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修真小说 > 被迫成为正派的日子 > 第003章 崩溃中,师父藏了个男人
    程寰一时间无法,几乎把自己抓成了一只猴子,她折腾许久,咬牙将药丸含在了自己口中,想要喂给小黑龙。

    然而嘴刚一凑过去,瞅着那龙的样子,程寰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口了。

    一股不耐从心底升腾出来。

    程寰一手抓起小黑龙,将其扔到了床上,自己也跟着跳了上去,右手按在了他身上,渡去一缕灵气。

    小黑龙在她手下,化成了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

    星目剑眉,鼻梁挺直,如玉的肌肤泛着淡淡的光泽。

    哪怕紧闭着眼,也给人一种温润平和的感觉。

    只是略薄的双唇给他增添了几分薄情、拘谨的疏离感。

    程寰垂眸看着他,眼底深处似有风卷云动,但瞬息归为了平静。

    “便宜你了。”程寰含着药丸,俯身压了下去。

    一颗药丸没多时便尽数喂给了魏知。

    薄凉的双唇浸了水意,倒生出几分多情的意味。

    程寰摸着下巴,认真地深思着,兴许应该再喂一颗?

    可惜江月白把东西看得太紧,这颗碧海青天丸已是程寰撒泼打诨才得到的,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世间恐怕也寻不到第二颗了。

    程寰不免有些遗憾。

    说到底,还是江月白太穷了。

    跟盈钱院的老头唐富贵有得一拼。

    这个从门派到掌门名字都很金钱味的门派,是出了名的穷三代。

    不然也不至于让唐衍这个唐富贵的独子在道宗过得乐不思蜀。

    魏知平静地躺在床上。

    程寰琢磨片刻,隔空抓过唐衍倒的茶。

    “吃了那么大的药丸,正常人都哽住了,总该是喝喝茶,润润喉的。”程寰成功地说服了自己,含了口茶,握着魏知的下巴,一本正经地俯下身。

    魏知睁开了眼。

    一双浅黑色的瞳眸映照出程寰兴奋的表情。

    程寰:“……”

    下一秒,程寰倏地松开魏知,一口茶“咕噜”一声,自己吞了下去:“醒了?我刚想喂你喝茶,没别的意思。”

    魏知眉头微蹙。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总有一种难以侵犯的凛冽感。

    程寰手心渗出了细密的汗,她擦了擦手,故作镇定地道:“盯着我干嘛。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以后可要好好报答我,懂吧?”

    魏知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他看着程寰,眸色渐深。

    程寰被他盯得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罕见地慌乱起来:“别不吭声啊。刚刚那是情况特殊,你不张嘴,我没办法给你喂药。再说了,我是你师父,亲两口……不是,喂点药无伤大雅。”

    魏知的表情终于变了。

    他迟疑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果然碰到了一手湿润,不是昏睡已久刚醒来应有的干燥。

    “你……”魏知欲言又止。

    程寰忙打断道:“先说好,我对你没别的意思。”

    “我——”

    “你也不要对我有别的意思。”程寰轻咳一声。

    魏知放下手来,沉默片刻,再次出声道:“我是谁?”

    程寰的动作僵住了。

    “你这个龙……你这个人不想报恩就不报吧,怎么还装起失忆了。”程寰将茶杯一放,跪坐在魏知身上,顿时不乐意了。

    “龙?”魏知蹙眉低头看着自己。

    细白的手指修长有力,看不出半分龙的痕迹。

    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手,眼底一片迷茫。

    程寰一把抓过他,灵力不容分说地探了进去:“好了,别装了,不就是啃了两口吗,我发誓我真的没有伸舌头,你这灵魂不好好地——”

    神识之中,魏知的灵魂四分五裂,根本拼不出一个原有的样子。

    “魏知……”程寰的喉咙有些干涩。

    魏知无声地回望着她。

    他不知道程寰的灵识闯了进来,只是本能地感到了一丝不舒服。

    程寰怔了两秒,忽然用灵力想要将魏知的灵魂拼接起来,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些灵魂就像无主之物,聚不到两秒就散了。

    魏知极为难受地收紧了拳。

    “怎么会这样。”程寰茫然又无措。

    她没有想到,魏知的灵魂受了重创,已经完全记不得以前的事了。

    她忙从魏知身上爬了起来,跳下床去,神色难辨地看着床上的人。

    良久,程寰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声音艰涩地道:“你叫魏知,我是程寰,是你的……是你的师父。”

    魏知略微有些惊讶,毕竟程寰看上去跟他年纪相仿,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痕迹,只是淡淡地道:“多谢救命之恩,现今既无大碍,我想回妖界看看。”

    程寰深吸一口气,再长而缓慢地吐了出来:“恐怕不行。”

    魏知神色不变,他微微抬着下巴,做出倾听的姿势。

    程寰将妖界看到的异象简单告知了他。

    “总之,查是查不到什么,全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你的记忆。”程寰说到这里便是一顿,随即仿佛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一点都记不起了吗?”

    魏知垂下眼睑。

    适才程寰灵力闯进识海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一些零碎的片段。

    但是多的,就想不起来了。

    “魏知?”程寰走上前来。

    魏知这才抬起头,不紧不慢地摇了摇:“不记得了。”

    程寰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一颗心悬在喉咙眼,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或许对魏知来说,这也算一件好事。

    沉默片刻,程寰出声道:“这样吧,你灵魂有损,不如先住沧溟山,待我帮你治愈再谈后事。”

    “好。”魏知始终不动声色。

    程寰自然是能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疏离之意,她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门口的阵法被人触碰了。

    唐衍这厮端着一堆吃的摇摇晃晃地冲了过来。

    程寰猛地抓住了魏知的胳膊:“快,变回去。”

    “?”魏知的眼神茫然又无辜。

    “变蛇……咳,变龙,变回龙。”程寰比划了一下:“别被唐衍看见了。”

    魏知静静地坐了两秒,随后艰难地道:“我不会。”

    程寰:“……”

    没用的家伙!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程寰败下阵来:“算了,你躺被子里去,不要吭声,我把唐衍打发走你再出来。”

    程寰说完,也不等魏知回答,一股脑把他塞进被子里,坐回桌边,这才撤了阵法。

    唐衍哼哧哼哧地跑进来:“烫烫烫烫烫,师父!!!烫死我了!!!”

    程寰懒洋洋地抬眼看过去,也不知道唐衍怎么弄的,一个人居然端了六七个碗,跟耍杂技似的,手忙脚乱地把菜放在了桌上。

    程寰下意识地张口想要嘲讽两声,可想到床上还躺了个魏知,不由硬生生将骂人的话吞了回去,低咳一声,干巴巴地道:“莫急,我看看烫伤了没?”

    唐衍吓了一大跳,整个人直接缩到了门口,战战兢兢地看着程寰:“师父……”

    你没病吧!!!

    “嗯?”程寰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

    唐衍更害怕了。

    他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不知道程寰这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你你你你你怎么了?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啊——”

    唐衍直接飞了起来,被程寰一把抓在手里。

    程寰皮笑肉不笑地捏着唐衍的手:“怕什么,师父帮你看看手有没有烫伤。”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唐衍的求生欲总是来得格外强烈:“你看,能屈能伸,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程寰这才松开唐衍。

    唐衍收起自己魂飞魄散的惊恐,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程寰。

    生怕他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好在这次程寰规规矩矩地坐在桌旁,拿起了碗筷。

    唐衍盯了许久,总觉得哪里很怪异。

    程寰慢条斯理地举着一条鲈鱼,将上面的鱼肉剥在碗中,侧目看了一眼唐衍:“一直瞧着我做什么?饿了?要不要一起吃鱼?”

    唐衍后背都惊出了一声冷汗。

    这绝对不是我的师父!

    她不是应该一脚把我踹出去吗!

    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唐衍终于发现程寰哪里不对劲了。

    这人脾气好得有些过分。

    程寰懒得计较唐衍探究的神色,她俯下身继续和面前的鲈鱼做斗争。

    香软滑嫩的鱼肉在她手上就跟什么妖魔鬼怪似的,程寰折腾半天,也没能将鱼肉完好地拆下来。

    只能七零八落地塞在碗里,跟被人吃剩的东西一样。

    她想起很早以前,第一次吃到鲈鱼的时候。

    那会儿她刚收魏知为徒不久,一柄剑,一个娃,程寰说得潇洒,实际却总不习惯简陋的三餐。

    为了哄她开心,魏知时常架个木架烤鲈鱼给她吃。

    程寰嫌鱼刺麻烦,魏知就笑着帮她把鱼刺从鲈鱼里面挑出来。

    白皙的手指翻弄间,细嫩的鱼肉就放在了程寰面前。

    对魏知而言,她做任何事情都是有条不紊,像是不知道慌乱为何物。

    程寰看着被自己剥得乱七八糟的鱼肉,忽然有些气馁。

    连条鱼都剥不好。

    “师父。”唐衍的声音从屏风后响起:“我帮你把被子收拾——”

    “别动!”程寰蓦然一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可是已经晚了。

    屏风后面,唐衍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

    魏知则无辜又冷淡地盯着她。

    程寰头疼地按着自己的眉心:“唐衍。”

    “我我我我我……”唐衍连话都不会说了,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到:“师父,这是……我……他是……你……嗯……你藏了个男人……”

    魏知侧过头来。

    程寰有气无力地解释道:“他是魏知。”

    唐衍回过身,喃喃地重复道:“你藏了个男人在床上。”

    大概这件事对他的惊吓过大,唐衍连魏知这个名字一时都没有想起来究竟是谁。

    “不是。”程寰摆了摆手,差点脱口想说魏知是她捡回来的那条小黑龙,不过话到嘴边,程寰又生生咽了回去。

    藏个男人和藏条龙相比,仿佛也不算什么大事了。

    “江师祖知道吗?”唐衍或许是吓太过了,反而看上去格外镇定。

    程寰一个头两个大,完全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于是,她做了一件从刚才起就一直想做的事情——

    一脚把唐衍踹了出去。

    魏知眼神微动。

    程寰深吸一口气:双手搭在魏知的肩上:“你听我解释。”

    “我理解。”魏知彬彬有礼地道:“人都有喜好之情,不过……”

    魏知顿了顿,面无表情地将程寰的手从自己肩膀推开:“我不喜欢你。”

    程寰:“……”

    狗日的唐衍。

    欠踹!

http://www.9173wg.com/18_18808/84708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