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前序二
    天下分苦聚亦苦,病君卧榻哀愁谷。

    祁后垂帘摄政患,宦官诸侯祸害主。

    三公斗法各自站,九卿只顾得财富。

    五院贫苦难枝头,货商无势就陌路。

    兴亡搜刮民脂痛,匹夫无日腰直度。

    这是一百年后,一首遍布大兴国各个小巷的儿歌,诠释了当年君,官,民,商的所有状况。

    为了解决当前利欲熏心,背主弃义,祸乱苍生的朝局,兴国太子盛达与司空相国达成共识,预谋宫变,准备今日早朝之上,复帝位,斩祁后,杀吴监,除俞候,灭拓拔,逐蛀臣还天下安宁,得朝野清静,恢复大兴往日繁荣昌盛。

    故太子亲自调动皇家护卫,三千兵马,待相国游说众臣之时拖住祁后,太子去兴业宫解救重病父皇,恢复大兴国以往之国盛。

    ……

    上朝~~~

    吴公公的嗓门依如往常的清脆响亮,那些窃窃私语的大臣们,无不戛然而止,疾小步扶袖插手,速来进朝。

    大臣纷纷入队而站,派别清晰可见,一目了然,只不过今日与往常不同,以前数司空相国的队伍最为庞大,现在独剩下他一人。

    只见这位两鬓斑白,络腮白胡须,牙齿都参差不齐的老臣,面色略显氐惆,独步而立拒人于千里之外,自成一排。

    待大臣们将至,吴公公道,百官朝拜!

    群臣皆异口喊到,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响彻云霄,如雷贯耳,虽不见其容,但无不透露着膜拜神情,卑躬屈膝的跪在大殿之上,待太后懿命。

    唯独,司空相国,傲视群臣而不跪,嗤之以鼻而不惧,腰间佩戴先皇御赐宝剑,气势磅礴。

    众人皆微微偷视,七嘴八舌。

    有称赞相国老当益壮,无畏权势。

    有诋毁司空不识时务,倚老卖老。

    赞!司相闭目塞听,耻与贪图荣华富贵为伍,耻与喜爱趋权附势为主,一生忠于君王,一世勤政百姓,为君排忧解难,为民造福请命。

    叹!今朝政混乱,女主祁后一手遮天盖地,双手翻云覆雨,天无黑白之分,地无川流之水,唯恐天下不乱。

    时间默止,百官均汗流浃背,腰膝酸软,无人敢轻易上前讲一句话,都低头开始沉默寡言,等祁后发话。

    在旁的吴太监,探望着珍珠挂帘屏风之后的女人身影低声说道,太后,相国依旧不跪。

    祁后,放下茶杯,微微抬手,不慌不忙,由八个太监宫女一一搀扶,先撵步慢踏百鸟朝凤屏风,在撩起碧海珍珠帘挂,后跨步金雕龙纹台阶,步步为营,步步紧跟,依座在侧旁特设的凤椅之上,丝毫没有一丝波澜,没有一点紧张,没有任何畏惧,城府深不可测,自始至终都储蓄着一副胸有成竹,胜券在手的安妆容样。

    这让司相,为时一震,内心深处开始动摇,额头汗珠渐冒,心跳加快,呼吸不匀,左手越来越紧握上方宝剑,直至发出咯吱的响声,也未见有半丝安定模样。

    那不怒而威的气场,让群臣胆战心惊,连闷屁都不敢放,排在最后的大臣甚至都在瑟瑟发抖,忘记了自己本身应有的角色和地位,紧张过度而昏厥过去。

    相国大笑三声道,看看,你们都勇敢的抬头看看,如此胆小如鼠之辈,竟是大兴国朝政之臣。

    你们不觉的可笑,可悲吗?

    想百年前大兴国统刚一全国之时,人稠物穰,含商咀微,悬灯结彩,夜夜笙歌,此乃大兴。

    才子佳人,王公贵族,平民百姓,巾帼英雄都是人才济济,此乃大兴。

    山因青木繁花而幽香万里,水养肥鱼仙灵而造福桑梓,人因安康婚缘而其乐融融。走马看花探远亲,千山万水鸟飞还,遍间访问天下事,有情有义赞叹来。每一幕,每一景天下无不庆祝,无不是我大兴国本应原有的日子,安乐,舒闲。

    可是如今,妖后当道,佞臣作祟。蒙塞贤王管理朝政,涂抹朝廷栋梁之才,毁灭兴国安邦能臣,扰乱社会安稳百姓,每一朝,每一事无不让人痛心疾首,呜呼哀哉!

    更令人懊悔的是,大兴国已然开始暴动,北有狄人,南存蛮夫,东临夷人,西进犬戎。

    各位大兴国的忠臣们,各位肝胆相照的将士们,你们侍奉这样的女主,终将毁的是自己,毁的家人,毁的是国家。

    难道你们忘记了八百多年的诸侯战乱的历史了吗?难道你们不曾听老一辈的人说战乱之苦了吗?难道你们不想过上安稳日子吗?

    赶紧苏醒过来吧!清醒一点!这天下的兴衰,此时此刻就掌握在你们的手里,今日我司空雷,手持先皇御赐宝剑,站在金銮大殿之上,集天下有胆有识的豪杰,势必要还天下太平,还世人公道。

    话语刚落,金銮大殿之内,迅速聚齐着身着铁甲,手持锋利长枪的侍卫,他们长矛直指凤椅宝座,阵势气势恢宏,随着司空相国拔出宝剑,皆异口同声,如同雷击般的震喝全场。

    吓得吴公公浑身发抖,震得众臣当场惊呼!甚至有些心中举棋不定的大臣,见风使舵,随波逐流,起身诉说祁后的种种是非,朝堂之上迅速陷入一片斥责与辱骂之中,混乱不堪。

    相国此时一语道破梦中人,翘舌立辩明是非,可谓是句句皆诛心之论述,肺腑之言。

    可惜,这并没有让祁皇后感到半丝紧张,反而同乐大笑,声细长而悚然,音绵柔而锋利,顿然令众人惶恐不安不知所措,随后立身双掌合拍,徘徊在金腾龙阶之上缓缓吐露道。

    司空相国这张嘴,真会污蔑人,句句皆是搬弄本宫的不是,字字都颠倒本宫的残忍,让那些不知情的人,认为本宫是一位千古罪人,这可还了得。

    “妖后,修要多言,今日我势必要与你做个了断。”

    随记相国拔剑而起,向前跨步,准伏击之实,备刺杀之意,一时间一呼百应,刚进来几十铁甲侍卫又进来上百强兵劲旅,将整个大殿包围的水泄不通,呼吸急促。

    “妖后,念你为后宫之首,我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的遗言吧!”

    哈哈~~祁后发疯般的大笑,这笑意中充满杀气,她只是悄悄地伸手握拳,刹那间,十几个人头落地,血溅当场,那些不以为是,信誓旦旦当场懵圈全场,措不及防,只有少数靠着相国的人,活了下来,他们痛并思痛,精神胆怯而又紧张。

    相国后退几步,手中宝剑在抖,自己带来的人居然所剩无几,其他不是叛变就是死亡,这……这……这让他难以理解,更无法接受,他立喝一声苦笑道,妖后!你,你,你是如何得知。

    祁后道,如何得知你与太子如何谋害本宫吗?

    祁后坐回凤椅之上,端起茶杯,耐心等待着,没一会大殿之上,就来了位小斯传话道,回禀皇后娘娘,俞国候求见。

    皇后赶紧放下茶具道,快快有请。

    此时一位身穿银色铠甲,腰跨玄铁宝剑,大步走四方,身形矫健壮的中年男子汉,气势恢宏的走来。

    他的面目给人一种错觉,外表光鲜华丽,雄姿英发,但实则是一位没有底线,没有把柄的狠角色。

    之所以这样评价他,是因为他身后带着的那个人,被脚铐手链拴住的那个人,正是太子盛达。

    司空相国,一眼认出,他大骂道,俞肖你这个畜生,我杀了你。

    还没等相国出手,俞国候身后的一名膘肥将军,生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他手拿铁莽流星锤,迅速出击,直接锤链套住了相国的脖子,直接把他勒倒在地,口吐鲜血。

    众人望着这位老臣的身影,无人敢做声,也无人敢搀扶,他们谁能想到,为大兴国,鞠躬尽瘁,尽心尽力的相国,如今会有今日这幅惨淡样子。

    俞国候不与理会,他的眼神自始至终都在祁后的身上,不曾离开,这位铁骨铮铮汉子,在见到祁后时,温柔似水,没有了半丝半缕的血腥气息,那温情一跪,都在传播着对她的一种渴望,那本身洪亮粗哑的嗓门,如今也道出了柔和悦耳的声音。

    “俞国候,向您问好”

    一个您字,让众人都难以捉摸,他从来都不称她为皇后,但却很忠诚的臣服于她。

    祁后努力控制自己情绪,手掌几乎全是汗水了,她可以在百官面前傲世群雄,可以在危险场面,镇定自若。但唯独,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控制自己,今日已经是超出了她的极限,她不敢在继续面对俞候,只好假装自己,默默地走回龙椅之后的珍珠垂帘,方可说出话来。

    “起来吧!都起来吧!我~~本宫一切安好。”

    在称呼上虽然只有一点点的犹豫,但还是让一旁的吴公公感受到了真情实意的警觉。

    别人不知,大臣不知,甚至皇上都可能不太了解,唯独这位吴公公知道祁皇后与俞国候之间的秘密。

    他曾是祁皇后家里的喂狗喂鸡的奴才,一个最不起眼的人物,但消息可谓最灵通的。毕竟“天未亮就得起来喂鸡,夜很深还得防止狗叫”所以祁家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多多少少都知道个一知半解。

    还是因为不起眼所以不会有人记得他,他曾经受过多少苦,挨过多少累,甚至自己的性命,都举足轻重,为了解决温饱,为了苟延残喘,他被祁家人选中,被逼无奈进宫成为了太监,正是因此这位吴公公在经历了人生地狱样的痛苦后,才逐渐变成了一个让人捉摸不透,魑魅魍魉般的邪恶人物。

    而俞肖,原本是祁家一个打手,因早年机缘巧合跟名师学习一些武艺,受到了祁家人的赞同。

    后来他在后花园偶遇到了正在练舞的祁家大小姐,对其一见钟情,忠贞不二,之后便时不时的前去偷看。

    在一次水运押送关乎祁家命运的物资时,祁湛英带领的船队突然遭受盗匪的截击,令湛英深陷险境,俞肖为了解救小姐,冒死营救还凭借智慧将盗匪一网打尽,成为了祁家的大恩人,也同时得到了湛英的青睐。

    后来,俞肖越发努力,祁湛英也对这位愣头愣脑青年小伙暗生欢喜,这倒让一向贪婪权贵的祁大海(湛英的父亲)尤为担心。

    “自己的女儿,才华横溢,风姿绰约,羡煞多少朝客高流,如今怎能便宜这个愣头小子。”

    在男有情,女有意的基础上,他们之间感情发展很快,并且真挚浓烈,你侬我侬。

    他们约定,待她长发及腰之时,便是洞房花烛之夜。

    他们各自欣喜若狂,俞肖每日每夜积极向上,奋发图强,当仁不让。

    湛英天天梳妆,朝朝青丝,思盼君郎。

    怜惜有情人不能成眷属,贪婪祁父,棒打鸳鸯,怒毁婚姻。

    通过小道消息得知皇帝会在耳朵山历游打猎,于是便呕心沥血诱骗女儿,千方百计谋局皇上,让其在意外之间发现了湛英的美貌与才智。

    果不其然,英雄难过美人关,皇帝沦陷在了湛英的石榴裙下,难以自拔,朝思暮想,辗转难眠。

    然后长夜漫漫何其多,酒中下了合欢散,横刀夺爱,顺水推舟,骗得女儿饮下情酒,错爱皇帝同床,彻底冰寒儿女心。

    为了稳定圣心,为了荣获权贵,为了家族发展,祁父对俞肖,坑蒙拐骗,毁其名声,暗下毒手。

    若不是俞肖命大,幸运至极,被先帝的弟弟保定候收为义子,而且保定候一生无子,只有一个女儿被册封为封盛莲郡主,又因俞肖相貌出众,睿智刚勇,很快盛莲就对俞肖产生了爱慕之情,而俞肖为了报复祁父,为了跟皇帝争夺女人,不得不利用盛莲,欺骗她的感情,跟她完成婚姻。

    之后的七年时间,俞肖顺利的成为下一任保定候,而祁湛英也磨砺成了皇后,两人渐渐重归于好,旧情复燃。

    现如今,当年阻止他们在一起的祁父,被俞肖

    挖了双眼,四筋斩断,客死他乡。

    现如今,横刀夺爱的皇帝陛下,被祁后困在宫里,抱病不起,垂垂可危。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