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 第一卷 第五十五章:你能拿本楼主如何?
    慕容星承冷哼一声:“是不是误会,等会就会知晓。”

    慕容溯不知道慕容星承葫芦里买的什么药,碍于萧凌诺在,他也不好发作。

    林嬌则坐如针毡,她想端起茶来喝一口安定一下自己的内心,却没想到手一直抖个不停,索性不喝了。

    萧凌诺看了身旁的翼伏一眼,他立马转身出去,不过一会便看到有两个人端了两盆水上来。

    慕容星承站起来,走到水盆边,看着水中倒影的那张清秀的容颜,这张脸分明长得与慕容溯有三分像,真不知他是如何看不出。

    慕容星承用手指拨了拨水,倒影瞬间消失,她看向慕容溯,道:“慕容溯,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不是你女儿吗?那不如再次滴血认亲如何?”

    慕容溯还未开口,只见林嬌抢先一步,尖声道:“老爷大病初愈,滴血认亲必会伤及身体,老爷养你多年,你非但不免及养育之恩,还想害老爷,你是何居心?”

    林嬌的话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可她微微颤抖的声线却出卖了她。

    就连慕容曦梦都察觉到了林嬌的不对,她低声问道:“娘,你今日怎么了?”

    平日里她娘亲可不会像今日这样方寸大乱的啊。

    她扫视了周围一眼,今日也没有见到林妈妈,这个时候人去哪了?

    林嬌无暇去顾及慕容曦梦,说完这句话后又立即低着头,赶紧喝了口茶,掩饰着内心的紧张感。

    慕容溯若有所思地看了林嬌一眼,他觉得林嬌说的并无道理,他大病初愈,现在慕容星承要他放血,对他并没有好处。

    一想起以往的种种,慕容溯更是没了好脸色:“当年滴血认亲已经滴了好几次,可你的血却不能与我相融,你分明就不是我的骨肉,现在再滴一次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不过一滴血罢了,要不了你的命。”慕容星承拿起一旁的针把玩着,“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替你?”

    慕容星承脸上明明挂着一抹笑意,却冰冷沁骨,手上拿的仿佛不是一枚针,而是杀人于无形的凶器。

    萧凌诺挥了挥手,翼伏直接朝慕容溯走去。

    慕容溯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背脊开始冒汗:“你…你想干什么?”

    那日他与翼伏交过手,现如今手上的窟窿还未长好。

    慕容星宇不知何时闪到翼伏跟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两人虽未动手,火药味却十分浓烈,这场斗争一触即发。

    一个是驰骋沙场的将军,一个是翼月楼顶尖杀手,两人的手上都沾染过不少鲜血,谁也不畏惧谁,谁的气势也不低谁一等。

    翼伏握紧腰间的佩剑,正欲动手时,只听见慕容星承幽幽道来:“星宇哥哥,我今日来不过是想为我、为我娘讨个说法,你一再阻拦又是何意?”

    萧凌诺挥了挥手,翼伏就退回他身侧。

    慕容星宇有些为难:“妹妹,你今日愿意回家,我是十分高兴的,可是你却和他一起回家闹这么一出又是为何?”

    “家?试问这里有哪个人当我是这个慕容家的一份子过?”慕容星承高傲地扬起下颌,不屑道:“我今日若不和萧公子一同前来,怕是有些人早就把我给千刀万剐了。”

    “我现在回来了,我会护着你,谁敢伤你半分,我定要他好看。”慕容星宇那双充满正义的眼眸直勾勾盯着慕容星承。

    若是换做以前慕容星承肯定会相信慕容星宇会护着她,可现在,她不信了。

    若是慕容星宇能够护着她,又怎会让她在这慕容府受了十年的欺负和侮辱。

    她嘲讽一笑:“那要是是你的好父亲想将我千刀万剐呢?”

    难不成慕容星宇还能替她向慕容溯讨回公道不成?

    慕容星宇面色尴尬,他没想到会是自己的父亲。

    “妹妹别说笑了,父亲纵使平日不待见妹妹,可你依旧姓慕容,也是父亲的骨肉。”

    “可他不认为我是他的亲骨肉,我有什么办法。”慕容星承摊了摊手,极其无奈的样子,“如今无非只能再次滴血认亲澄清这件事情。”

    慕容星承不等慕容星宇再次开口,转而看向慕容溯,道:“我知道你长年被疾病缠身,所以才会想让我去竹霾谷偷盗紫玉石来救你的命。若你愿意与我滴血认亲,我可以替你医治,让你以后再也不饱受病痛的折磨,如何?”

    慕容溯听到自己的病有得治时,两眼瞬间燃起了光亮。

    “你骗人,大夫都说了老爷的病只有紫玉石能治好,连大夫都没办法的事,你一个连医理都不懂的人竟然在这信口雌黄。”林嬌再次开口道。

    慕容溯一听,刚燃起希望的火苗瞬间又被浇灭。

    慕容星承听后,不但没恼,嘴角边还轻轻噙起一笑:“你一直在这阻拦我,不让我们滴血认亲是何目的?”

    “我…”林嬌一噎,“我能有什么目的,我无非是为了老爷的身子着想。”

    慕容曦梦点头,附和道:“就是,娘亲一向紧张父亲的身子,你这个贱蹄子在这胡诌什么。”

    话落,只见萧凌诺直接将桌上的茶盏扫落在地,他手指跟着一弹,竟将一片碎片改道,直飞慕容曦梦的嘴巴。

    幸亏林嬌离慕容曦梦近,她抬手挡住了那枚碎片,才没有划破慕容曦梦的嘴脸。

    可萧凌诺用了内力,那碎片力道非凡,直接没入林嬌的小臂,鲜血源源不断地冒出,就连慕容曦梦身上都沾染了不少。

    这番变故令厅中众人大惊失色,林嬌痛得大喊,慕容曦梦见到眼前一片血红,吓得尖叫,直接从凳子摔落,倒在地上站不起来。

    还是慕容星宇稳得住,连忙让管家去请大夫,再让婆子把人扶起来。

    白素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的场面,她赶紧走到慕容星承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说道:“星承,你不是会医术吗?你赶紧先去给她止血吧。”

    白素甚少见这样的场面,自然是想先救人再说。

    慕容星承回眸看了白素一眼,淡淡说道:“娘,你是忘了谁给女儿下毒了吗?”

    白素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反驳。

    慕容溯将她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此时他已经反应过来了,一掌拍在案桌上,怒道:“既然你会医术,还不赶紧去给你母亲止血。”

    慕容星承拉着白素坐回原位,喝了口茶才悠悠道:“母亲?我正儿八经的母亲在这站坐呢,那个人顶多算个姨娘,父亲怕不是老糊涂了,你虽抬了林嬌做当家主母,却没休了我母亲,她依旧还是个妾氏。”

    慕容溯气得脸都变得铁青,可慕容星承依旧不当一回事,此时管家匆匆跑来。

    他气喘吁吁道:“老爷,外面翼月楼的人不给我们出去,老奴也没办法请到大夫啊。”

    “你说什么?”本就被气得不轻的慕容溯,现在更是被气得差点吐血。

    慕容星宇已经用帕子替林嬌绑住了伤口,可是血流还是没有停下来过,他转头看向慕容星承,急道:“星承妹妹,你快来救救娘,就当是哥哥求你了。”

    慕容星承听见慕容星宇说求她时,端着茶的手一顿,她轻轻将茶盏放下,道:“要我帮,不是不可以,只要他答应与我滴血验亲。”

    慕容溯紧咬牙关,恶狠狠地蹬着慕容星承,恨不得将她扒皮抽骨。

    “父亲,你快答应星承妹妹吧。”慕容星宇那双眸子都急红了。

    慕容溯本不想答应,可慕容星宇开口了,再加上那个也是他的生母,若是自己不同意,岂不是凉了自家儿子的心。

    他咬牙切齿道:“不就是一滴血吗?我答应你。”

    慕容星承见慕容溯同意,刚想上前,就被萧凌诺拉住了手。

    慕容星承不明所以地看了萧凌诺一眼,只见翼伏带着崔大夫走进来。

    原来萧凌诺早就备好了这一手。

    “我可不想脏了你的手。”萧凌诺托着脸,宠溺道。

    嘴边勾起的那抹笑意就像恬静的弯月,眼里竟是柔情,煞是好看。

    慕容星承想起他面具下的那张绝世容颜,差点就陷进去了。

    白素看到这时,眼神越发深。

    一切处理完后,慕容星宇让人把林嬌和慕容曦梦送回听雪阁,却被翼伏拦住。

    慕容星宇见状顿时怒了,方才他就一直隐忍着没有发作,现如今萧凌诺还敢阻拦,他再也忍无可忍。

    他冲萧凌诺怒道:“萧楼主,你今日送令妹回府本是对你感激不尽的,可你现在却出手伤人,还不让我母亲回房休息,你是不是该给本将军一个交代。”

    慕容星宇连称呼都变成了本将军,可见他是真的生气了。

    可那又如何,他萧凌诺从来就没怕过谁。

    “哦?那慕容将军想如何?”萧凌诺抬眸藐视道:“ 你觉得连先帝都拿本楼主没办法,你一个刚上任不到两年的将军能拿本楼主如何?”

    “你...”慕容星宇气得脸色发红,“先帝仁慈,可现在已经是天佑帝袭位,你就不怕我去陛下面前告你一状吗?”

    “随意。”萧凌诺语气平淡,却有说不出的嚣张之色。

http://www.9173wg.com/20_20022/89549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