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这后宫有毒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公襄稢
    云风篁笑着问:“却不知道陛下寻思了这许久,打算赐下何字?”

    “穜(tong)。”淳嘉观察了下她的神情,才含笑道,“公襄穜(tong),如何?”

    穜……

    云风篁飞快的回想了下,微笑问:“可是‘专专望穜稑,搰搰条桑柘’的‘穜’?”

    见淳嘉颔首,她心里就有些不悦。

    穜的本义是早种晚熟的谷物。淳嘉选这字儿,约莫是感慨贵妃入宫多年才有亲生骨肉,可见也是用了心的。但……不够特殊。

    只能彰显出皇帝对她的怜惜,却对孩子没什么特别的冀望。

    她想要的,是“穆”字。

    于穆清庙、天子穆穆、父曰昭子曰穆的“穆”。

    如果淳嘉为十五皇子取这名字的话,那真的有的是文章可以做……

    不像“穜”,才落地的皇子就越过诸多兄姐有了可以记入玉碟的大名,虽然也是荣耀,可,含义于政治前途上没什么大用处。

    虽然云风篁知道淳嘉如今一门心思立嫡子,可想着自己这次生产遭了这么大的委屈,皇帝合该在皇子上头补偿一二罢?

    现在看来,这天子比她想的还要意志坚定。

    “这名字真好。”云风篁心念电转,轻叹道,“陛下想必花了许多心思……”

    淳嘉闻言松口气,笑容愈盛,正寻思着要不要不露痕迹的继续表功,暗示自己真的是精挑细选过一番,就见贵妃神情一转为伤感,说道,“虽然云婕妤乃是咎由自取,但当初妾身从北地才来帝京的时候,到底跟她情同姐妹一场……本来以为就算彼此存下芥蒂,总也能太太平平的过下去。谁知道四皇子跟她……如今穜儿这名字,倒是叫妾身也能纪念他们娘儿一场……”

    皇帝一怔,才要问公襄穜这名字跟云婕妤娘儿俩有什么关系,自己取名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那母子俩,猛然惊起:没了的四皇子,大名公襄秱,正与公襄穜同音!

    淳嘉:“…………………………!!!”

    他是真的不在意云卿缦跟四皇子,所以当初几个年纪大点的皇嗣取名时,在礼部呈上来的候选里随便勾了个,之后就抛之脑后。

    结果这下子好了,给十五皇子取名时正经精挑细选,却忘了公襄秱这早夭的儿子,竟将与“秱”同音的“穜”字给了宠妃才落地的子嗣!

    尽管云风篁如今话语之中满是感激,没有丝毫的不满,可熟知她秉性的淳嘉哪里不清楚,贵妃怕不已经在心里将自己骂成狗?

    毕竟这可是对子嗣无比重视、连没血缘的孩子都爱惜万分的云风篁头一个亲生骨肉!

    结果皇帝居然让她儿子跟个夭折的孩子名字同音,这也就是生产之后有了顾忌,否则淳嘉笃定云风篁怕不能抓起东西砸到自己脸上来!

    “……这是朕的不是。”淳嘉定了定神,诚恳道,“朕……从前就没怎么注意过小四,这次给十五取名时,也忘了小四的名字。小四虽然也是朕之子嗣,但幼年夭折,显然是个没福的。咱们的孩子自然不适合再叫公襄穜。这样,你看……稢(yu),公襄稢,如何?”

    稢,意为黍稷茂盛。

    跟前几个孩子,有什么两样?

    云风篁心下冷笑,知道十五皇子应该是要不到公襄穆这样的名字了,淡淡说道:“陛下觉得好,那一定好。”

    淳嘉自觉理亏,被她甩了脸色也不敢生气,赔笑道:“秦王跟楚王都是幼年封王的,咱们的孩子也不能受委屈了才是。你且安心调养,等孩子满月,朕一定给他拣个好封号。”

    封王有什么好封号不好封号的,云风篁暗忖,毕竟历代以来公认的好封号好封地就那么几个!

    再说了,她要是只希望儿子做个得宠的藩王,用得着这么努力这么辛苦?

    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贵妃心绪不佳,勉勉强强答应下来十五皇子的名字,也就借口乏了打发淳嘉走人。

    淳嘉前脚出了浣花殿,后脚云风篁就将羊脂玉如意砸到了脚踏上:“这混账东西欺人太甚!!!”

    “娘娘慎言!”清人等近侍慌忙劝,“陛下也是一时疏忽……您想想当初云婕妤母子还在的时候,陛下什么时候理会过?陛下此番取名失误,可见心里是只有娘娘没有其他人的。娘娘应该高兴才是!”

    云风篁冷笑道:“他既然知道自己都记不得那些孩子的名字,给我儿取名时,难道就不能问问左右,免得重了字或音?他没有这样做,显然对本宫娘儿俩,就没有那样重视!本宫不相信他将来给东宫取名也是这样!”

    关键是淳嘉自己记不住四皇子的名字也还罢了,御前伺候的人怎么可能不帮忙记住?

    这些人却没提醒皇帝!

    这说明什么?

    说明皇帝的近侍都心知肚明,绚晴宫看似独占宠爱,却到底无缘庆慈宫!

    至少在淳嘉的安排之下,他没有这个打算!

    不然的话,这些人还能绝口不提?

    云风篁所以气的不行,被左右劝了半晌,还是觉得愤恨难平,清人急中生智,说道:“娘娘,可还记得刚刚陛下盛气而来?原来是皇后娘娘那边当真做了件蠢事,若非为了大局考虑,只怕陛下这会儿就该重重责罚中宫了!”

    “那可是他精挑细选满意的不得了的中宫,他怎么舍得?”云风篁没好气的堵了一句,到底还是问,“皇后又怎么了?”

    “娘娘,皇后娘娘这回忽然起意搜宫,原来是听了顾才人的劝谏。”清人连忙道,“结果洛氏孟氏的家主进宫跟陛下喊冤,皇后就让人召顾才人问计,谁知道底下人去看了一回,却发现,顾才人杀了近侍自己投井了!然后皇后左右的人也是傻,竟然劝着皇后不要去看那样的场面,忙不迭的使人拾掇了……等陛下接到消息赶过去,线索都断的七七八八,为了不叫外界议论,只能推说是顾才人左右杀了才人之后畏罪自-尽!”

    云风篁怔忪了下,说道:“顾才人……虽然说也是将门之女,但本宫瞧她可不像是皇后那样习过弓马的主儿,她怎么杀得了自己的近侍?而且她这些日子跟着皇后住在了崇昌殿,据说虽然有个独门小院,到底不是自己的地方。但凡有人叫喊一声,外头的宫人还能不去禀告了皇后?”

    清人道:“可不是可疑极了?但皇后偏生想不到!您说这都是什么事儿?陛下如今想必气的不得了,本来前朝够忙碌了,回来后宫还要给中宫善后!”

    “他活该!”云风篁冷笑着说道,“他自己立的继后,凭怎么拖后腿他不应该受着吗?叫本宫说,皇后对他还是太好了,就应该没事找事的给他找点儿麻烦,叫他知道厉害!”

    知道她还在气头上,左右都不敢接这个话,只陪着笑继续说崇昌殿的事情:“刚刚陈兢又打听到,皇城司的人已经赶过去查看过了,说起来也真的有些古怪:本来皇后跟前的人看到场面,以为是顾才人杀了近侍才去投井的,可是查下来却是顾才人的近侍都是自相残杀的!辰光跟顾才人投井差不多!这却真的叫人想不通了!”

    云风篁皱起眉,问:“咱们这边同顾才人那儿联络的人……?”

    “娘娘您放心罢。”清人低声说道,“前些日子陛下杖毙的那起子奴才里就安排进去了,就算陛下怀疑,再查,也只会得出那人乃是别有主谋想栽赃娘娘的结论!”

    “这就好。”云风篁微微颔首,沉吟道,“除却本宫之外,却还有什么人,会注意到且利用顾才人呢?慈母皇太后?圣母皇太后?还是其他本宫这会儿也没注意到的人?”

    她由己及人,觉得就淳嘉目前这宫闱的情形,值得争取跟谋划的,无非就是东宫之位。

    而活着的诸皇子里,扣除生世特殊的二皇子三皇子这对双生子、已然痴傻的五皇子楚王,那么还有秦王、六皇子、七皇子、九皇子、十皇子、十一皇子、十二皇子、十三皇子以及十五皇子。

    其中十四皇子跟秦王、七皇子、九皇子还有十五皇子一样,属于云风篁的阵营。

    正常来说是不可能上位的。

    除非云风篁跟前这几位皇子都出了岔子。

    而曲氏自己的能耐,也不可能推举这孩子出来参与竞争。

    倒是六皇子背后隐约站着慈母皇太后、十皇子与十二皇子乃是嫡子、十一皇子生母乃德妃、十三皇子生母为靖妃,虽然希望渺茫,多少有点儿可能。

    站在公允的立场上来讲,德妃、靖妃为膝下子嗣谋取东宫之位,不免异想天开了。

    但是考虑到事成之后的巨大好处,这两位,以及她们背后的家族,未必没有行险一搏的冲动。

    毕竟在知道淳嘉心意的情况下还要惦记着庆慈宫,云风篁成功的指望何尝就大了?

    “不管是谁。”贵妃思忖片刻,给出指示,“这次的事情,反正就是跟慈母皇太后脱不开干系!”

    那位已经快到扶阳郡的太后,才是烫手山芋。

    能干掉就干掉。

    绝对不会冤枉做事。

    至于说其他尚未露头的对头,那没关系,这会儿不露头,过两年但凡还有这心思,就不可能不露出马脚,到时候再交手好了。

    云风篁这儿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集中火力对准了袁太后时,太初宫偏殿,淳嘉也正在思索着:“贵妃险死还生又在坐月子,八成无力兼顾崇昌殿那边;母后已经远在千里之外;其他妃嫔似乎并无这等势力能力……究竟是罪魁祸首隐藏太深,还是,朕平素里看错了人?”

    是夜,洛氏、孟氏的祖宅疑似贼人潜入,于多处点燃屋宇,引起走水。

    这两家都是世代簪缨的门第,族人众多,代代聚居,绵延一片,这一番失火引起的动静极大,几乎小半个帝京都被惊动起来。

    次日早上,两家家主一身狼狈灰头土脸的上朝,哭着诉说顾氏为掩盖皇后谋害楚王的真相,派死士夜袭其家,肆意纵火,妄图灭口合族!

    

http://www.9173wg.com/16_16370/75910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