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修真小说 > 大武杨 > 第二卷 开局 第10章 寡不敌二
    天意难测。

    武杨一直对阿明爹说的十天后会降雨这件事,不太相信。

    武杨觉得,天气不是不可以预判,但十天前就判断出十天后的天气,实在不可能。

    然而,武杨的怀疑并不影响村民们,相反村民们在田里卖力干活地样子和对“传术人”臣服式的敬信,倒是让武杨从不相信变成了半信半疑。

    但直到昨日第一天下种回来,老天也没有要下雨的征兆,武杨的心里不禁为这些勤恳的村民们担起心来。

    他本想将自己的担心讲给阿明爹,但看着阿明爹,想起村民们完全不理老天爷脸色的样子,觉得自己的担心战胜不了他们的信心,想想也就什么也没有提。

    天果真是有不测风云。

    今天是下种的最后一天,也正好是垦地以来的第十天。

    一早起来,前九日一直高挂在天上的红日,突然消失地无影无迹,取而代之地是,漫天密布地乌云。

    听见屋外传来的碗筷声,武杨一挺一跃,便从床上蹦起。

    “大哥,直到昨日回来,我都在怀疑,不想今日,这天色果真变了!我看这天低的,都快要掉下来了。咱们赶紧出发吧!”

    武杨随便收拾了一下便走出屋外,对正要坐下吃饭的阿明爹兴奋道。

    “哈哈,兄弟莫急!来来来,先坐下吃饭。今夜之前是不会落雨的,兄弟不用着急。”阿明爹笑着道。

    “大哥,常言道,‘天是一副娃娃脸,说变就变’,你就如此肯定?”

    武杨见阿明爹坦然自若,便听了阿明爹的叫唤,一边坐下吃饭,一边与阿明爹聊道。

    “兄弟,你有所不知啊,三十年前,也就是大哥我八岁那年,食水村来了一位神仙。”

    阿明爹突然变得严肃而又无比虔诚。

    “这神仙不仅知天知地,还能改天造地!莫说这老天今日自己变了,它就是不变,这雨水也要照样下!”

    阿明爹说地是那么地理所应当,可武杨听地是那么地离奇。

    多年做杀手的原因,加上那件事以后,天生敏锐的武杨,内心变得小心了许多,他已不再轻易去相信任何人。

    说到离奇,武杨突然回想起前几天夜里那条巨大凶狠地白蟒。

    那白蟒被他击中以后,并没有与他纠缠恶战一场,反而是选择了直接逃命。

    武杨仔细回想过它逃走时的样子,有明显受过驯服的痕迹。

    还有那女子,从何而来?又去向何处?

    近几日夜里,他已沿着河岸找过多次,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

    加上刚听得阿明爹讲到可以改天造地的“神仙”,武杨越发觉得离奇诡秘。

    想着阿明当初跟自己只讲了“朝术”这一词语,其他的便再也问不出来了,武杨也就没有将自己心里的疑问再问阿明爹。

    见武杨沉思,阿明爹拿起桌上的筷子,递给武杨道:“兄弟不要想啦,先吃饭!这些事情,以后有的是时间和兄弟你说!”

    被从疑惑中叫回,武杨接过筷子,“好!听大哥的!”

    乌云压顶。

    天地之间,灰茫茫的一片,村民们像散落的黑点,在田地间下种。

    抬头看着越来越低的天,武杨想,倘若天地不愿保持距离,人能如何?

    人始终是无法控制天地的。

    武杨抓起一把“生子”,向开垦过的田地撒下。

    雨如期而至,滴落在田地间的泥土里,也滴落在屋顶。

    武杨平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沿屋檐掉落下来的雨珠,突然想起了那滴晶莹剔透,摇摇欲落的水珠,手指上又传来那阵触感。

    从那夜以后,月下那对如凝脂润玉般白透的柳肩,便时常在不经意间,袭扰在他的眼前和梦里。

    就在武杨准备起身,再去小土山时,屋顶上突然传来一阵踩踏声!

    武杨左掌在床上一拍,身体一转,便从右手边的窗户中转出,立在了屋顶之上。

    大雨滂沱,打落着屋顶和屋顶之上的三人。

    这二人,一人着绿色斗篷,另一人着青色斗篷,分立在武杨的两侧,正好将武杨夹在中间。

    不待武杨看清,这二人便已向武杨各掏出一掌,夹向武杨的心脏位置!

    武杨不知这二人实力如何,并没有与之正面对抗,立身一跳,跃向空中。

    这青绿二人正是那“七大祭祀”中的青衣祭祀与绿衣祭祀。

    见武杨逆雨而上,这二人也一跃而起,向上追去。

    虽然没有真正地交上手,但武杨已在浓密的雨点中,看清了这二人的装扮。

    武杨发现这二人与那日的“传术人”,除了斗篷颜色不同以外,其他的打扮竟是完全一致的。

    这足以让武杨断定,这是一伙人。

    大雨冲刷着安静的食水村。

    这青绿二人出手凶狠,招招凌厉。

    上次大漠一战,武杨的刀埋没在了大漠之中。

    没有兵器在手,武杨虽能见招接招,接招拆招,不至于落败,但始终处在被动之中。武杨清楚如此持久战下去,对自己肯定是不利的。

    这青绿二人虽然出手凶猛,招招向武杨命门击去,实则并没有要武杨性命之意,他们目的很清楚,就是将国王所给活物让武杨吞下。

    绿衣知道,凭他们二人打败武杨,唯有以生死相搏一试。

    经过一番思考,绿衣决定采用压迫式地打法,对武杨进行主动的攻击!

    一来不给武杨有机会去思考,二来可以声东击西,三来可以持续消耗武杨的体力,找机会将“活物”打入武杨口中。

    惊雷滚滚。

    青绿二人这几日的等待与思考,效果明显。

    应接不暇的武杨连连被动接招而退,此刻已被逼到了小土山顶。

    武杨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悍的对手,更没有见过合作的如此天衣无缝的对手!

    这二人招招只击要害,行云流水,你来我往。

    杀手是一把无情的剑,也是一头冷血的猛兽。

    顶级的杀手从来都是亡命之徒!

    更何况天下第一的杀手大武杨!

    见武杨已经有些力疲,这青绿二人左右而立,四掌齐发,分别向武杨的四处要害击出。

    武杨看地清楚,更想地明白,自己已经开始力疲,即便这一招躲过这四处要害,也很难再坚持下去,与其如此,不如暴露出两处要害,作为诱饵,吸引对方攻击,然后乘势先灭掉其中一个!

    武杨的这一招自然是兵行险招,但面对如此穷攻不舍地二人,也只能如此!

    因为面对这样的对手,僵持不下等同于坐以待毙。

    青绿二人各见武杨留下一处要害,便知道这是在武杨以命相搏,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只见武杨正要抓住击向他左边要害的青衣祭祀时,那青衣祭祀却突然向后一撤!

    来不及细看,武杨回身便将右臂抡起,右掌以千斤之力劈向从他右边击来的绿衣祭祀!

    而那绿衣祭祀却早已一个转身,向前一翻,一拳击在了武杨的小腹之上!

    没有料到的变化,让武杨“噗”的一声,弯腰吐出一口鲜血!

    然而武杨刚刚吐出一口鲜血,刚才向后一撤地青衣祭祀却闪到武杨面前,将手中的“活物”,塞进了武杨的口中!

    大雨倾盆。

    粗大地雨点,击打在武杨佝偻的背上。

    武杨只觉得一只拇指粗细的虫子在他的喉咙中蠕过。

    武杨来不及锁住自己的喉咙,又被背后的绿衣祭祀一掌击中后脑,眼前一黑,晕倒在雨地之中。

    “哈哈哈……”

    看着倒在雨地里的武杨,青衣祭祀大笑道:“师兄,你我二人虽多年未联手,但这默契却不减当年啊!”

    “是啊!要说这武杨,还真是要我师兄弟二人联手,才能成功啊!”绿衣祭祀看着倒在地上的武杨,笑道。

    “师兄所言不错。这武杨的确不负其名,竟能徒手接下你我兄弟近百手夺命杀招。难怪大王要用他的身体,看来……”

    青衣祭祀突然恍然大悟地看着绿衣祭祀。

    “别想了,你我二人快回去复命,看来一切要开始了。”

    绿衣祭祀打断了青衣的话,一个闪身,先消失在大雨之中。

    见绿衣消失,青衣看了一眼倒在雨水里的武杨,脸上闪过一抹嘲笑,一脚踢起地上的武杨,闪身消失而去。

http://www.9173wg.com/13_13568/6360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