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虎狼军的秘密二
    不用大惊小怪这是真的,祁妖后忌惮虎狼军的实力,所以派兵部尚书李文涛勾结卫庭,谋害虎狼军。

    “紧紧就是因为忌惮吗?十万虎狼军,十万忠心耿耿的部下啊!就因为忌惮就可以残害这么多无辜人的性命吗?”

    “有何不可,试想如果虎狼军以不到一成兵力就攻下了城高坚固的卞都城,那十万兵力是不是就可以改朝换代了呢?况且他们可是皇家军只听命于陛下的军队。”

    “相反,如果龙泽皇帝依旧掌握大权,没有祁妖后从中作梗,他也同样会削弱虎狼军的力量,这就是帝王。”

    玉川怎么也想不到,曾经赫赫有名的虎狼军,被残害的这么惨,真是太可惜了。

    颜佑放下酒杯,表情诚恳的说道“川兄,事过境迁,虎狼军经历了如此大的坎坷后,其实并未灭亡,他们的首领卫华将军与我父亲已经连手,准备在北方起义,合力讨伐妖后与国贼,还世间安静。”

    “此话当真吗?”玉川在次震惊不已。

    我何必要在这件事情上说谎呢?我父亲这几个月表面上是出差,实际上是暗地里联络各个地方的官员,如果我预料得准确,十日之后这天下就会分成两半,一半是国贼与妖后,一半是代表天下的起义盟军。

    所以玉川兄我在这里,就要问你第三个问题了“以你的才华你甘心与你父亲回乡吗?不如跟随我做我的客卿,我敢保证用不了十年,你就可以光宗耀祖,名扬天下了。”

    玉川有些惊恐,他直接抱着酒壶畅饮来缓解他压抑的紧张情绪,拓拔浩要独立山头起义,我父亲要辅助废太子起义,这两者无论怎么看怎么想,拓拔浩都占尽了优势,更何况加上虎狼军的帮助,他们的起义成功性很大。

    作为智者跟随拓拔颜佑才是明确的选择,可身为大兴国的子民,怎么可因此而去辅助新朝,亦怎可因朝廷的落寞而背弃。

    一朝为兴民一生为兴民,天明为国傲,天暗为民忧,直至黎明时,今生意无悔。

    良久之后颜佑自信道“玉川兄,考虑的怎么样了。”

    玉川笑了笑说“颜佑兄,感谢你这么看的起我,可我并非什么大才之人没有什么报国之志,实在不想卷入这场狼烟纷争之中,今生只想做一名闲云野鹤,在山林之间快活自由,与世无争。”

    颜佑怀疑道“玉川兄怕是说笑了,你我同是法,才,德三学院的学生,你的才华我在清楚不过了,至于你想什么快活自由,我倒是觉得你在说谎。”

    玉川起身慌忙解释道“丞蒙兄看的起我,我在学院那一点点微末之才怎么比得上仁兄,况且我也说了,我的确没有什么大志向,不给家族抹黑我就烧高香了,至于光宗耀祖我从不敢奢求,所以我实在无法答应仁兄的请求。”

    颜佑气的拔剑而起,挺身而斗剑指他的喉咙,继续问道“你再说一遍。”

    玉川闭上双眼,张开双手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道“倘若颜佑兄今日要杀我,我也绝无怨言,怪之怪我年纪尚青,不知好歹,不分天高,不懂心意,不明事理而错过良机,可我真的从来都不爱什么名利,也讨厌战争的纷争,这大兴国以后的命运如何,都以于我如浮云。”

    颜佑弃剑,哈哈悲笑两声道“杀了你,我实在于心不忍,不过你今日欠我一次人情,倘若以后我寻你回报时,可别忘记就好。”

    玉川道“昨日之情,今日之事,铭记于心,刻骨难忘。”

    “我记下你说的话了,你走吧!我不想在见到你。”

    马玉川向颜佑恭敬礼,随后逐步而远行。可他心里却有些惋惜,我们是朋友吗?是敌人吗?不!都不是。我们以后应该是那种朋友式的敌人,简称夙敌。

    方琼道“小公子,是谈妥了吗?”

    “他拒绝了。”

    “什么,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待我拿了他。”

    “回来,这样的人无论是成为朋友还是敌人,我都喜欢。”

    方琼有些不明白他不愿的说道“那就这样放过他吗?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

    颜佑喝下一杯桃花酒道“方琼,做人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我们都还年轻,这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万一以后哪天他想通了,念及我们昔日的情分,也说不定呢?”

    方琼喝下着桌子上剩下来的桃花酒说道“小公子您可想好了,他这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想好了!对了,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方琼道“小公子,您真的要铤而走险吗?老爷说让您快速离开皇城。”

    颜佑在路边捏了刚绽放的一朵小花,闻了闻清香道“不急,这件事情如果能成功办下来,哥哥可就在也没有力气与我相提并论了。”

    ……

    皇城中吴公公总算醒来,受了重伤的他,身旁有一大堆的小太监伺候着,就连宫里的御医都有七八位,这可比龙泽皇帝害病时阵仗大的多,可见这位吴公公在皇宫里的地位了。

    “我昏睡了多久?”

    启禀总管大人“您昏睡了三天两夜了。”

    “什么?都这么久了吗?”

    “总管您这刚刚醒,不易动怒啊!”

    “此仇不报,我枉为人!派人去七星斋,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让马继光一家死无葬身之地。”

    “是,总管大人。”

    “总管大人,太尉府的人,派人来给您送一盒药,说是有奇效,定能让您的伤口快速愈合。”

    “太尉府?我与他们平日素无往来,今日怎么想起给我送药来了。”

    一个小太监吹捧道“总管大人,当然是仰慕您的才能了。”

    “真会说笑,快打开我看看到底是什么药。”

    吴公公行事很小心,可拓拔颜佑也不是吃素的,药盒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只有一枚玉佩,这玉佩别人或许不知,但吴公公一定知道,这是他年轻时送给小梅的定情信物,虽然看似普通,但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凡。

    吴公公赶紧合上药盒,脸色有些慌张的说道“是谁送过来的,拓拔太尉已经回皇城了吗?”

    “回总管大人,派人送信来是太尉府二公子的侍卫,此人还在宫外等候。”

    吴公公渐渐平息下来说道“你告诉他,多谢他的好意,这药我就收下了等我伤好了自然会答谢他的。”

    是总管大人。

    这枚玉佩让吴公公心神不宁,太尉府的二公子到底是如何得知他的过去,他明明记得所有知道这件往事的人都以及死掉了啊!

    ……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吴公公这段往事虽然隐秘,但只要做过就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方琼疑问道“公子,你是如何得知,吴公公有私情的啊!难道他没有净身吗?”

    颜佑捧着一束兰花说道“非也,非也,他的确已经净身了,只不过他就像兰花一样,善于伪装自己罢了。”

    “那公子是如何得知如此隐秘的事情呢”

    父亲出差前我有幸进宫见过这位吴公公,当时正是春分时节,天气刚刚回暖,这时候身体稍微差一点的人,都很容易受些风寒。

    宫里的太监我就不多说了,那有几个硬身板,不然也不至于挨了几下板子就昏睡了那么长时间。

    那时候吴公公按住嗓子咳嗽了几声,当时我就发现,他竟然有喉结。

    “喉结?太监怎么会有喉结呢?难道是净身没有净干净。”

    “你呀!平时多读点书,对你有好处,太监有喉结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是成年了以后才净的身。”

    那问题就来了,一个人都成年了,人也不傻为何会进宫里当太监,在不计在外做一个草民也比进宫当太监强吧!

    于是我就开始调查,结果还真让我查了出来,原来他曾经是祁妖后家里的奴才,因为与丫鬟有了私情,所以才被强迫送入宫里当了太监。

    方琼道“可这也没什么有用的价值啊!”

    颜佑道“一个人的成功往往在于他比别人多一点点耐心,要是我没有继续往下深想,或许就不知道了吴公公真正的秘密了。”

    “愿闻其详”

    “府里的奴才到底犯了什么大错,非得把一个奴才大费周章的拉入宫里当太监呢?这也太狠了吧!”

    于是,我就调查那个与吴公公有私情的姑娘,她叫小梅因不慎在夜间打水脚一滑就掉入了水井里淹死了。但实际上是祁妖后的父亲酒后乱性,轻薄了小梅,她不从就给推了下去。

    所以吴公公对祁父恨之入骨,听说还有过刺杀,但是没有成功。

    方琼道“您是说这吴公公的仇家是祁湛英的父亲祁大海吗?可是祁大海都死了那么多年了。”

    “这个世界仇恨会随着时间慢慢的增长而扩散的,吴公公一生几乎都活在痛苦之中,这样的人在仇家的女儿身边怎么可能不会心生歹意。”

    “可吴公公这样的大太监想要害祁妖后,岂不是易如反掌?”

    “这就是他们那些人变态的想法吧!有的人总是喜欢追求刺激与完美,意思就是你让我生不如死,我就让你痛不欲生。”

    “小少爷,我虽然还是有些不懂,但我感觉您说的很厉害。”

    “你打住,我可不想听,你的夸奖了。”

    “小少爷,您太优秀了嘛!让我不由自主跪拜臣服。”

    你还真跪啊!快起来吧!

    等等,少爷这雪庐的石椅下有字。

    哦!什么字?

    好像是一首诗词。

    可恨自己太懦弱,包袱太多不能行。

    可敬相国真豪杰,情动苍天六月雪。

    可惜美酒非佳人,道路不同不为谋。

    这个人自己是有多么的悲观,才写下的这么悲感的词句。

    “呜呼哀哉,夫何愁!乱世人才何其多,今朝铁胆皆英雄。”

    ……

    当日深夜,吴公公秘密出宫,身负重伤的他被两名小太监搀扶,他们来到了一家客栈,里面要等待他的人,早已恭候多时。

    吴公公道“叫我来的人,就是你了吧!”

    颜佑道“不错,正是在下。”

    “都说太尉家的二公子是一个举世无双的俏俊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那也比不过吴公公的这张嘴啊!三言两语就能让人眉开眼笑。”

    “彼此彼此”

    “请!”

    “你们都下去吧!我单独和这位爷唠唠。”

    “是,总管。”

    “方琼,你也下去吧!”

    “遵命!”

    吴公公扶着高椅,身靠桩柱,虽有虚汗但还能坚持。

    他有些喘息的说道“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颜佑道“吴公公果然是爽快人,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把这瓶无色无味的毒药,三日后放入到俞相国喝的酒水中就可以了。”

    吴公公很镇定,能知道自己秘密的人,绝非什么等闲之辈。三日后,那不是俞相国的生辰吗!

    “毒害俞肖,难道你是皇帝的人。”

    “吴公公果然聪明,难怪能一直成为宫里的大红人。没错,身为大兴国的子臣,当然要以皇帝马首是瞻,为君分忧,杀掉那可恨被妖后与国贼。”

    吴公公阴险的说道“难道你不怕我揭发你吗?”

    “向谁啊!俞相国还是祁太后啊!据我所知,最想除掉他们的人,不是我吧!那个人就站在我面前,是不是吴富贵啊!”

    “这个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与祁家的仇该报了。”

    吴公公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颜佑在次笑了笑“怎么会是威胁呢?这应该叫合作,你我之间的合作,我们双赢。”

    “双赢?这件事弄不好就会牵扯到我,你说说我赢在哪里?”

    “祁大海已经死了,现在唯一还活着的人,只有祁太后了,要想让祁太后生活在万劫不复的痛苦之中,只要把他最在意的人除去即可。不是吗?”

    吴公公想了想“没错,除去祁妖后心中最爱的人,的确能让她生不如死,也能让祁家的人感受到什么是阴阳两隔的痛苦。”

    “可是小皇帝呢?俞相国死了,凶手便会立刻指向他,有你这么当子臣的吗?还是你根本就是想一举两得。”

    “凶手可不一定指向小皇帝,因为他也会喝下毒酒,不过最重要的是小皇帝手里是有解药的。”

    “你是说陛下也会喝下毒酒,来证明他的清白,可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去问陛下求证这个事实。”

    陛下是如何知道此事的,我怎么不知道,他身边可都是我安排的人,所以你少在哪里胡诌八扯了。

    “哈哈~~吴公公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昏迷的这两天,你就确定你的人就没有换过吗?”

    “什么!你……难道是李公公。”

    “你终于反应过来了,没错!这两天李公公可是捞了不少好处呢?”

    吴公公非常气愤的说道“你有种,来人!我们回宫。”

    “好走,不送。”

    ……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