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第三章 虎狼军秘密一
    例句:我们是朋友吗?是敌人吗?不!都不是。我们应该是那种朋友式的敌人,简称夙敌。——兴国幸,马玉川。

    这话里有话的暗示,让玉川内心突变沉重,他知道以颜佑的聪明才智,明天这定会知道一些对他不利的秘密。

    不过值得敬佩的是,颜佑并没有把曼青带回他的府上,而是差人一路护送到了中丞府。

    一个身手矫健的下人说道“玉川公子,我家小少爷约您明天雪庐一叙。”

    玉川心事重重的回复着“放心吧!明日我一定会赴约的。”

    “那在下告辞!”

    “多谢!那我就不送了。”

    曼青看着玉川委屈巴巴的说道“大哥哥,我要去找妈妈,带我去找妈妈。”

    “放心吧!小妹妹,一会你就能能看到你妈妈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要答应哥哥一件事好不好。”

    “真的吗?我不信,刚才就有一帮人,说我变漂亮了就可以见妈妈了。”

    “哥哥,不会骗你,只要你答应哥哥,把刚才的事情谁也不告诉包括你的妈妈,哥哥就能让你见到妈妈。”

    “只要能见到妈妈,我谁也不说。”

    “真乖!我们先进去吧!”

    推开门的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了父亲他们,杨慧姑姑也在其中,她太担心女儿,心急如焚的她怎么说也安耐不住,所以就直接跑来了中丞府。

    “妈妈!”曼青高兴的跑过去,杨慧泪眼汪汪抱住曼青。吓死妈妈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你去哪里了?~~

    曼青面对母亲一连串的问题,有些不知所措了,她答应了大哥哥只要见到妈妈就不能说所以她像往常一样安慰着母亲,轻轻地拍打着母亲的肩膀,以次来传达自己的安然无恙。

    可时间不等人这里的黑夜只有六个小时,此刻的玉川借此机会,趁热打铁的说着,杨慧姑姑您也亲自体验过了,事情就像我所预想的那样发生了,如果您在坚持不采取我的建议,那么曼青以后怎么办?

    玉川抓的时机非常准确,有了刚才痛失曼青的经历,杨慧的心已经开始动摇,她擦了擦眼泪说道“我会考虑的,不过今日我和曼青太累了,这件事情该日在说吧!”

    可玉川怎么可能让她们回去考虑呢?他大声的说道“曼青是从青楼里就出来的,杨慧姑姑。”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刺透着她心骨,她开始仔细打量曼青今日的装扮,擦了粉,涂了唇,就连衣服都是精心挑选出来诱惑男人,说她是从青楼里救出来的,一点都不假。

    “杨慧姑姑,你也看出来了吧!现在您可以在仔细看看,曼青小小年纪就生的如此惊艳,长大了无疑是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这样的女孩被青楼盯上~~”

    杨慧赶紧打断他的话,因为她从小就是被青楼养大,这里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哪里的肮脏苦楚,如果说嫁给马中丞是一个火坑,那么被青楼养大那可以说是一个女人的万丈深渊。

    她咬牙切齿的说着“不要在说了,请你不要在说了,我嫁,我嫁就是了~~,不过你们要保证曼青的安全,否则我定然会跟你们拼命。”

    玉川道“杨慧姑姑,请您放心,今天这种事情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坏人玉川做了,此刻的好人马继光道“杨氏,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玉川亲切的说道“曼青小妹妹,饿不饿,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杨慧知其意,她松开手说着“女儿,跟这位哥哥先去吃饭,娘一会就来。”

    “知道了,娘。”

    虽然玉川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不过他相信父亲,一定会说服杨慧的,父亲的心愿总算圆满结束了,司空一家并没有完全灭亡,我想这对于父亲来说也算是报恩了吧!

    ~~

    俞肖俞兴国刚获得一匹宝马,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乘骑涉猎,今日一早就与祁太后和他的下属们去耳朵山打猎去了,故这几日的早朝,都不会上,有事也得等涉猎回来再说。

    这让礼部尚书很尴尬,他的叔叔花爷昨日被打死在街头,他准备好了要捉拿马中丞试问,可现在可好,这还没来得及通报,人就找不到了,这该如何是好。

    这也在玉川的预料之中,素闻俞兴国酷爱涉猎,但一直苦于没有良驹,故每每不能尽兴,这次好不容易得了一匹宝马,哪里还能按耐的住。

    没有皇家的批文,谁敢缉拿堂堂朝堂中的三公,就算马中丞已经辞官,但圣旨还没有下来,他依然是朝廷三公,这可如何是好。

    其实圣旨昨日就已经下来了,连同曼青郡主的,都被那个李公公给按下来了,悄悄的送给了马中丞,连宣布都没有,所以他们并不知情。

    为了打通李公公,马继光可是在次割肉,把好不容易珍藏叶逸凡叶相国的画送给了李公公。

    礼部尚书头疼不以,祁太后和俞兴国都不在,吴公公挨了那么多板子至今昏迷不醒,现在朝中就属马中丞官职最大(拓拔太尉几个月前就因公出差调查至今未归,小皇帝又不能当回事。)他根本无济于事。

    不过他并没有死心,他派人死死的盯住中丞府,一旦有人出来,就立刻通知他,他好派人阻拦,虽然他不能抓马中丞,他可以报官让马中丞出不了城,毕竟死了一条人命。

    可玉川怎会没有想到这点,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急着马上办婚礼,虽然马中丞得罪了不少官场上的人,又因辞官不少的达官贵人,故此对其不闻不问。

    可马中丞是百姓们的大好人,就算没有那些达官贵人,这皇城百姓可来了不少,少说有几百号人,只要打扮成他们的模样混入其中,想要脱离这皇城还不是轻而易举。

    渐渐的已经到了正午,马中丞一家终于悄无声息的脱离了皇城。

    ~~

    老爷少爷“刚才好险,若是没有李诚李捕头出来帮咱们说话,恐怕咱们就要被认出来了。”

    马继光道“没想到,当年巧遇救下他们母子,今日能得到如此回报,这年头知恩图报的人不多了。”

    玉川道“父亲,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李捕头虽然帮助了我们,但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万一那些士兵反应过来,就不好说了。”

    马继光说“对,啊奴,还有你们几个,我马继光没有什么可赠予你们的,一人十两银子你们拿去各奔前程去吧!”

    五六个下人跪下不舍道“老爷我们想跟着你们。”

    “傻孩子们,我们是去逃命,跟着我们会有危险,况且这么多人在一起,也很容易被发现,所以你们还是走吧!”

    虽然不舍,但这些仆人也没得啥子办法,纷纷扬扬止泪,低头缓慢的散去了,不过银子他们却一分都没有拿,这些年马继光没少无私的帮助他们,而且也给他们报了恶人有恶报的仇,他们感激都还来不及呢,如今马中丞无奈至此,他们又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待他们有些远离皇城后,玉川道“父亲,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吧!”

    马继光道“你还有何事,如此重要?”

    “父亲,请您要相信我,你们先走,孩儿定会与你们汇合。”

    玉杰紧紧抱住他道“哥哥,我也要去。”

    “玉杰乖,你要和父亲一起,况且你还要保护好两位娘亲和一位小妹妹呢!”

    玉杰看着马车上的人立刻松开了双手说“哥哥,你要早点回来,不然你就没有糖葫芦可以吃了。”

    玉川笑了笑“糖葫芦,我一定会吃到的”

    马继光没有说什么,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不是吗!

    “早点回来,别让为父担忧”

    “嗯。”

    告别父亲后,马玉川一骑飞往雪庐。

    ……

    小少爷,都已经过了正午了,马玉川怎么还没有来。

    颜佑很镇定,他在雪庐反复的用冰块冰着桃花酒微笑道“方琼,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不惜代价的帮助此人吗?”

    “属下不知?”

    颜佑道“我常常用花来比喻人,因为我觉得花和人是一样,有的平淡无奇,有的傲世独立,有的无畏无惧,有的芳香四溢。”

    “究竟谁是花中之王,不但要看这朵花美貌,更多的还是要看他的品质,经历与作用。”

    “属下愚钝?”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是曾经叶相国描述莲花的诗词,我至今为止都甚至是喜爱,常常每日书写三遍,但始终没有明白其中的奥义。

    直到我遇到了马玉川,我才发现原来世上真有像莲花一样的人,清廉自持,不傲不娇。

    方琼不解道“公子我倒觉得他只不过是一个贫困潦倒的书生罢了,和他父亲一个样。”

    颜佑哈哈一笑“你还是不明白其中的深意,人与花一样,外行人只观其貌,不懂深意,自然无法体会其中的韵味。”

    “就像你说的马中丞本就是贫苦出身,无门无望这样的人一步步坐到了三公位置,可见他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与代价。”

    “还有他没有任何关系,做事又不能靠银子来解决问题,又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要换做是你,你能坐上三公位置吗?”

    方琼惭愧道“这~恐怕不行。”

    “是啊!如果没有相当厉害的聪明才智,谁又敢说能有这本事呢!”

    “可是小公子,这都是他父亲的功劳与马玉川有何关系。”

    这次颜佑又大笑了起来“问的好,这就要看花的作用了,马中丞向来在官场上无好友,他的夫人柳氏又什么都不懂,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就算马中丞在怎么聪明,没有一两个精明巧干的帮手他也不会成事,这样你可懂否?”

    方琼惊叹道“公子的意思是,这马玉川就是那精明强干的帮手?可他只有十六岁啊!”

    “十六岁怎么了,本公子也只有十六岁啊!”

    “属下不敢,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颜佑继续说道“每次朝政之后马中丞总是匆匆忙忙的回家,而且每次回到家中就有如神助一样把什么问题都解决一干二净。”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几年马中丞抹杀了上百名贪官污吏,破解了不计其数的离奇案件,有好多起案件都让人叹为观止,称赞不已。

    难道他真的是神人吗?”

    “我可不信,所以我就查证了一下,发现一个很多人都忽略的问题,那就是马中丞每次执行任务都会带上他的儿子,难道这是巧合吗?你见过行军打仗需要带十岁左右的孩子吗?”

    方琼恍然大悟,您是说这皇城之中破了十多起的贪官案,上百起的杀人纵火案的牛人不是马继光而是他的儿子马玉川。

    不~应该是这对父子共同努力的结果。~~很难以置信吧!可事实就是如此,故马玉川的未来一定不会比他的父亲差的。

    方琼道“公子,就算他们破案断案厉害,在这腐败的朝廷之中,迟早会被黑暗黑吞没的。”

    “不~他们不会被吞没就算被黑暗的淤泥包裹,也不会沾染半点污浊之气,这就是莲花最特别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

    方琼点点头夸赞着“公子,您断人识物的本领真是高绝,属下佩服。”

    “你啊!变脸比说书还快”

    ~~驾,驾~

    少爷,您要等的人,他来了。

    颜佑非常高兴,他起身走出雪庐很远去迎接,以表达他的尊敬之情。

    “玉川兄,真可算盼到你了。”

    “颜佑兄,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瞧你热的,满头大汗,来进雪庐喝点小酒,冰镇的,保证让你清爽一夏。”

    “那我就不客气了。”

    二人移步到雪庐之中,这雪庐虽小,但却有山有水,绝对是一个文人墨客喜爱的地方。

    颜佑亲自为其斟酒,玉川小酌几杯后,才慢慢缓解这炎热天气。

    玉川道“颜佑兄的冰凉桃花酿,真是美的醉人,我今生恐怕都难以忘记这酒的味道。”

    “玉川兄既然喜欢,我以后每日都让川兄喝上此酒。”

    “严重了,这酒虽好,但以后我恐怕是喝不到了。”

    “是因为,马伯父辞官吗?”

    “是!既然颜佑兄知道,我父亲辞官回乡,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不会留在皇城会与父亲一起回老家。”

    “哈哈~~玉川兄开门见山,让我甚至欣慰,不过现在就急着下结论,是不是太早了。”

    “难道颜佑兄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那时自然。”

    “弟,洗耳恭听。”

    “我问川兄三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认为兴国会不会断送在祁妖后与俞国贼的手中。”

    “会,妖后歹毒狠辣,国贼专擅朝政,有此二人天下必乱,大兴国迟早会因他们而灭亡。”

    颜佑也表示赞同他继续问道“那你认为大兴国,还有没有的救。”

    玉川不敢确定,他虽然与父亲有约定,但辅助废太子重登皇位,说实话他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颜佑见玉川不说话,便替他回答着“我认为,大兴国,没得救了。”

    “何以见得!”

    “废太子是龙泽皇帝亲自宣告天下而罢免,明王年少登基又无所事事,两位兴国太子既不中看也不中用,所以我认为没得救了是也不是。”

    玉川喝下一杯凉酒想了想说道“颜佑兄说的和我想的一样。”

    “来,我在敬你一杯,敬我们英雄所见略同。”

    放下酒杯后,颜佑继续说道“在问第三件事之前,我不妨告诉川兄,我们也要离开皇城了。”

    “我们?你是说拓拔伯父也要走吗?”

    “不错,你听说过六年前的十万虎狼军惨胜卞都城吗?”

    “略有耳闻,听说虎狼军十万人马到最后只剩下一成左右。”

    “那玉川兄可知卞都城拥有多少人马?”

    “资料上不是说有二十万吗?”

    “哈哈~~如果卞都城真有二十万那还叫惨胜卞都城吗?”

    “难道~~”

    “不错,卞都城根本就没有二十万,只有两万多的兵马,而且大部分还是一些土匪强盗的泛泛之辈。”

    “而虎狼军,一直被誉为大兴国最强的王牌军队,战斗力何等强悍,谁人不知,哪怕是与敌人同样的兵力,拿下卞都城都绰绰有余,可是却遭受如此惨胜的记录,真叫人让人心寒不已。”

    “具体是怎么回事,这其中应该有什么重要原因吧!”

    “没错,是兵部侍郎李文涛,他当年负责押送军饷与粮饷,是他在虎狼军里的饭菜下毒,所以才会如此。”

    玉川想了想说道“区区一个兵部侍郎,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这背后应该有更强大的靠山。”

    “不愧是玉川兄,反应就是机敏,没错!可是你知道这背后的靠山是谁?”

    “玉川摇了摇头”

    颜佑在次喝下一杯酒,心里无比怨恨道“他们一开始怀疑是我父亲,但经过一番翻云覆雨的查证,居然是,居然是皇城之中那个心狠手辣的妖后。”

    玉川大吃一惊,“什么?”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