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楼主,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林嬌的父亲
    灰衣老者看到林嬌时眼睛顿时一亮,他急忙往林嬌方向扑去。

    “嬌嬌。”灰衣老者大喊。

    慕容星宇直接一挥手,只见灰衣老者摔出几步远。

    灰衣老者哎呦一声,怒骂:“你个小孽障,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外祖父吗?”

    外祖父!

    在场除了萧凌诺和慕容星承,其余没有一个人是不惊讶的。

    “你眼瞎了吗?竟敢骂我哥哥。你知道他是谁吗?”慕容曦梦站出来叉腰,尖声道:“再说了,我们外祖父祖母早就死了,你在这里瞎说什么?”

    灰衣老者一愣,随即冷哼一声:“嬌嬌,你就是这样咒自己的父亲的吗?”

    林嬌本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现如今这个男人还出现在她面前,她已经看到了前途陌路了。

    “唉,自己的父亲怎么会不认得呢?”慕容星承故意叹了声气,“不过也是,在慕容府荣华富贵惯了,怎么会还记得起有个穷酸的父亲呢?”

    慕容溯打量了灰衣老者一眼,心生奇怪,紧盯着林嬌,问道:“嬌儿,你不是说你父母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死了吗?”

    林嬌呼吸一滞,她想狡辩,却被慕容星承抢先了去。

    “林姨娘不会是想说眼前这个人不是你的父亲吧?”慕容星承哼了哼,“那要不要你也来滴血验亲一下?看看你们到底是不是两父女?”

    想狡辩,也得看她愿不愿意。

    林嬌听后,踉跄了一下,捂着胸口指着慕容星承,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脸色被气得铁青,只见她两眼一番,直接晕了过去。

    慕容星宇眼明手快扶住林嬌,急忙喊道:“母亲,快来人啊,崔大夫。”

    慕容曦梦也急红了眼。

    崔大夫上前去,慕容星承也不拦着,她冷着脸看着林嬌默默装晕。

    崔大夫摁了林嬌的人中也不见醒来。

    “崔大夫,既然摁不醒,那就用银针吧。”慕容星承掸了掸衣裳的灰道。

    崔大夫听后,恍然大悟,赶紧从药包里拿银针出来。

    慕容星承冷眼看着乱成一团的人,再看紧闭双眼的林嬌。

    哼!我就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晕过去的人银针一扎就醒了,若是装晕的人这一针下去,怕是会要了老命哦……”慕容星承还故意拖长了尾音。

    倒在慕容星宇怀里的林嬌眼皮动了动,可她依旧没醒过来。

    她一直感受着崔大夫的黑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心跳就越来越快。

    她只要想到哪又长又细的针即将扎向自己,她内心就一直在打鼓。

    针离林嬌还有一个指甲盖的距离时,她无法再装下去,直接一把推开崔大夫。

    崔大夫没站稳,一个趔趄倒在一边,翼辉上前把人扶起来。

    “你醒啦,母亲。”慕容曦梦惊喜道。

    可坐在上位的慕容溯却黑着一张脸。

    同样慕容星宇也拧着眉头,扶林嬌坐下。

    慕容星承不急不慢地抿了口茶,道:“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

    林嬌见自己的伎俩被识破,顿时无地自容,可她现在也恨及了慕容星承。

    她不知道慕容星承从哪里把林父给找来的,她与这个男人有二十余年未曾见过面。

    林父从小嗜赌如命,对她也是非打即骂,甚至还想把她卖到青楼去。

    她有一次趁机逃脱后,正好撞见慕容溯,她告诉慕容溯自己无父无母被人拐卖后逃出来的,她长得一张十分娇媚的脸,慕容溯当时也正直年轻气盛,他们两个情投意合就结为夫妻了。

    可没过两年,慕容溯就攀附上了白家,娶了白素。

    当年白素十分得慕容溯的宠,再加上白家的势力,慕容溯根本就把她当成一个透明人一样看待。

    偶然一次,白溪南来看望白素,恰巧那个时候慕容溯外出不在府中,她得知这件事后就抓住此事借题发挥,想方设法在慕容溯耳边吹风。

    既然要做,那就不能让白素有翻身的余地,林妈妈知道有一些法子可以让亲生父女的血液隔开。

    慕容溯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若是他误以为慕容星承是白素和白溪南生的女儿,那白素必死无疑。

    当即她就让林妈妈去找这些东西来。

    不知林父是如何知道她在慕容府为妾的,竟直接找上门来了,刚好被林妈妈撞见,她赶紧让人把林父拦住,才没被人发现。

    林父当时欠了一屁股的赌债,他扬言若是林嬌不帮他还上,他就直接找慕容溯。

    林嬌为了隐瞒住这件事情,只得替他还清了那一笔债务。

    可林父还不满足,想因此敲诈她,她在慕容府已经这么多年了,也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自然不会被林父随意要挟。

    她让林父替她去办这件事情,事成之后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远离云洵城。

    “你随便找个男人来就说这是我父亲,我气不过才会晕过去的。”林嬌深呼吸了两口,才冷静道:“我根本就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更不会让你随便诬陷我。”

    她现在只能一口咬死不认。

    林嬌不认,也得看林父愿不愿意啊。

    林父听见林嬌不认她,立刻站起来,指着林嬌鼻子破口大骂:“好你个不孝女,嫁进了慕容府,攀了富贵,就把你这个老爹给忘了,想当初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给拉扯大,想不到竟养了你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来。”

    林嬌气得差点没从凳子上跳起来,可她还是得忍着,不能去和林父争执,当即之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把林父赶出去。

    林嬌抓住慕容星宇的手臂,道:“宇儿,你快把这个老东西赶出去。”

    慕容星宇垂眸,神色凝重,今日之事疑点重重,他不知该相信谁说的话。

    只见林父听见林嬌要赶自己走,甚是气恼,恨不得上去拉扯她,给她两耳光。

    “你右臂有一块类似梅花的烙印,这是你小时候被烫伤的痕迹。”林父十分笃定说着,“我若不是你父亲,又怎会知道这个烙印?”

    林嬌下意识握住右上臂,脸色僵硬,瞪直了眼睛。

    “不是父亲,难道是情人?”萧凌诺适时补刀,更是令厅中的人震惊不已。

    慕容星承差点没笑出声来,她怎么不知道萧凌诺还有这么会腹黑的一面。

    慕容溯脸色阴晦,之前一直隐忍不发,可现在他却忍不下去了。

    林嬌右臂的梅花烙印他是知道的,这种地方除了父母会看过之外,便只有与别人有过肌肤之亲的才能看得见。

    他冲上去就给了林嬌一巴掌:“你个贱人,竟然敢背着我找男人。”

    林嬌猝不及防,被慕容溯打得眼冒金星。

    慕容星宇赶紧拉住慕容溯,没让他再打第二下:“父亲,母亲与你夫妻多年,怎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那个男人看起来也已经有五六十岁了,母亲怎会与他苟且。”

    慕容溯听后,冷静了些,可他依旧气势汹汹指着林嬌问道:“还不快说这个男人是谁。”

    慕容曦梦见慕容溯发这么大的火,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现如今还闹这么一出,她生怕慕容溯的怒火会牵连到她。

    她拉着林嬌的衣袖,喊道:“母亲,你快告诉父亲这个男人是谁啊。”

    林嬌本就一直憋着一股气,现下更是气得不行,只喘粗气。

    这就是她养的好女儿,不替求情不帮她逃出困境就罢了,关键时刻还只会帮倒忙。

    慕容星宇见林嬌还不肯松口,道:“母亲,你当真想要背上偷人的罪名吗?”

    这话虽重了些,起码能够让林嬌看清现下的局势啊。

    若是她不肯承认眼前这个灰衣老人是她的父亲,那这人既然知道林嬌右臂有梅花烙印,定也是关系非凡,会让人误会。

    厅中人如此多,若被传出去,林嬌还有活路吗?

    林嬌胸口越发闷促,险些喘不上气来,只见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是,他是我父亲。”林嬌嚎啕道。

    厅中众人又是一怔。

    特别是慕容溯,那双眸子里已经酝酿起了风暴,怒道:“你不是说你父母早在多年前就病死了吗?所以你当初都是骗我的吗?”

    林父听见林嬌承认自己时,脸上十分得意,别说有多高兴了。

    慕容曦梦更是无法淡定,眼前这个穷酸样的老人竟真的是她的外公,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只见她尖叫一声,跑出了正厅。

    慕容星宇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听见林嬌亲口承认时,也还是往后退了两步。

    可他毕竟在朝堂打滚了几年,很快就稳住了自己。

    林父消失多年,这么多年没出现,现如今一下子被人找出来,还在今日带来慕容府,这件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慕容星宇拧眉,忍不住上前一步,看着慕容星承问道:“星承妹妹今日说是滴血认亲,却把此人带来,想表达什么?”

    果然,这里唯一清醒的人就只有慕容星宇了。

    只见慕容星承不急不慢道:“当年滴血验亲时,林嬌托林妈妈去让这个男人找明矾来,又让人暗中把清水调换成加了明矾的水,才导致血液不相容。”

    “这件事情完成后,她又让林妈妈给了这个男人一大笔钱,再加上让人恐吓了他一番,他自然是拿钱远走。”

    而后她又看向林嬌,目光冷冽:“当年,你害得我们母女如此苦,今日我必让你知道百口莫辩是什么滋味。”

    她慕容星承,一向有仇必报,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伤害她的人,现在只是第一步而已。

http://www.9173wg.com/20_20022/8954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