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前序七
    又过数夜,所有的事情都得偿所愿的按照祁皇后的所说的进行着,太子盛达被废,其家人一起被发配边疆。厚葬司空相国,并册封司空曼青(重孙女)为乐阳郡主。六岁明王册封新任太子与俞肖俞相国共同处理朝政。太尉拓拔浩册封为虎狼军军师策划攻城良策。册封虎狼军卫华为骠骑大将军带领虎狼军即可讨伐卫庭。册封兵部侍郎李文涛为正监军携带五千精兵押运粮饷,册封于欢水为副监军负责督察将帅,掌管军权,下达军令。

    为了庆祝这桩桩件件事情的顺利,祁皇后星夜单独宴请俞相国共进晚餐,本来属于他们的美好夜景,惊然之间被一颗赤耀般的火星给如梦惊醒,它火热的燃烧着,周围的云朵顷刻间被渲染成了血色,而且还在不停向外蔓延,就连皎洁的月亮都有所染指。

    祁皇后突然不安,内心莫名的慌乱,不知是最近怀胎有些乏力亦或者偶感风寒苦遭不适,总之现在的她全身酸软无力。

    这可急坏了俞相国,震动了整个皇城,把所有的御医都叫来为其会诊看病。

    而就在此时,深山老林外的一个世外桃源里,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正在努力的生着她的孩子,产婆赵大娘以及这个小村里的其他妇女,也前来帮着忙。

    他们在里面焦急的喊着“罗夫人,用力,在给点力,我看到孩子的头了”

    赵大娘很卖力气的叫喊,毕竟自打他们来到这个花鸟村,没少为大家伙着想,人缘混的也很好,听说罗夫人怀孕要生娃,赵大娘连自家的田地都不去耕耘了,天天与罗夫人同床共寝,这不今夜终于赶上了产期,而且刚巧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罗夫人拼尽全力努力着,这叫喊声几乎惊扰着整个村的村民,他们也都在祈祷着这个小生命的诞生,热情洋溢,能搭把手的都没有闲着,甚至有的村民还提前杀了几只草鸡,准备给罗夫人好好的补补。

    但天不作美,也正是这惊人的叫喊声,引来了一帮苦苦寻觅的杀手。没错!他们正是俞相国派来的,而且这百十来人,个个身手不凡,武艺最次的若是投身在军营里也能弄个中侍郎职务。

    他们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需要这么多高手一起动手来解决,但他们身为杀手,拿钱办事的就是他们的工作,没有任何情感可言。

    他们戴上黑罩,只见带头人一个手势,这几十户的小村落,眨眼间血溅四起,许多村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统统命丧当场。

    有的人大喊“救命”“快逃”结果统统都亡于他们的利器之下。

    可怜的罗夫人和赵大娘还在房间里忙碌拼搏。

    一个黑人小咯楼说道“大哥,这次的任务也太简单了吧!”

    望着房间里的妇女,这位大哥叹息了一声,无情的说道“不管是简单还是困难,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把火烧了这里吧!”

    “是,大哥。”

    众人举起火把,房间内罗夫人顷刻呐喊,只听孩子嗷嗷哭叫,赵大娘开心欢乐道“恭喜罗夫人,是个男孩,是个男孩。”

    外面的杀手,在听到婴儿的哭声时,都犹豫的放下了火把,他们纷纷看向这位大哥,心里纠结着到底杀还是不杀。

    “大哥,我们虽然拿钱办事,可这刚出去的婴儿,也是如此吗?”

    正在首领举棋不定时,赵大娘毫不知情的抱着婴儿打开了门,当她看到满院子的尸体时,当场震惊了,吓得她赶紧抱回孩子。

    首领见情况败露,也来不及多想,一声令下道“杀,一个不留”

    瞬间十多把暗器飞出,若不是赵大娘刚才不自觉的举动,往回抱了抱孩子,恐怕这刚出生的婴儿,就要当场殒命了。

    罗夫人见赵大娘,死于门口惊吓得慌忙的从床下跑了下来,搂住了孩子。

    “赵大娘,赵大娘!”

    这位衣冠不整刚刚生完孩子的妇女,正是罗烨的妻子,她看着门外的这些人,内心是超级崩溃的,除了跪地求饶,求可怜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求求你们~~”

    沙哑的声音,憔悴的面容,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妇女不停哐当磕头,有些杀人如麻的杀手,都不禁流下了眼泪,紧握在手里的刀剑在此刻也不自觉的脱落在地。

    这让这位首领很是为难, 但杀手就是杀手,既然兄弟们都不情愿那就只好自己动手了。

    首领掏出大刀,狠狠的挥刀而去,这一刻时间都开始慢慢静止,罗夫人声泪俱下,首领杀心以起,就在这落刀千钧一发之际,刀却突然意外的脱落了。

    此刻远处传来一声正义之声,“你们这帮畜生,连手无寸铁的妇孺都不放过,简直就是这世间肮脏的杂碎。”

    这一箭,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这个骑马的青年。

    首领虽然手臂受了箭伤,但内心却欢喜无比,看着这强劲而又精准的箭法,是他没错了,他们要杀的人终于出现了。

    “兄弟们就是他,你们谁杀了他,我重重有赏!”

    此话一出,所有杀手立刻清醒过来,蜂拥而至,听闻他的人头可值钱了,据说有五千两银子,杀了他这辈子还当什么杀手,提前退休享清福了。

    骑马赶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罗烨声声念念的兄弟,箫奈。不过这些杀手还不知道罗烨死了,误以为他就是他们所杀之人,但那些已经不重要了,箫奈虽然在江湖上闯荡不久,可名气却大的很,武艺超群的他,自从痛别罗烨兄后,心中可谓堆积了满腔怒火,现在终得在这里释放开来。

    马蹄声渐渐洪亮,刺客的猎杀时刻已然开始,他们拔刀跃起,眼神凶狠毒辣气势波涛汹涌,都想从他的身上来赚取后半生富裕的生活。

    可箫奈怎么让这群杂碎做着痴心妄想的美梦,他一马当先无畏无惧,眼神专注而犀利,剑还未出鞘单凭深厚的内力便击杀了三人。

    刀光剑影之中,早已血流成河,在一盏茶都不到的功夫,死在他手里的刺客以不计其数,真正做到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般的疯狂境界。

    随着马儿一声嘶吼,刚才所有来进攻他的杀手纷纷落幕,飞马而下的他收起手中的剑问道“夫人你可是罗烨之妻,袁氏。”

    被吓坏了的妇人,什么都不说,紧紧的抱着孩子,嘴里不停的念叨,求求你,别伤害孩子,别伤害孩子。

    箫奈立刻注意到了自己浑身的血腥气息,也了解这种场面对于一个妇女来说太过残忍,不过他的时间不多,为了罗兄的遗言,他必须立刻确认她的身份。

    箫奈拿出罗兄的遗物“青虹宝刀”说道“夫人您快看看,这把刀您可认得。”

    袁氏无奈紧张的回头,看着自己丈夫的东西,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慌张问道“这青虹宝刀怎会在你手里,你是谁?我夫君人在何处,他在何处!”

    箫奈悲喜交加,喜的是他终于找到了嫂夫人,悲的是恨自己来的太晚,让这帮畜生把嫂夫人惊害成这个样子。

    “小弟箫奈,愧见嫂夫人。”

    刺客首领早已震惊,刚才他还不明白,这天底下有谁能有如此恐怖剑法,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秒杀我这么多的兄弟,现在他终于知道,他们死的不冤。

    传闻这个箫奈一年前杀了江湖上剑术排名第一的墨竹黑侠,取代了墨竹在武林之中的地位,今日得见箫奈的这鬼神莫测的剑法,当真名不虚传。

    一名刺客吓得手有些颤抖的说“大哥,我们怎么办。”

    “放烟花,叫人,这个人一定知道罗烨身在何处,此刻绝不能放过他。”

    这个首领虽然受了伤,但他还是比较冷静的,剑术第一又如何,我们可不单单只是这百十来个人,为了杀掉罗烨,雇主还给我们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礼物。

    这烟花声一响,箫奈突然觉得自己大意了,没想到这帮畜生不止这些人。

    首领示意他的兄弟,先全部都退下,暗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等待援军的到来,可奈何还是有人被利益蒙蔽了双眼,想着趁其不备,偷偷的进行背后刺杀。

    “五千两银子,是我的啦!”此刻一支暗箭飞来。

    “小心”嫂夫人,惊恐万分的说道。

    箫奈并未惊慌,转身随手一记百步飞剑,眨眼之间,那挺挺直拔的刺客就死于非命,脑袋与身体悄然无声的流落下来,最重要的是剑上竟然丝血未占。

    首领破口大骂“不想死的都给我撤。”

    那些原本自以为是的人,在经过刚才的那一幕大梦初醒,即便是这里的杀手一起上,也未必是此人的对手,更准确的说,我们根本没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周围的人慢慢的散去,箫奈的心情却越发的沉重了,他知道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真正厉害的人物,应该是他们所示警的烟花。

    他望着不远处的牛棚,有一辆干农活的牛车,他拉了过来绑在马身上,虽然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凑合能用了。

    他将嫂夫人搀扶上牛车,盖上了一层厚厚的被子说道“嫂夫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那些刺客都在远处暗中盯着我们,我估计一会定会有更厉害的人物来这里索取嫂夫人的性命。”

    罗夫人很是担忧,渐渐从惊吓之中缓过神来的她,心里总是空唠唠的,她握着手里的青虹宝刀终于说出了那句话“告诉我,我夫君是不是出事了。”

    箫奈无脸面对她们,更加难以启齿的说出口,他只能欺骗嫂夫人说道“嫂嫂,别瞎想,罗侍卫人好的很,不必担忧。”

    罗夫人气的大骂道“你他妈的,骗人!你连正眼都不肯看我,摆明了就是在说谎!”

    “嫂夫人,你清醒一点,现在保佑这孩子是最要紧。”

    讲到这里,孩子突然大声哭闹起来,两个因此也都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是啊!还有孩子,这个刚刚出生的的孩子,这个连名字都没有起的孩子,这个生的这么俊秀的孩子。他们还有什么可争吵的呢?

    箫奈泪流成河,此刻的他后悔莫及,自己妄为江湖第一的大侠,兄弟被自己出卖害死,母亲因不辱而自杀,想要救的人,想要做的事,不但一件没成,就连亲口承认的勇气都没有,真是肮脏不堪。

    罗夫人静静的哄着他,婴儿看着母亲的柔情的脸庞也渐渐的安静下来,开始嘴角上扬。

    这是孩子出生后第一个笑容,是给母亲的第一笑容,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声音,但此时此刻这个笑容的庞大力量,让这位母亲不在那么懦弱,瞬间像个战士一样屹立不倒。

    罗夫人清脆的说“我夫君曾交代过我,若我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就去北山深林里,寻觅一个高人,他定能助我渡过难关,你能带我去吗?”

    箫奈听到罗夫人的话立刻回头说道“求之不得,既然是罗兄所托,我必将把嫂夫人安全送达。”

    “首领他们动了,他们往北去了。”

    “跟紧他们,在有半炷香的时间,援军就到了,记住千万不要在动手,听我命令行事!”

    “是!”

    “首领,可是过了北山,就是一大片树林,听说那里可邪乎了,连这附近的村民都不敢轻易上去。”

    “莫要相信那些鬼神之说,专心做你的事情即可,记住你的目标不是那个箫奈,而是那对母子,知道了吗?”

    “属下明白。”

    ……

    “你们这帮没用的庸医,连个病都不会看,统统拉下去,给我砍了。”俞相国大怒,本来好好的,皇后却突然身感不适,卧床不起。这些御医竟然说皇后娘娘,并无大碍,只是最近过于疲劳,好好休息便可,真是气煞我也!

    御医纷纷求饶相国饶命,老臣有话要说,皇后娘娘得的并不是病,今夜天降异象,或许是中了什么邪魅之术,烦请相国请星官来解释,必能逢凶化吉。

    俞相国看了一眼天空,哈哈而笑,“你当我三岁小孩吗?你们这群庸医医术不精就乱找借口,拖下去,砍了。

    皇后此刻闹声说道“慢着,俞相国这李老御医说的或许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如今这赤星当头,还是请星官算一算吧!”

    众人楞了了一会,俞相国没有说什么,只是大吼道“你们都聋了吗?还不请星官进宫。”

    “是,相国!”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