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 第一卷 楔子
    若是我们相互能够再信任对方多一点。

    若是我们能够不在乎前尘往事。

    若是我们能够把秘密都告诉对方。

    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啊!”一间不起眼的院子,传出撕心裂肺的喊声。

    让人听得不免为那个嘶喊的人揪心。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桌上随意丢弃的血帕。

    产床上躺着的人,瘦骨如柴,面颊凹陷。

    “夫人,用力。”稳婆丢掉那染红的帕子,接过丫鬟递过来干净的帕子,继续给慕容星承接生。

    不知这是第几条染了血的帕子了…

    已经一天一夜了,孩子还未生出来,慕容星承的体力已经快耗尽了。

    慕容星承跟随着稳婆的指导,深呼吸,屏着一口气,试图用力把孩子生出来。

    可是孩子似乎不想离开那温暖的小窝,无论慕容星承如何,愣是不出来。

    还猛地动了一下,疼得慕容星承紧紧拽着被子。

    额前不断冒着一颗颗豌豆大的汗珠,任由丫鬟怎么擦都擦不完。

    一盆盆血水从产房里端出来,又一盆盆热水端进产房里,人手从未停下来过。

    一位身着红衣长相邪魅的男子,十分焦急的从屋外走来走去。

    那双让人梦幻迷离的桃花眼眼中不再有往日的戏谑,皆是不安和担忧。

    他眉头紧皱,宽大袖口下的双手一直紧握着,右手时不时捶着左手的掌心。

    那薄唇都被咬出血来了,可他却毫不在意。

    里面时不时传来的嘶喊声,让他本就不安的心更是揪得紧紧的。

    他已经在屋外这样走了一天一夜了。

    从慕容星承进去那时候起,他就一直在外面等候着,可是却没有一个消息传出。

    他三番两次都想冲进去,可最后都忍了下来。

    他从未有过这种紧张和害怕。

    他杀人如麻,也见惯了血腥,杀人时手起刀落,从未有过一丝恐惧。

    可是他现在却怕了。

    他怕慕容星承不能平平安安的生产,不能平平安安地出来。

    屋内再次传来慕容星承的嘶喊。

    时寒枫再也没忍住,奔向那紧闭的房门,拍着门道:“星儿,你怎样了。星儿!”

    屋里并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时寒枫刚打算破门进去就被人抓住了手。

    他回头,刚想发怒,可看清那个人后怒气一下子消散了,眼神里一下子充满了光亮,感觉看到了救星一般。

    “萧琰,你可算来了。星儿在里面已经生了一天一夜了,还未生出来,你快进去看看”时寒枫抓着那个身着墨色衣裳的男子说道。

    “星承情况如何了?”萧琰扶着时寒枫肩膀,气喘吁吁问道。

    天知道他收到慕容星承生产的消息是多赶着来,马都快被他给跑死了。

    “我不知道,我只知星儿在里面一天一夜了,那些人只是走进走出,盆里都是血,根本不告诉我星儿怎样了。”

    时寒枫语气都是颤抖的,他现在心里很慌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不是萧琰的到来,他更是六神无主。

    “放心,有稳婆在,星承定会平平安安的。”萧琰嘴里是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却是没谱的。

    因为慕容星承的身子根本无法生产,更别说还是个双生子。

    “不好了,夫人难产了!”稳婆的一句话让所有人一下子慌了神。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驾!”一抹紫色的身影快速飞过,快到连身影都看不到,似乎是赶着去什么地方。

    “星儿!”时寒枫轻轻拍着慕容星承的脸,似图唤醒这个晕过去的小女人,“萧琰,你快想想办法。”

    慕容星承手脚都扎上了银针。

    萧琰拿出一颗药给慕容星承含着,随后抽出一根银针。

    他手微微发抖,迟迟没有下针。

    “你在干什么,快救星儿啊。”时寒枫见萧琰迟迟不下针,气急道。

    萧琰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没有再犹豫,一针扎下去。

    慕容星承艰难的睁开眼睛,疼痛感再度袭来。

    萧琰和时寒枫见慕容星承醒过来之后都惊喜万分。

    还好,挺过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星儿,你醒了星儿!”时寒枫红了眼,哽咽着道。

    这个傲慢一世的男人竟然哭了。

    天知道他刚刚是有多提心吊胆,他以为慕容星承撑不过去了。

    慕容星承艰难地伸手,替他拭去泪水,她想回应一下时寒枫,可是却有心无力,她痛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夫人,你一定要用力啊!孩子在里面久了会窒息的。”稳婆着急道。

    她虽然经验丰富,也接生过双生子,可是却从未遇到像慕容星承情况那么特殊的。

    她见过的产妇,哪个不是身子养得好好的,胖胖的,可唯独慕容星承,身子骨弱,还瘦,像是孕期根本就没吃过一口饭似的。

    慕容星承也想用力,可是她都快把毕生的力气都用完了,还是不见孩子出来。

    “你一定要给我…保住孩子。不可以,不可以让他们出事。”

    这两个孩子是慕容星承一直撑下去的意念,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只有她自己知道,若不是因为这两个孩子,她早就活不下去了。

    慕容星承向萧琰投向求助的目光:“萧琰,我求你,若是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帮我保住孩子。”

    萧琰的医术她最了解不过,若是连萧琰都保不住孩子,那就没人可以帮她了。

    “我答应你,你也一定要坚持住。”

    萧琰是没有把握的,像慕容星承的情况,可能会出现保大或保小的情况,他虽然答应慕容星承会保孩子,可若真有什么事,他一定会先保大人。

    之所以会答应慕容星承,也是为了让她安心。

    慕容星承听到萧琰的应承,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望向窗外,问道:“他,是不是,快到了。”慕容星承的眼神一下子就伤情了。

    “是!”萧琰顺着慕容星承的视线望了一眼窗外,语气中多了一抹无奈。

    慕容星承闭上双眼,眼角落下一滴清泪!

    这辈子,怕是她和那个男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一股阵痛袭来,不容得慕容星承伤情下去,她现在能做的就是集中精力把孩子生出来。

    方才那抹紫色身影停在那个不起眼的院子前,他周身散发着寒气,让人不敢靠近半分。

    那剑眉下的凤眸不再冷漠,而是多了一份愧疚、心疼、紧张、不安………

    他刚翻身下马就听到一声惨叫的嘶喊。

    这一声嘶喊,让他硬生生停住了脚步,可是他的内心却督促他快点进去。

    告诉他里面有个人需要他,有个人在等着他。

    他每走一步都是沉重的,仿佛脚上灌了铅一般。

    这时一个婢女直接把一盆血水往地上一泼,血水溅了几滴在他衣角。

    他看着那一地血水,一下子乱了心神。

    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内心,他要确保那个女人是否安好。

    他开门进去,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丢在一旁血红的帕子,还有那些忙碌不停的人。

    转眼再看见,那个瘦骨如柴正在用力生孩子的女子,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额前的几缕青丝因为汗水的原因,胡乱黏在脸上,再加上那没有一丝血色还有点凹陷的脸颊,显得狼狈不堪。

    所有人都在忙着协助慕容星承生产,唯独萧琰发现萧凌诺闯了进来,他连忙上前拦住他。

    “凌诺,这是产房,快出去!”

    可萧凌诺却像立在那里的柱子,无论萧琰如何拉他都拉不动。

    “星承。”

    这声呼唤,这个名字,还有眼前这个女子,他不曾想过自己再次见到她,会是怎样的场面。

    他以为自己不可能会放下那些过往,不可能不恨她。

    可重新见到她的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从头到尾对她只有爱,哪还有什么恨。

    慕容星承听见了那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她整个人都像被电了一样,傻愣愣地躺在床上,无论谁叫她,都听不到。

    她忘了自己还在生孩子,就连阵痛都没能拉回她的思绪。

    她缓缓望向那个呼唤她的声音。

    这张脸,她就算化成灰都记得。

    她永远记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爱得撕心裂肺,让她爱得死去活来,说过要把她保护一辈子最后却把她弄丢的男人。

    她情绪一下没绷住,哭了出来。

    她无时无刻不想见到萧凌诺,可是现在她却不想看到那张脸。

    慕容星承那双瘦得骨节分明的手,狠狠地捶在被子上。

    “出去!”慕容星承强忍着疼痛说道。

    这一捶,重重地落在了时寒枫和萧凌诺的心上。

    时寒枫压根见不得慕容星承这般难过,他不等慕容星承再次发话,直接上前抓住萧凌诺的领口,半拉半扯的把他带出产房。

    留下萧琰在一旁协助慕容星承生产。

    慕容星承见萧凌诺离开后哭得更是厉害,可孩子根本不给她有情绪的机会,一股阵痛把她从悲伤的情绪中一把扯回来。

http://www.9173wg.com/20_20022/89548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