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前序五
    十日前,罗烨和箫奈二人深夜潜入密室,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了,这密室内布设有复杂多变变幻莫测的机关,若不知道密码和解法,贸然闯进,不但会暴露自己还有尸骨无存。

    不过,老人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机关术是对于外行人来说可能比登天还难,但对于那些见多识广的人,就不足为惧了,他们二人极其小心,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密室的最后的房间。

    笔墨纸砚,蜡烛荧光,还有那账本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他们打开一看,这账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录所有信息。

    他们震惊着,原来朝凤商号不仅仅是逃税漏税那么简单,他们还贪污国家国库,赈灾白银,更过分的是他们还烧杀抢掠,甚至连百姓的血汗钱都不放过,简直无恶不作,罪不可赦。

    罗烨看着账本满眼血忍不住的颤抖道“这帮畜生,简直无法无天,就算将他们全部处斩都便宜了他们。”

    箫奈道“那我们就带着这些证据,替天行道。”

    走~

    这一走不打紧,但他们还是忘记了最后一个小机关,就在笔墨纸砚的桌子上,一但有人拿有全部的账本,桌子就会变轻,往上浮动,触动机关,虽然不会有什么暗箭悬丝放出,但会立即通知主人,账本被盗。

    老人家正入睡乡,深夜被床头系挂铃铛惊醒,她担忧的大喊“来人啊!有人进了密室。”

    欢水立即跑了进来“师父,何事惊慌。”

    “先不要管我,赶紧去密室,有人闯入,还有通知铁骑团出动。”

    “是,师父”

    ……

    一时的疏忽让他们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铁骑兵团不愧是精英中的精英,在不到三炷香的功夫,就追上了他们并将他们包围的水泄不通。

    “箫兄,是我连累了你,如果今夜我们能活着冲出去,我一定会和你拜把子!”

    箫奈忧伤的摇摇头说道“不!应该说是我连累了你,从一开始就连累了你。”

    “哪有的事,我们先解决了他们在说。”

    语音刚落,罗烨就身负不治重伤倒地,伤他的并不是什么铁骑兵团,而是背后那个毫无防备的兄弟,箫奈。

    ~~

    这一剑不会要了他的命,但作为一个侠客而言,尤其是像箫奈这样的有名的人物,这一剑足以让罗烨毫无还手之力。

    箫奈貌似凶狠的说道“别怪我,兄弟。”

    罗烨捂着伤口,非常之难以理解,他的眼神带着愤怒的血丝,右手握着剑缓缓的起身说道“告诉我,你是受了谁的指使。”

    箫奈无颜面对他,更加难以启齿,只是一味低头不语。

    “你连这都不肯告诉我吗?”

    哈哈~~此刻一个面带红色铁面的首领鼓掌出行,他乐呵着阐述道“罗侍卫,想不到你还是和当年一样自负,他都从背后捅了你一剑了,还这么肯定他是受人指使。”

    这个声音让罗烨觉得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了?

    “既然你知道我,何必遮遮掩掩。”

    红面首领左手持面,慢慢的揭下面具,此人面色白静,眉眼传神,稍微不足的地方就是嘴边脸侠侧有一道疤痕,这让他的容颜这道伤疤下大大衰减,乍一看就和一盘秀色可餐的美味佳肴,上面突然爬出来一条蜈蚣一样,令人厌恶至极。

    不过这张脸,罗烨的确认识,他就是当年和自己争武学院排行第一名的卫庭将军,也是虎狼军卫华将军的孪生兄弟。

    此二人在卫庭将军没有破相之前,相貌相差无几,自打输给罗烨并自己失手毁了容貌后,二人便有了明显的对比,故即便是在黑夜认出他来也不为过。

    “还记得我吧!罗侍卫。”

    “当然!只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来你在卞都。”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来这里,更让我惊喜的是,你还带了一份大礼。”

    “哦?我能给你带来什么东西。”

    “就是你背包里的东西,那封从皇城带过来的皇帝亲笔撰写的信。”

    这让罗烨惊恐万分,看来箫奈什么都告诉他了,他也什么都知道了。

    ……

    半年之前的二月初五,罗烨深夜探访皇帝陛下,打小就当御前侍卫的他,对于皇宫守卫,太监宫女的习惯在熟悉不过了,在加上他是武学院榜首的身法,进皇宫就和进自己家一样简单。

    皇帝看到以前的罗烨泪水汪汪,悔恨不已,自己当初要是听罗侍卫的话,何来今日囚笼般的下场。

    “草民罗烨,拜见皇~~”

    皇帝那里舍得让罗烨跪下,他忍住疼痛在床上侧卧起身并忍住咳嗽,忏悔道“罗侍卫,快起来,起来和朕说话。”

    “皇上,您怎么病的这么严重。”

    “嗨~先不提这个了,你能够来到这里,我的病算是好的差不多了。”

    说完皇帝用绣帊捂住口鼻深咳了两下,结果一看,居然咳出了鲜血。

    罗侍卫见其大吃一惊,陛下我这就为您请御医过来,哪怕是掀了这皇宫,我也把御医带到您面前。

    皇帝微微一笑,面似安静的拉着他说道“没用的,就算请来了御医,他们也不敢为朕诊病,放心吧!朕还对那个妖后有用,她不会让朕死的。”

    “陛下,可……”

    皇帝阻止了他继续说话“罗侍卫,快扶我起来,到笔墨哪里去。”

    “罗侍卫,苍天有眼,能让你不计前嫌的来到了这里,我知道我们时间不多,妖后为了控制我十八个时辰每个时辰都有不同的人,轮岗看着朕,所以朕把要说的话写在这纸上,作为信托付给你。”

    信中写道“一失足成千古恨,朕为了一己私欲,看有走了眼,做错了事,让后宫妖后纵横,如今卧榻在病床朕无话可说,咎由自取。

    但这大好江山,兴朝盛世,绝不能就此毁于一旦。妖后最大的资本就是钱财,卞都是她的起身之本,兴国的国库亏损这几年和哪里息息相关,但苦于没有证据无法问罪,更不能打草惊蛇。五品带刀侍卫罗烨身法奇特,功夫了得,故朕特命为钦差大臣,秘密调查,寻找证据。

    待证据确凿之时,命司空相国执此信,持先帝尚方宝剑,扶太子盛达为帝,并调令暮城十万虎狼军入皇城诛杀妖后祁湛英,铲除俞肖俞国候,火烧叛贼吴公公还兴朝国泰民安。

    盛帝龙泽亲笔。”

    兴朝龙泽八年二月初五。

    罗侍卫朕相信以你的身法,去宫殿盖上印章不成问题,不过你要记住证据不足之时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告诉太子和相国,以免让他们担忧,乱了阵脚,打草惊蛇。

    罗烨跪着接过此信,他看着陛下道“臣一定不辜负所托。”

    “好好~~大兴国百年基业全靠爱卿你了。”

    “臣,一定竭尽所能,还大兴国一个正大光明。”

    罗烨了解皇上的担忧,之所以要掌握确凿的证据,就是不想让太子以谋逆篡位的举动夺得皇位,否则就算太子登基,恐怕也坐不长远,毕竟现在的兴国忠臣太少了。

    所以这次去卞都,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

    而卫庭将军来卞都的理由却凄惨的多了,虽然他和哥哥卫华长得一样,但他们的资质大不相同,卫华从小就比他学的快也学的稳,家人都非常之器重,常常将他们分开来对待,几乎什么都让哥哥先选,先做,先行。

    这让从小到大的卫庭很不舒服,为了证明自己他刻苦钻研,别人都睡了他依旧还在练习,可惜的是他心静不下来,烦躁的他就算重复千百遍,也都无济于事。

    眼看和哥哥差距越来越大,自己也丧失了努力奋斗的意志,直到他和哥哥在某年的正月十五花灯节的时候,看到了一位名唤盼儿的绝色名妓在午夜灯火通明下翩翩起舞,那美妙的舞姿羡煞旁人,让许多许多人垂涎三尺,当然这两个双胞胎也不例外。

    卫庭当夜回去之后就辗转难眠,一心一意想娶盼儿为妻,于是一大清早就请示父亲与母亲。

    说“孩儿,昨夜看上一位名叫盼儿的姑娘,想娶他为妻,请父亲与母亲批准。”

    母亲当场拍案惊起怒斥道“不可以,我知道那个贱婢,一个妓女怎能进将军府的大门。”

    父亲也觉得不妥,都拒绝了他。

    可是他不死心,回去一心想着怎样迎娶她为妻。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才过了三日,哥哥卫华就把盼儿收为了妾室,而且还是经过父母同意的,这让卫庭内心难以接受,跑到父母那里说理。

    “是我先提出来的,你们为何要让盼儿给哥哥当妾室,也不愿意给我。”

    “你这孩子,不就是一个妓女吗?何必那么较真,改天娘在给你寻门好的亲事。”

    “你有什么好和哥哥争的,人家比你强比你大,自然要比你先娶妻纳妾。”

    这件事让卫庭耿耿于怀,他不甘心也不情愿,于是便每日借酒消愁,直到有一天哥哥外出做工,他便色心以起,玷污了盼儿。

    这让家人对其斥责不已,哥哥卫华气的狠狠地扇了他几个巴掌,致使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决裂,从此以后卫庭就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四处漂泊的他,还是一味的萎靡不振到处作奸犯科,惹出不少祸端,甚至他还有的时候冒充哥哥的名字。

    在历经磨难后的他,看淡了人与人之间情爱,想凭借武学院考试第一名的成绩光荣回家,可没想到败在了罗烨手下,还不小心划破了脸,这让他颜面尽失,愤怒不已。

    无脸回家的他,既没有能力去报仇,也没有人愿意收留,每天像个流浪汉一样遭人唾弃,让一无是处的他挫败感十足,委屈的泪水说流就流根本止不住。

    直到祁皇后在一个破庙里找到了他,并假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了他来卞都守卫,作一个暗中杀手。

    而暗中杀手就是让他去解决一些不知好歹的商户亦或者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当然钱肯定是少不了的。

    ……

    两个人都有不同的理由相聚在了卞都,只不过卫庭的野心和胃口越来越大了,他越来越看重权贵,在他心里认为只要钱权在手,天下我有。

    本来他就要挟了箫奈给老太太做卧底,没相到意外让他得罗烨的真实目的。

    卫庭眼神专注的看着罗烨说道“把信交给我,然后我们一起合作,到时候荣华富贵我们享受不尽,来吧!”

    罗烨哈哈大笑,荣华富贵,就算把信给你又如何,难道就凭你们这百十几个人就能杀入皇城吗?简直痴心妄想。

    “啧啧……你以为这天下的人都和你一样蠢,视金钱如粪土吗?”

    “攻入皇城少说几万人,你那里有~~难道是你抢夺了半年前朝凤商号的物资。”

    “哈哈~~不错,正是我,怎么样?与我合作你只有好处。”

    “我呸~~我做鬼都不做摧眉折腰事权贵的人。”

    “哦!是吗?你怀里有一封信,我怀里恰巧也有一封,哎呦~~还有一种淡淡的香草味,看来贵夫人一定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了。”

    罗烨大怒骂道“混蛋!你算什么军人,有本事冲我来。”

    “别急啊!你想不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啊!”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罗烨强行运用真气,可奈何自己身负重伤,还没来得级冲向卫庭,就倒在地上难以直立。

    夫君,见字如晤。自打与夫君分别已有半年之久,但奴家无一日不在思念夫君的到来。奴家知道夫君在办大事,本不应该书信打扰,也怪当日分别没有来得及倾诉,奴家那时以有孕在身三月之余,现如今我与夫君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还望夫君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回来看看孩子。妻子袁氏亲笔。

    呦呦~~好感人啊!我说罗侍卫,你忍心不见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吗?你忍心抛下这么一位可爱又迷人的妻子吗?来降服于我,你就可以回去见他们,归从于我,你就可以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