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第一章 辞官偶遇一
    例句:一朝为兴国臣,忠一日兴国事,一世为兴国臣,忠一生天下事。——兴国幸,马继光。

    六年以后。

    盛帝龙泽驾崩,享年四十二岁,在位二十年,其中有十一年,被祁皇后掌管国家政策,军事,经济大权。

    在这十一年里他每日痛并思痛,悔不当初,最终心结郁闷,郁郁寡欢而使重病缠身,不治而亡。

    ……

    三日后,年仅十一岁的太子明王登基,俞肖俞相国册封兴国幸。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之上,太子明王头一次以皇帝的身份上朝,坐在龙椅上的他听着百官喊着皇上的字样,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之情。

    而台下得那些大臣们,就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对先帝的驾崩,丝毫没有任何言语和评价,仿佛一切都是先帝的罪有应得。

    如坐针毡的小皇帝,更是明知道自己成为了皇上,但却对百官的跪称,不敢言语。

    小皇帝眼神使终看向刚刚册封的俞兴国,他等待着,应该说充满畏惧,充满恐慌的等待着俞兴国的指示。

    坐在右下方的俞肖竟然故意双目闭听背靠着后方虎椅,假装的打呼噜,睡着了。

    跪在台下的大臣,无一敢言语,也无一敢抬头,几乎是个人都明白,俞兴国这是在示威,他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那些大臣皇帝在他面前,啥也不是,你们以后真正的主人,真正的君王,是这位打着呼噜,睡意朦胧的俞兴国。

    百官就一直这么跪着,他们不是等待着皇帝的免礼平身,而是等待着俞兴国何时能够苏醒过来。

    慢慢的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还是如此。许多大臣双膝盖都疼痛的要命,还不见有任何的声响。

    那些百官似乎好像有点明白,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此时谁要是在此刻出声,或者坚持不住,绝对讨不了好好果子吃,所以还是默默无闻的好。

    可就在此刻忽闻一声,悲泣的哭泣声,众人纷纷惊醒,他们想着是谁竟然如此大胆。

    这哭泣声越哭越大直至把俞兴国的呼噜声都盖了过去,逼得俞肖不得不睁开了眼睛。

    看着跪下低头的大臣,俞肖得意洋洋,他深咳一声,小皇帝便立刻道,众卿家平身。

    谢,万岁!

    所有的大臣都缓慢而起,唯有马中丞依旧低头跪在地上哭泣,泪眼汪汪他哀苦的说道,启禀陛下,臣有事启奏。

    俞兴国不耐烦说道“何事如此啊!”

    马中丞呜呜泪语“臣自幼寒苦出身,父亲又早年不幸,唯有一祖母将我含辛茹苦拉扯长大,

    臣此生无以为报,如今闻祖母以老,又卧榻病床,臣悲痛不已每日思感惆怅,心力憔悴以无心上朝,更难以扶持朝堂之事。

    还望陛下念臣孝苦衷,念思母之情,恳请陛下看在老臣多年呕心沥血的份上,恩准老臣,辞去官职,回乡尽忠尽孝,臣定感激涕零。

    说完之后,马中丞泪流成河的哐当磕头,尽是女儿家懦弱姿态甚至还当众哭起丧来,尤为可怜。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为了能够辞去官职,马中丞还偷偷准备了血浆,趁其不备放入口中,当场就呕吐心力衰竭之血,身体虚弱不堪。

    其他大臣很多都是百思不得其解,身为三公,权力滔天,上呈帝皇下监百官,乃上等的荣誉,天下人多少人挤破了脑袋的惦记。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好日子到头了,诛杀了那么多贪官的他,让有关联利益的人都对他恨之入骨,他们做梦都希望这个马中丞能出点啥事,现在机会来了,他们又怎能放过。

    礼部尚书假义同情,雷声哭泣的说道“百善孝为先,大兴朝自创建以来,无不可敬有孝心之人,中丞大人的孝心真是天地可鉴,感天动地,微臣自愧不如,极是与之悲鸣,泪难止而奔泣。”

    说完礼部尚书大人便与马中丞一起哭丧起来,可就在跪下的同时,后面的大臣便一眼看出端倪,见风使舵,全部都讲一句“臣附议”纷纷跪下悲断肠。

    整个大殿忽然之间,就都哭的一塌糊涂,让人心里渗透凄凉。

    小皇帝面目狰狞,他的内心深处是极度不希望马中丞辞官还乡之人,这个皇宫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牢笼,一个梦魇般可怕的牢笼,父皇在他的印象里大概只记得见过三面,母后看见自己恨不得立马把朕给杀了,俞兴国这个大国贼从小他就欺侮朕,奴隶朕,从未给朕一天好脸色,吴公公看似满脸笑容,实则是一把阴狠毒辣的刀,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唯有马中丞,他与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朕的感觉就像一股清流不断的冲刷着朝廷的肮脏,是真真切切一心为了大兴。

    尤为重要的是,他认朕为君,不管我是太子还是帝皇,他都给朕一种舒适的安全感。

    如果他走了,这大兴朝的江山就真的只剩下朕一人,朕朕年纪虽小但并不糊涂,朕知道马中丞是这里最不想辞官回乡之人,可奈何孤掌难鸣,力弱薄。

    俞肖见了甚是晦气,在加上马中丞给人的一副懦弱模样,巴不得让人赶紧远离这腌臜之物,就在快要答应他时,吴公公此刻忽然截住俞兴国说道“兴国大人,奴才觉得万万不可,马中丞~~”

    还没等吴公公说完,马中丞就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指着吴公公破口大骂道“大胆狗奴才,兴国建国至今,第一条铁律就是宦官不得在朝堂之上议论朝政大臣,你竟敢公然挑衅,还在大殿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打断俞兴国的话。做如此离经叛道之事,其心可诛,按律当斩。”

    此话一出,吴公公立马栽了,他内心有些太过于着急了,这是他迄今为止犯下最愚蠢的错误,脸色苍白的他,当场就给俞兴国跪了,还不停的抽着自己的嘴脸说道“奴才有罪,奴才嘴贱,求俞兴国饶命……”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吴公公是谁?宫中最红人脉最广的大太监,所有大臣要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拿银子拜托吴公公就一定安然无恙,因为那些不堪回首的折子根本就递不到皇位之上,甚至他还能从中作梗,将那些污点悄无声息的给抹掉。

    如此厉害的人物,多少人巴结都还巴结不上,马中丞居然当场想让他去死,真是他是不知天高地厚,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真以为自己能力挽狂澜,无所畏惧。

    众百官一时间哑口无言,好像都觉得自己中了马中丞的道,不知该如何为吴公公辩解。

    俞肖俞兴国看着这个狗奴才,仔细一想,杀了他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去代替,别的不说就论这讨好取乐人的功夫,他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人才。

    俞兴国大笑一声辩解道“当斩,罚的有些太过了,念这狗奴才是初犯,本兴国做主,重打二十军仗,罚半年俸禄,以儆效尤。”

    吴公公吓得跪地叩谢“多谢俞兴国,多谢俞兴国不杀之恩。”

    拉下去的同时,吴公公与马中丞相互之间,都恶狠狠的看着对方,水火不容。

    自古有句古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如今马中丞算是彻底的得罪了吴公公,这位爱记仇的小人,估计会要彻夜难眠的去想怎样除掉这个人了。

    回首俞肖俞兴国,对马中丞的辞官倒是没什么反应,自从六年前被七星道馆的叶清捉弄了一番后,他对马中丞最多也就是利用关系,毕竟这位占卜师的预言给他们留下一个太大的阴影,让他们无奈觉得宁可信其有的好,如今都已经过了六年,早已无需在辅助他,马中丞可留,可杀亦可走。

    而他现在自己主动提了出来,百官又为其求情,那便依了众人所想,允罢免其官职,回家尽孝。

    小皇帝看懂了俞兴国的旨意说道“朕,恩准马中丞辞官回乡。”

    马中丞叩首拜谢道“多谢陛下!”

    说完,俞兴国心情不好,扶袖而去,众人跪拜。

    另一个小太监说道“恭送,俞兴国。”

    小皇帝见兴国走后,自己哪敢独立上朝,便立刻离开了皇位。

    “退朝!”

    ……

    吴公公挨打完之后,几乎好多大臣都有前去探望,他之所以如此着急的不想让马中丞走,是因为他觉得,马中丞此刻要辞官回乡,太便宜他了。

    这些年不知怎么了,马中丞如有神助,连续揭发了朝中十多位大臣,这些大臣虽然都贪官污吏,但他们几乎可都是吴公公的钱袋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被揭发问斩的大臣,吴公公手上可都有他们把柄,他本想着靠这些把柄控制他们,达到自己成为天下第一首富的地位,来彻底摧毁朝凤商号,让祁皇后陷入绝境。

    可这些都被马中丞给搅和了,可谓是十年费尽心机的计划,被彻底的打碎了。

    不过不要紧,这次的挨打把吴公公彻底的打醒了,我为何要在朝堂之上费心费力的把他弄死,既然你执意要走,那就让你走好了,不过能不能平安到达,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

    出了皇宫以后,马中丞大幅度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这件事得赶紧回家告诉妻儿他们,明天一早,不!今夜务必得要出城,以防出了什么变故。

    “父亲大人”一句亲切的问候,让马继光停止了脚步。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他的大儿子,马玉川,十六岁,马中丞家大公子,性格和顺,温文尔雅,谦虚有礼。

    马继光此生最得意的就是他,从小就智慧过人,虽在武艺上没什么天赋,但深得父亲喜爱,他如此束手束脚最主要的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孩子,他坚信用不了多久,此子定大有作为。

    这时有冒出一个八岁孩童,圆圆滚滚的二话不说就甩开哥哥的手,冲向爹爹说道“我要吃糖葫芦,爹爹,哥哥他坏不给我买。”

    这个圆润瓷实的胖大小子,险些闪了马继光的老腰。

    “玉杰,快下来,父亲可禁不住你的力气。”

    这个傻呼呼的也是马继光的儿子,一生下来就有两个奶娘喂奶,天生的吃货,到如今八岁的他能吃一桶大米饭,一人的饭量顶十个仆人,但可幸的是,从小力量惊人,三四百斤重的东西,扛着就走。可最为不幸的是,此子呆傻弱智,空有一身蛮力。

    马继光笑了笑“好好好,你快下来吧!你下来爹就给你买。”

    说完,玉杰就跳了下来,高兴的转圈圈。

    玉川说道“父亲大人,您没事吧!可伤到哪里。”

    马继光右手扶着老腰左手搀着川儿说道“没事,无大碍,休息一下就好了。”

    玉川冲着玉杰生气道“下次,你要是在敢跳到父亲身上,你这辈子就永远都没有糖葫芦可以吃。”

    玉杰很怕哥哥,刚刚还开心的他,此时吓得立马躲到父亲的身后去,拿爹爹做挡箭牌。

    马继光笑了笑道“川儿,小杰他也是无心,你就别闹他了。”

    “父亲您先上马车吧!”

    “好,本来想着直接回家,不过我们今天就先去给小杰买糖葫芦去。”

    “小杰,罚你去牵马!”

    “知道了,哥哥。”

    “老爷,那老奴就先回去了。”

    马继光笑了笑这个时候不让家仆跟随是件好事,坐在马车上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提问道“小川,你今日为何会来到宫城门口。”

    小川言辞肯定的说道“因为我觉得,今日父亲一定会辞去官职。”

    马继光听后非常喜欢“哦!为何如此肯定。”

    “回父亲。近日,家中多备了许多马匹吃干草,马车父亲也让仆人来回修理好几次,而且还是加固了很多许多,还有最近家中请假回乡的下人越来越多,我想那定是父亲的安排,故此我断定,父亲要离开皇城。”

    “嗯~不错细致入微,没错为父已经辞官,在先皇还没有驾崩之前,为父偶尔在先帝入厕时秘密见面。”

    ~~

    先皇道“马中丞,朕终于又能见到你了。”

    “陛下,臣也是。”

    “马中丞,朕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司空相国啊!”

    “陛下,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您要爱惜身体啊!”

    “不~今日朕要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否则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 咳咳!!!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