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前序三
    语音刚落,话风又转,一些拥有成就的人往往比普通人细节一点在或者比别人多知道了一个小秘密。

    虽然只有几秒的时间,但还是被吴公公注意到了祁后与俞肖之间的感情关系,在他眼里他们不过就是一对痴男怨女,为了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飞蛾扑火。

    可是一个太监如何能感受得到男欢女爱呢?原因为是在他没有成为太监的时候,谁可曾想过身份卑微低贱的他,也情窦初开,甜甜蜜蜜过。

    虽然没有俞肖和祁后他们那样曲折离奇,但却朴实朴素,那个女孩名唤小梅,模样生的算说不上什么美人,但却是他的最爱。他们身世都差不多,都属于祁府最低贱的奴婢,他们感情也很普通,只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分。

    在吴公公心理,平平淡淡才是真,他依稀记得小梅是一个天性善良,举止文雅的姑娘,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不管有多少苦多少累,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全部付之东流,为了追求她,吴每日都做两个人的活,挣双份钱,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帮小梅赎出奴婢身份,而小梅也被小吴的真诚所感动,因此也产生了一些好感。

    可恨的是某一天,祁父醉酒回府,好巧不巧的撞上了正在井口打水的小梅,她觉得小吴最近实在太辛苦了,所以想着偷偷为她做些什么,哪怕给他烧一些热水洗洗脚也好。

    而结果祁父酒后乱性,见色起意,小梅宁死不从,两个人挣扎了良久,最后一不小心,就把小梅推入了井水里,死于非命。

    经历一番调查后,吴公公确定了凶手,奈何自己无权无势,功夫也只是三脚猫,暗杀几次结果都无功而返,只能在小梅的坟前暗自悲伤哭泣,夜夜烧纸倾诉衷肠。

    这一反常的举动,让府里的管家有所察觉的告诉了祁父,祁父回想自己毕竟亲手杀了那个贱婢,府里知道此事的人没有敢给她屌哀的,这个狗奴才居然如此大胆,实在罪不可恕,本想杀人灭口的他,在管家的引导下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注意,那就是送入宫里当太监,让所有奴才都知道祁府的规矩不是虚同摆设的。

    强压逼迫之下,吴公公就悲惨的进了宫了,他忘不了小梅的仇恨,忘不了祁父的肮脏,更忘不了他们对自己的残害,他想过自杀上吊,可惜的是绳子断了,于是悲愤到了极点晕倒在地,在浑浑噩噩的梦魇之中,他梦到了小梅的亡魂,她也下定决心要亲手杀了祁父,杀了天地底下所有姓祁的人,更要毁了祁家接近百年的大好生意,为了这个目标,他釜忍辱负重,卧薪尝藏胆,改名换姓,韬光养晦,不管受了多大委屈受了多少伤害,都不会轻易的在掉一滴眼泪。

    在不断攀升的时,他可谓是人当杀人,心肠歹毒,如果说祁皇后阴狠毒辣,镇定自若。

    那么这位吴公公可谓是更加技高一筹,八面玲珑。全是演技的他,拥有多个方面的处世之道,让宫中所有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大不相同,甚至到了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活成了什么样的一个人,只知道为了毁灭而生存着,偏激到了极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在转瞬即逝的爱情过后,所有人的目光最终都会落在,口吐鲜血的司空相国身上,全朝上下只有太子一人拼命的维护。

    那繁重的枷锁,套在人的身上少说百八十斤,又有四五个壮汉各自拴扶,竟然没有拦的住从小就细皮嫩肉的太子,可见其心有多么的痛苦了。

    太子悲泣痛齿道“母后,求您看在相国一生守卫兴国三代的份上,饶恕他吧!所有的事情都是我逼着相国做的,我宁愿一死谢罪,恳求母后网开一面。”

    七年了,这是太子盛达第一次称祁皇后为母后,这种处理灵魂般的侮辱,让他连死的心都有了,她是盛达太子毒害生母的仇敌,这些年太子做梦都想取了祁湛英的命,如今计划失败,不得不求饶。

    相国愁眉苦脸,血齿嚼舌的说道,太子!是老臣害了殿下,如今到这步田地,就让老臣一人承担所有吧!

    说完,司空相国像发了疯一样用尽全身所剩所有力气,推开周围人,拉去流锁锤,拾起侍卫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有恃无恐。

    他遥想叶相国(这里的相国指叶逸凡)带来的诗句,狂笑畅言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哈哈……

    此刻所有人震惊!就连祁皇后都站起了身,这位一生伴随了三代皇帝的相国,在此时引刀自尽了。

    太子悲泣,跪倒在朝堂之上,在无半点力气,他从小就拜司空相国为师,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在太子心里相国就像爷爷一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如今在他面前亲自自刎,让他的内心在此刻瞬间崩溃了。

    “妖后,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俞国候没等太子继续污蔑,就一脚蹬了过去,直接将连同用枷锁锁链的人一同带飞出去,落地之后的太子鲜血横飞,受伤极重长跪不起。

    所有人都震惊了,好歹盛达也是当朝太子,如今却被一个侯爷在大殿之上百般折磨,可见这位俞国候的威严如今已经无人可挡了。

    鲜血浸满了整个大殿,十多个人头几乎到处都是,百官的身上没有一个干净利落的,就连隔着垂帘的皇后燃着熏香都能微微闻到一股血腥味,可想今日这朝堂之事是多么恐赫吓人了。

    而像俞国候,拓拔太尉这样在军营里生活过的人,见到如此血腥场面,倒是稳的住。

    可是像那些文人墨客,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太监,宫女包括祁皇后,在这朝堂之上可就大不一样了。

    有的没见过世面的,当场呕吐,有的双眼翻白倒地,有的吓得裤子都湿了,更有的全身不停的冒虚汗,若不是祁皇后有个珍珠垂帘,恐怕自己又要在百官面前失态了。

    此刻御史中丞马继光道,启禀娘娘,司空相国勾结太子谋权篡位虽罪不可恕,但已经以死谢罪,恳请娘娘看在相国一生服侍三代帝王的份上,赏赐皇家葬礼安葬,以显娘娘胸襟之宽广。

    祁皇后此刻总算是松了口气,最近爱贪睡的她也懒得和死人去计较什么,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就依御史中丞所言吧!

    届时俞国候借势出来说道,太子预谋夺权又犯上作乱,险些害了您,实在罪不可赦,建议即可废黜太子,发配边疆,终身劳苦差役。

    废黜太子可不是皇后所能决定,更不是俞国候想说就能在朝堂之上说出来的,这么大的举动,按礼法必须要由皇上亲自圣旨才能定夺。

    可如今这俞国候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朝堂之上各位大臣竟无一人反驳,就连议论怀疑之之声都无从发言,只是有一点硬气骨的人,相互瞭望几眼罢了,可见这位保定候的地位了。

    而祁皇后自然不会拒绝俞候,但也不会立刻答应他,至少她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祁皇后起身道“今日哀家乏了也厌倦了,先退朝吧!”

    说完!祁后摆手示意吴公公。

    吴公公声音洪亮道,退朝!

    这是兴国百年的劫难,从大兴国开国至今头一次见悲歌血溅朝堂之局面。后来被一些说书人传颂歌唱相国不屈不挠的精神,题目名为(忆司空)

    而在这一天,拓拔将军和马继光中丞二公半夜相约雪庐,面和心不合的他们,就如同这六月飘雪一样,如此得不应景。

    拓拔浩往远一看,马中丞还是一如既往苍老的书生的模样,到哪里都不忘手里捧着一本书,呆作文墨人,弱不禁风。

    似乎每个朝代里,同朝为官武将与文臣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相互看不顺眼的地方,而这些看不惯与不理解往往似乎都是他们相互不和起因。

    不过即便看不惯,拓拔浩还是很谦虚的对其进行了邀请,一是马中丞算的上他的救命恩人,在他拓拔家族里凡是有救命之恩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得为其做三件事情,二是他已经开始了解文墨人了偷偷弃武从文,最重要的就是这朝局的事态变故把他从小就有称帝的野心梦激发了出来。

    而促使拓拔浩有第三种想法的原因有三个,一是他喜欢权力,从小习武的他喜欢强横制人,刚愎自用,认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的人才,所有人必须按照他的想法,意思去做,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二是他与皇帝同岁,由于拓拔家族世代都相传良将,所以就时不时的常常在一起玩耍,那时候拓拔浩比较强势,所以这位王爷不太敢招惹,他说什么就做些什么,后来成为了太子,身份一下子就大不相同了,拓拔家族的人告诉拓拔浩,以后要听从太子的命令。

    这让拓拔浩很是不服气,于是八岁的他们起了内哄,太子被拓拔浩狠狠的打了一顿。

    这件事让先皇非常愤怒险些诛杀拓拔家族所有人,而拓拔浩也因犯下大不敬的醉罪,被罚三年斋戒,被关三年地牢,在地牢他在一次感受到权力的魅力,至此他就立誓以后要做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任何人都无法凌驾在我之上的人。

    三是,拓拔浩非常的有治军才华,性格严酷的他,把军营训教的非常有战斗力,在武艺方面就算身经百战的大将军,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们家族中引以为豪的将军,年纪三十就成为了朝堂太尉执掌兵马大全。

    这三点原因让他从心骨里头就不甘人后,为了在朝堂之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才不惜弃武从文,刻苦钻研政治和历史,在外人面前他一如既往的是那位充满威严的将军,但在自己的内人面前他早已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而现司空相国一死,太子盛达濒临被废,皇帝病重加持,现在的祁皇后基本算的上是高枕无忧一手遮天了,不过拓拔浩坚信,祁后统治时间不会太长,她无心治理朝政,被情所困,为情所伤,若不是以前司空相国辅政为民,大兴国恐怕现在已经到了消亡的时候。

    如今机会来了,司空相国失误作茧自缚,拓拔浩需要结党营私,拉拢人心,等到时机成熟,在杀入皇宫,一举夺魁。

    ……

    刚来的拓拔浩豪气的坐下冰凉的石墩上,撒口而笑道“继光老弟,你身子这么弱,却穿的如此单薄,这大雪赶来,怕是冻坏了吧!来我带了一壶上等好酒,平时我都不舍得喝,今日就算便宜你了,快来与我品尝一番。”

    马中丞悲观转头,看着他那不修边幅的胡须加上棕褐色的厌恶老脸,心中不由的叹气一声。

    “继光老弟,你看看你现在这副穷酸样子,正当中年,怎么老气横秋的。”

    马中丞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道“可恨自己太懦弱,包袱太多不能行,可敬相国真豪杰,情动苍天六月雪。”

    “哈哈~~拓拔浩大笑几声,好词好句。”

    面对拓拔浩谬赞,马继光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拓拔浩邀请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招揽自己,在他的眼中,拓拔浩算的上是一位枭雄,手里有兵,身居要职,只可惜他家底虽厚,但为人却不比祁皇后强多少。

    故在他心里绝对不愿意和他为伍,他自己虽然称不上司空相国这样的豪杰,可他毕竟是兴国的中丞,绝不做叛乱之事,也不会任由妖后的无理的差遣。

    若不是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怎会做一个贪生怕死之辈,自己早随相国一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还有他今日答应拓拔浩赴约,其实另有目的,相国虽然年迈,但他觉得相国不可能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今日朝堂,似乎妖后更加有所准备,所以才这么胸有成竹,而在这朝堂里一定有背叛或者破坏相国计划的人。

    而他第一想到却是拓拔浩,如果拓拔浩也成为了祁皇后的走狗,那么马继光恐怕真的要告老还乡甚至还有可能颠沛流离,从此以后在也没有出头之日,再也没有美好的大兴国了。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