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前序九
    聒噪的大皇城,因叶清的到来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份阴冷,太监们睡不安稳,宫女们无心入眠,侍卫们思念家乡等等那些生活在琐碎杂事的最底层,他们都在祈祷,祈祷那颗天空之中的赤星,多降灾难给那些让他们恐惧不安的人吧!

    而那天上的赤星似乎略懂人性,它在聆听来自四面八方各种相同的声音,有抱怨,有愤怒,有悲伤,有哀求就是没有一点点欢声笑语,这让它很是生气,在无尽的黑夜之中,它像是被云浇上一层油似的,越演越烈并且大方光芒,就连清高自傲的月亮也被这赤星所染指,成为了一片火海,映射着大地。

    此刻的祁皇后突感不是,全身又开始莫名的酸痛难忍,这让本身有孕在身的她,无法顾得场面难受的发出声音来。

    “好!好难受,全身像是被火烤一样的难受。”

    俞肖惊慌失措道“快请御医来。”

    叶清慢慢的说道“没用的,我有办法能解决娘娘身上的疼痛。”

    俞肖拔出身上宝剑,刀歇他的喉咙,怀疑道“是你动了手脚,茶水有问题。”

    叶清很讨厌被威胁的样子,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办法,这些人可没那么容易就能相信一个人,尤其他本身又是一个靠卜卦为生的算命先生。

    “俞相国,我和娘娘喝的同一壶茶,你也看到了,茶水怎么可能有问题。”

    俞肖恶狠狠的说道“小娘炮,我告诉你,如果英儿有什么不适,不但你会死,就连你那七星道馆我也会亲手毁掉。”

    叶清面不改色的说道“你最好对我好一点,目前娘娘的病,只能靠我,我要是不开心了,我宁愿和娘娘一起陪葬。”

    俞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除了相信他,没有其他的办法,他缓缓的放下剑刃,卑躬屈膝的说道“我为刚才的鲁莽道歉,请先生务必治好娘娘。”

    叶清在准备好的卜卦台前,左手拿铃铛右手持宝剑,空中飞道符,洒水喷火,随后剑指着一个葫芦,默念咒语,伶仃噹噹枪,收。

    几乎是瞬间,祁皇后突然觉得自己好受多了,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

    皇后称赞道“小先生果然道法高明。”

    叶清道“略懂皮毛而已,现在娘娘可愿意相信我了吗?”

    祁皇后还是有些似信非信她犹豫了一会说道“你切先说来听听,如果真如你所言,本宫自有判断。”

    叶清微笑道“娘娘,可否随在下到外面看一看星象,一探究竟。”

    祁皇后想了想道“皇城宫内有专门搭建的观星台,既然小先生有诚意,那就随本宫移驾观星台吧!”

    “那最好不过了。”

    观星台上,叶清畅所欲言,他认为一般的占卜师都觉得荧惑之灾乃上天降的大灾之星,心月狐乃是天降福瑞之星,二者常常同时出现在世间,相生相克。

    但其实不以为然,有荧惑守心之星不一定有心月狐仙降临,但相反若有心月狐仙的出现,必有荧惑守心的存在。

    二者并非相生相克的关系,而是相互共存,他们并不属于灾星,而是正正的福星高照。

    皇后问道“既然是福星,为何我会突然如此害痛,这岂不是与你的福星背道而驰。”

    娘娘问得好,想必娘娘并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星卜之测吧!娘娘的突然不适,应该是想让盛帝,就着荧惑守心的传言,就此陨驾吧!我说的是也不是。

    皇后有些生气道“放肆!本宫岂敢加害于陛下。”

    叶清哈哈一笑“娘娘,我自幼就有一个特殊的本领,就是无论任何人,在我面前说谎,我一看便知,况且娘娘也漏出太多马脚。”

    其一,我未来之前,就有众多御医为娘娘把脉,这些御医冒着掉脑袋风险为其诊治,就算不能医好,至少也能得出是什么病因吧!可我看那些死了的御医和大夫,不是目瞪口呆就是皱眉憋嘴这明显就是普通人思考问题时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其二娘娘最不应该就是知道荧惑守心的预言,而且还请卜卦星官,他们虽然没有本尊的本事,耍耍样子,卖弄口舌的功夫应该还是有的,毕竟皇宫里不养废物,可是我一进来,娘娘的宫殿里是何等的整齐划一,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卜算的迹象,他们就已经死了,说明娘娘根本就不想让他们开口把事情讲出来,或者娘娘根本就不信他们所说之言。

    其三,就是俞相国,关心太假了,动不动就想杀人,试问他是御医吗?还是他是知道占卜之术?都不是。把我们这些懂医术懂占卜之术的人都杀了,万一娘娘真的害了什么病,谁为其医治,谁有为其占卜。

    很显然他知道娘娘并未有什么身体不适,只是为了想让皇帝驾崩,所演的一出戏罢了。

    祁皇后哈哈大笑“小先生不愧是武林中传说的第一人物,小小年纪竟然心思如此缜密,本宫佩服。”

    “彼此彼此”

    “好了,肖郎,我们都被识破了,就没有什么可隐藏的了。”

    俞肖摆了摆手让,没一会这观星台上,就摆好了酒席,一副招待贵宾的样子。

    祁皇后端起一杯茶敬叶清说道“小生生,既然你知道我的病是装的,进宫阻拦难道就不怕本宫会杀了你吗?”

    叶清一饮而尽开口道“在下来之前并不知道娘娘的病是装的,也非进宫阻拦娘娘的任何事情,在下只是一个江湖上的术士,卜天之卦,顺天之命,而已。”

    俞相国面容有些阴险的说“可你知道了我们这么多的秘密,你又如何肯定你会活着离开这里。”

    叶清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哈哈笑道“还记得我一进门就让我的奴婢花花,焚的香了吗?茶水虽然没毒,但这香可是有毒的。”

    俞肖听后,掀案而起,酒水熏肉全部都撒在了地上小王八蛋,你……随后俞肖紧接着吐了口老血,我的内力怎么提不上来了。”

    祁皇后着急坏了,突然不知觉的怎么也站不起身来。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叶清丢掉下酒杯,急忙来到娘娘身前,抓起手臂就为其把脉,此时在宫殿的其他人也都虚弱无力,想前去帮娘娘都无从办法。

    “混蛋,你放开她,放开她,不然我要你命。”

    把完脉的叶清,更是欢笑不以,娘娘你果真怀了孩子。”

    说完叶清慢慢的把祁皇后的手放回,并把他扶回她的坐椅上,得意洋洋的说道“你们现在都给我老实点,尤其是俞相国,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在敢对我不敬,我保证你们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俞相国低头认错道“好,你想怎样,我全听你的就是了,只要你放过娘娘。”

    “哼~跟你们这些贱骨头说话,果然不能客气,早这样不就好了,大家现在早就愉快的相处了。”

    他们后悔不已,没想到这位十八岁的孩子,城府太深了,让身经百战的他们都毫无办法只能言听计从。

    天也快亮了,我也懒得跟你们在继续勾心斗角的试探下去了,本尊来是帮助娘娘的,绝非敌人。

    皇后道“帮我,你我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我。”

    叶清道“那是娘娘根本不了解术士,术士助人只看天命,天命如此,所以在下就来了。”

    “何为天命?”

    第一,盛帝好歹乃九五之尊,除非他自己死,否则只有天命之人方可杀之,娘娘以前是心月狐星下凡,但每生一子,心月狐的力量就会转移几分,但最多只能转移三次,如果娘娘想要杀了盛帝,必须以全部的力量方可为之,不然必遭天谴,所以娘娘如果若想杀盛帝,必须要铲除自己所生所孕的全部孩子。

    皇后想了想答应道“好,我可以不杀他。”

    第二,这皇城现在怨气冲天,皇后必须要扶持一位品德兼优,清廉正直的大臣,辅助他铲除贪官泯灭污吏,而且至少要连续五年,来缓和这皇城里存在的怨气,不然必将天下大乱。

    “做官那有绝对的清官,那些不贪污不腐败,何来大臣一说。”

    叶清掐指算了算“目前,兴国只有一位大臣,此人应该姓马。”

    “马中丞,哈哈~~本宫到把他给忘了,的确他是不贪,不过胆小如鼠。”

    叶清道“所以才需要娘娘的扶持啊!”

    皇后道“五年是吧!本宫也可以答应你。”

    叶清微微一笑,娘娘痛快,不过还有最后一件,可能对皇后娘娘来说,也是最难的一件。

    “如果不久后娘娘所诞生的孩子是女娃,那么娘娘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直至十八岁,您都不可以让这女孩看见你,甚至都不能称娘娘为一声母亲。”

    “这是为何?”

    “因为这女孩的容貌会和娘娘你生的一模一样,她以后的命运也会和你大同小异,都将成为一代女皇,惊艳历史。”

    “荒谬,本宫不信,也绝不答应!”

    “娘娘,你会答应的,好心提醒娘娘,这孩子十八岁生日之时,会有一次大劫,到时候必须要以亲人之血,方能化之。”

    说完,叶清拿出一把折扇,原地转圈一扇,撒出一些迷香粉,没一会在场所有人都力挺不住的睡着了。

    “花枝招展,花轿抬来,天快之前,我们离开皇城。”

    “是,尊主。”

    ……

    夜色见明,刚生完孩子,又被箭划伤,还亡命奔跑了一夜的袁氏,早已全身枯竭无力。

    她回想着刚才回首的那一幕,箫奈哀吼一声,身中数箭,跌落山崖之前还不忘斩断吊桥,真是帮助她太多太多。

    现在得以安心的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使劲的掐了一下怀里的婴儿,让他大声的哭泣,用力的哭泣,来召唤她要找的人。

    这孩子的大嗓门真大,或许是真的被她娘亲给掐疼了,这孩子的哭闹声,连悬崖对面的杀手们都听的一清二楚。

    虎威将军最烦就是听到婴儿的哭闹声而且他本身还想着好好的与这位天下第一的剑客,较量一番,没想到他居然跳崖了真是扫兴中的扫兴。

    他怒斥道“好了,不用修这座破桥了,反正箭上有毒,那个妇人即使逃到对面,也会被毒死的,这荒郊野岭一个婴儿迟早会被山林间的野兽吃掉,不用管了,我们撤。”

    “是,将军”

    “还有,那个剑客是自己跳下悬崖的,妇人和孩子,也都是我们猎杀的,所以鲨首领,你们一分钱都没有。”

    巨鲨帮的首领当场有些愤怒,可奈何他们已经损兵折将,实在难以在出手,只能忍气吞声的默默承认。

    待他们走后,他身边的刺客说道,老大我们不能就这样算了啊!这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啊!”

    “是啊!首领。”

    鲨首领气的立马给他一大嘴巴子,你还有脸说,我让你看住那妇人,结果还不是让她给跑了。

    这我也没有想到啊!那个箫奈实在是太阴险了……

    够了,是我们技不如人,这单生意,就当给我们一个惨痛的教训,以后巨鲨帮还是做一些,难度低一点的活吧!几千两的大单,我们无福消受。

    ~~

    清晨,太阳渐渐升起,一位老者跟往常一样慢慢的苏醒过来。

    “老婆子,起来了,今天星期天,该你做早饭了。”

    身旁的一位满脸褶皱,牙齿都没有几个的老婆婆,驮着背起身懒懒的起身说道“老头子,还是你做吧!我没胃口。”

    “多少年了,不想做饭,总是一个借口,你就不能换一个吗?”

    “多少年了,懒得换了,反正你也习惯了,无论那天你都会做早饭给我吃的。”

    “嗨~这辈子算是栽了,下辈子一定要娶一个会做早饭的老婆子。”

    “呵呵~~那你是没希望了,因为没~~。”

    啊~啊~……

    叶老刚拉开房门,就听到了貌似有婴儿的哭泣声“等等老婆子,你养的狗又下崽了吗?”

    “都说了旺财是公狗多少遍了,那条母狗去年就就没有了,哪里来的崽子。”

    叶逸凡在仔细一听“不对,有情况,老婆子快起来。”

    “又想骗我,不起!”

    这次叶逸凡的确没有开玩笑,虽然他在这里年龄已经到了一百二十七岁,但他毕竟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元帅级人物,身体的各个体能和指标,可以说大兴朝没有一人能够抗衡。

    换句话说这里一天一夜只有十四个时辰,与原本的地球世界足足每天少了十个小时,若是按照地球的时间来计算,叶逸凡现在的年龄也就是在八十五岁左右。

    这个年纪在未来科技发达的每个国家里都只属于刚进入老龄人的阶段,所以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听错。

    叶逸凡以惊人的速度赶来,当他看到一群野狼,正在围攻一个妇孺小孩,手里抓起一把石子就抛了过去,几只饿狼瞬间就受了伤,他们似乎都认识这位老者,当嗅到了他的味道时,就支支吾吾的离开。

    “这群畜生,不知道是人吗?”

    袁氏看到老者,满目泪痕,她虚弱不堪的说道“罗笑第六代孙孙儿媳袁氏,见过兴国幸大人。”

    叶逸凡看着打量这位妇人,她浑身伤痕累累,脚磨破了,衣服扯烂,头发缺一块少一块的,而且浑身都是血渍。

    他赶紧为其把脉,发现她竟然还中了毒,叶逸凡大吃一惊“这位刚刚生完娃的弱女子,她是怎么做到的,太恐怖了,就算是壮如铁牛的壮年,也不可能如此。”

    袁氏拿出先人匕首青虹宝刀说道“求仙人,看在祖辈罗家的份上,收这孩子为徒,他可是罗家唯一的血脉了。”

    叶逸凡自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只收了一个徒弟罗笑,但他始终对其以兄弟相称,阴差阳错虽有一个私生子,但从未有过往来,故他这一生只想与夫人盛莹了解此生,不问世事。

    袁氏见叶仙人犹豫不决,心中甚是着急,她继续说道“我袁梦瑶,自嫁入罗家开始,就一直听仙人的故事,罗家自先祖罗笑六代世世年年都有来守护仙人从未缺席,求仙人念在这份感情的份上,收了这孩子为徒,不然罗家就真的落末了。”

    叶逸凡并非铁石心肠,在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罗家人,还知道我生存在这个世上了。

    “我答应你,收他为徒,这本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没有罗笑,也不会有我叶逸凡的今天。”

    夫人眼神迷离,但心情甚好她看着孩子说道“这孩子还没有名字,仙人请为他赐个名字吧!”

    叶逸凡抱起孩子,认真的看了一遍这孩子的面容,真是一个胖嘟嘟的金童娃娃,比他祖爷俊俏多了。

    “这孩子,一出生就遭受波折,看样子几乎是险些葬送了生命,现在他又是罗家最后的血脉,那就保佑他平安吧!罗平安差点意思,那就叫他罗子安,寓意着他这辈子永**平安安,顺顺利利。”

    袁梦瑶微微点了点头,她看着自己的孩子,试着用全部生命力叫着“罗~子~安。”

    袁氏完成了她生命最后的愿望,叶逸凡为此也落下眼泪,他看着这位女中豪杰感叹道“当真是巾帼烈女,举世无双。”

    ……

    前序完。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