的草地之上,用最大的力气,最贪婪地方式,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安静地睡着,一直睡着,很安稳很安全。

    美梦都是被打断的。

    阿明自从爹娘一回来,魂就回来了。特别活跃,真是开心地像个孩子一样。

    武杨在梦里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被什么抓着,摇来摇去,身下青青的草地突然掉了下去。

    被晃醒的武杨虽然能在睡梦中醒来以后,保持杀手该有地冷静,但却无法在眼前的这张大黑脸蛋中保持淡定!

    因为阿明的鼻涕虫正随着阿明的呼吸一窜一窜地伸向正下方的,他的嘴巴。

    武杨一个黑虎掏心,阿明被挠到心窝,鼻涕和身体一下就都从武杨的面前撤走。

    “小马叔,快起来吃饭啦,今天我带你出去玩!”被挠到的阿明并不再闹,说完就溜走了。

    武杨一边穿衣洗漱,一边想阿明这孩子虽然年纪小,但做事简练,又有分寸,很特别,将来会是个有出息的人。

    阿明爹见武杨出来,就立刻招呼武杨过来坐。

    经过一夜,阿明爹的精神倒是明显焕发了许多。阿明娘从厨房给武杨打出一碗饭来,武杨谢过。

    “听阿明说今天要带我出去玩,不知是怎么回事?”

    这些日子以来,武杨对食水村的地理已经可以说是相当熟悉了,刚才阿明提到要带他出去,他心中便产生了好奇。

    “哦,兄弟你初来食水村,当然不知道。我们每次出漠回来,有两件大事要抓紧做。这第一是“朝术”,第二便是下种。这下种就是你们中原说的种粮食。兄弟,你别看我们这都是驼民,但种庄稼的手艺也不含糊,这不,咱们现在吃的这些都是咱们自己亲手种地嘞!”

    阿明爹指着饭菜,拍着胸脯有些自豪,“我看兄弟你如今气色已经恢复地不错了,这后边的茫茫大漠,你人生地不熟,一个人肯定也是走不出去的。你且安心在我们这住着,往后我们出漠,再送兄弟你回中原。今日吃罢早饭,我们去田间垦地,兄弟你大难已过,顺便也活动活动筋骨,如何?”

    “全听大哥安排!”

    武杨看着眼前这个简单的壮汉,心想:阿明爹虽然粗犷,但粗中有细,难怪女人和孩子都对他亲热至极。

    西河两岸的田地,武杨早就来过。

    但他没有对阿明爹提起,因为他知道,以阿明爹的性格,肯定会给他介绍一番,他不想拂了阿明爹的热情。

    等武杨和阿明一家都来到田地时,田地间早有许多人了。

    大家看见阿明爹,纷纷都原地转过身来打招呼,热情洋溢。也有的更熟络的就直接拿阿明娘开玩笑,“兄弟,你带着这娘们来田里,是想让兄弟们都跑你家地里去种地啊,还是想让兄弟们拿口水给你家灌地啊!”

    听了这话,阿明爹却一点儿也不生气。

    阿明娘当年还在他老丈人家长着的时候,是食水村姑娘堆里最馋人的。

    这些调侃的兄弟们当时都是和他一起趴在人家墙上,拿口水洗鞋面过来的。

    当时的阿明娘还很是泼辣,一边大骂着他们流氓,一边拿着竹竿打,捅地他们嗷嗷地叫。

    人总是在人生的某一个节点拐弯。

    自从嫁了阿明爹,阿明娘就拐弯了。也再不是拿着竹竿捅人的性子了。

    听到刚刚的这些话,她立马转过身子,加紧步子,向自家的田间逃去,娇羞的甚至有些局促,留下一群在身后更加作怪地爷们。

    平日里,大家开玩笑,阿明爹倒也不制止,但今日不行。

    “别闹了,别闹了啊!这新媳妇早就变成老婆子,娃儿都比锄杆子长了,你们怎么还他娘地跟闹洞房似的,啊!”

    阿明爹吆喝道:“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新兄弟,啊,小马兄弟,大家欢迎啊!”

    “哎呦!不错啊!”

    不等武杨自己介绍自己,人群中就有一人有人指着武杨吆喝道:“这兄弟我知道!不就是‘天神’那天发现的那兄弟!牛气啊兄弟!”

    那人竖着大拇指,对着众人接着道:“你们大伙当时没过来瞧,不知道。阿明那娃儿见他当时还有点气,不肯走,给擦了把脸,我定眼一看,那脸啊,是蜡白蜡白的。咱在这大沙漠里走了几十年,啥人没见过,就这种的,一看就知道,这没进沙漠之前,指定就是个‘小白脸’啊!这小白脸走到咱这大漠那位置,虚成那样子,指定是没救了的!我就说,算了,这救不活了,阿明爹说也不一定,先驮回去再说,没成想这兄弟还真活过来了!兄弟们,你们说这牛气不牛气!”

    “你那是瞎眼!小马兄弟,你别听这绺子瞎扯,他也是救了你一半命呢!是他家的骆驼分担了‘天神’驮着地一些物件,‘天神’才能驮着你走出来!”阿明爹补充道。

    “多谢……”

    “哎,不要谢!不要谢!”

    武杨正要鞠躬答谢救命之恩,却被这汉子打断:“你只要抬起头来,让大伙瞧瞧,我谢闹儿有没有说笑就行,大家瞧啊,这现在生龙活虎的,‘小白脸’配上这样貌,简直就是一‘玉面公子’啊!啊,是不是啊,兄弟们!”

    这谢闹儿人如其名,是食水村最能闹腾的,也因为爱闹腾爱耍笑,在食水村里人缘也最好。

    他这么一番话把当事人武杨也斗乐了。

    晨阳的光辉,洋溢在谢闹儿哈哈大笑的脸上,也洋溢在食水村的田地上与村庄里。

    武杨看着食水村如此简单朴实的生活,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有一种着地的安定,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也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呼吸。

    他环顾着阳光下,在田地里散开耕作的村民,感觉他们像晨阳下,西河里粼粼闪闪的光片一样,闪烁在田地里。

http://www.9173wg.com/13_13568/63607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