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第四章 见义勇为一
    例句:打人不打脸,杀人不杀孩,你们连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都痛下杀手,真是一群该好好教育一番的大恶人。——兴国幸·罗子安。

    方琼来到颜佑面前说道“小公子,刚刚得到的消息,李公公已死。”

    颜佑道“很好,这便是贪财的下场。”

    “我听说李公公一打开盒子,刚见到夜明珠没一会就死了,这是什么毒如此厉害。”

    “那是我用十多种毒花混合而成,名叫花香软金散。此毒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花香,这毒吸入一点有安神的作用,可是在封闭的空间内吸入过多,它的药性就会变得极其强大,夜明珠只有在夜晚才能看得清楚成色,而且这么大的一颗夜明珠爱珠宝的人一定会在一个密闭无人的空间内慢慢的观看,所以这完全属于他咎由自取。”

    “公子秒啊!这样一来吴公公就算找李公公质问,也死无对证了。”

    “好戏才刚刚开始,我想现在最难熬的不是这位吴公公,而且我们的小皇帝陛下。”

    ……

    明帝只收到一封信和一瓶药。信上所说俞相国会在生辰时毒杀了自己,如果不想死那就在生辰的头一个时辰服下解药,可保平安。

    小皇帝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一不敢喧御医鉴别此药的真假,万一这封信是真的,那就说明俞相国真的要杀了自己。

    二不敢服下解药,万一这药是假的,他会不会当场死亡。

    这李公公刚想去追问什么,结果就突然离奇的死亡,更加让他觉得不安,只有十二岁,一个只有十二岁的人每天受着这样的折磨与煎熬,实在是太痛苦了。

    ……

    一个月后。

    一个白发飘飘的中年男人,看着一幅残旧的地图反复的琢磨道“走流河边小山路。”

    “是,星使大人。”

    这位星使大人是七星斋杀手团的首领名叫左见,据说是江湖排行榜排名第三的剑客,一个月前吴公公以两万两白银让杀手团近百号人来击杀马继光一家,并在次承诺取了马继光的人头,额外奖励五千两。

    如此阔绰的手笔让杀手团很是兴奋,就连星使大人左见都亲自带队,可是本以为轻轻松松几天内就能搞定的事情,结果都一个月了还没搞定,如果在这样下去,过了猎杀的期限,那么这些出来刺杀的刺客,每人都得要按分红双倍的价格来赔偿雇主。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除了极少数人有以杀人为快乐的变态想法,大多数刺客都是以利益至上的,况且这次的佣金这么多,赔偿双倍的话他们都得穷一辈子。

    不过,连续追捕这么长时间,双方可谓是斗智斗勇,走山路遇到毒蜂蛰咬,走水路被坑害船底冒水,走大路方向调换追反,总之每次都让马继光他们命悬一线的逃脱出去,实在可恶。

    一个刺客甲说道“我刺杀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么难捕捉的猎物,你说如果这次走小路还没有抓住他们,我们会不会赔偿条约。”

    刺客乙言辞肯定的说“当然会了,七星斋的规矩你又不是不懂。”

    刺客甲道“哎~像咱们干了好几年的刺客还好些手里多少有点积蓄赔偿的起,那些刚入门不久,手里没钱的家伙如果要赔偿,可就惨喽。”

    刺客乙道“你还管别人死活,他们没钱说明他们没本事,你可见星使大人何时慌张过。”

    左星使暗自流泪,他那里是不慌,这里属他最慌的一比,你们最多赔个三四百两,可我一赔就要赔上万两,我倾家荡产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经过左星使一个月的苦心钻研,终于研究出了马继光他们逃跑的路数和套路,他们善于计算,不按常理想要抓住他们必须得要知道他们最终的计划。

    他们最终目的地是刑洲,而去刑洲有三条路可选,一是先走水路在走山路然后绕一大圈才能到达刑洲,不过这样走会多出至少十日路程,他们拖家带口,身上银两又不多,山路虽然好隐蔽,但毕竟不好走,走这样的路必死无疑,不可取。

    二是走平坦大路,这是一般人的走法,速度是有了但不安全,目标也过于明显,所以也不可取。

    三就是走这条山间流河小路,这条路比大路还要快一两天,一路沿着溪流就能到达刑洲,不过这条路容易发生危险,尤其是雨季刚过,走这条路很容易山体滑坡,到时候躲都躲不掉。

    所谓富贵险中求,恶向胆边生,没有胆子怎么做杀手,通过这几天的博弈,他也发现这位马中丞很喜欢走这种大起大落的博弈之路,既然如此他就赌这条路,赌一赌输赢。

    ~~

    幸运的女神难免也会有疏漏的时候,这次左见是真的赌对了,马继光他们的确走的是这条险路,他们身上的盘缠不多了,几次的死里逃生,让马继光的手臂挂了彩,现在还挂着绷带。

    “老爷,您喝口水吧!”说话正是马继光刚娶不久的小妾,杨慧。

    马继光乐呵的接过水壶喝了几口水道“这几天你们也辛苦了,不用照顾我好好休息吧!”

    “老爷,您才辛苦,我与柳姐姐(马继光的妻子)商量好了,我们轮番照顾你。”

    “好吧!犟不过你们,你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吧!”

    玉川一骑赶来说道“前面十里有滑坡落石,看来我们以后的路只能徒步了。”

    马继光仔细的环顾一周说道“无碍,就算是徒步,三四天我们也到了刑洲,等到了地方,赵刚赵大人自然会迎接我们,到时候他们想抓我们也抓不到了。”

    “父亲,这位赵大人真的可靠吗?”

    “当然可靠,他是我多年的好友,父亲在辞官前特意写信与他取得了联系。”

    马继光见玉川思神未定,犹豫不决,便掏出怀中的一封厚厚的信,递给了马玉川。

    玉川打开信一看,这字迹真是草率的可爱,“马儿,马儿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这些年你可是想死老夫了,老夫要与你不醉不归,到时候你可得多喝几碗,不然老夫可不会放过你,哈哈……”

    玉川尴尬的有些冒汗,这信写的还真是不拘一格。

    马继光道“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这就是他说话的语气。”

    “马儿,老夫说些正事,我赵刚也不打算当官了,妈的这官当的太憋气,老夫要占山为王,当山大王,我知道你一阶文皱书生不会同意,可是老夫就是不想当这受气的官了。”

    玉川这次为啥知道,父亲一直把这封信留这么久才给他看了。

    玉川苦笑道“父亲,这赵刚赵大人您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没听您说过。”

    马继光道“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患难兄弟,你别看他语言粗暴,可心性纯良,你出生的时候,他还来看过你,这一晃十多年了,这家伙还是一点都没变,学什么东西都是够用就行,不然也不会连一句优雅的词句都写不出来。”

    玉川听父亲这么一说倒是信了,这信写的的确够随意的了。

    “马儿,其实我现在当山大王要比做狗屁官好的多,当官总是要看别人脸色,这个伤不得,那个惹不得,弄得老百姓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说实话要不是这些年老夫底子硬,刑洲的老百姓早就被那些狗官贵族坑得啥也不剩,颗粒无收了,不过你放心,有老夫在,刑洲的那些狗官们就别想张狂,老夫可不怕他们。”

    玉川此刻道“父亲,这位赵伯伯还挺仗义的。”

    “是啊!为父当官这么多年,一生只有两位朋友,一是这位赵刚赵大人,二是我的恩师司空相国。”

    玉川道“父亲有这两位朋友足以羡煞世人。”

    “哈哈~你继续往下看吧!下面才是为父真正想要你看得东西。”

    “马儿,跟你废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下面我和你说点正事,几年前你让我在刑洲找寻废太子盛达,我早就找到了,是盛达太子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所以我就一直没和你说实情,其实是太子被赶到这里做苦劳役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好,医生说他是心病,操劳至此,尤其是今年变本加厉,时不时就得在病床躺着,不过你放心他现在就在我的府上静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位太子不简单,竟然拉拢了刑洲边疆上千名劳役成功的反抗了恶兵,还占领了边疆一带三四个县,虽然地方不大但勇气可嘉,值得老夫佩服。”

    “若是你来了,我们跟随太子,这刑洲城十七个县定能成为我们的栖身之所,怎么样有没有胆量大干一场。”

    玉川把信读完后,心中以是明白所有“父亲这条路很艰难。”

    “即使在艰难,我们也别无选择,只能放手一搏。”

    “玉川愿跟随父亲,并肩作战。”

    马继光笑了笑“为父相信你,不过到了哪里你还需要继续虚心学习,多多研究兵法,学习如何做一名出色的军师。”

    “军师”马继光终于说出了他对儿子的心声,不过要想成为一名有胆有识的军事谈何容易啊!

    走吧!我们继续赶路吧!

    ~~

    走~你们那里也走不掉了。

    马蹄声越来越近,虽未见其人,但声音却听起来如此清晰,难道这就是千里传音吗?

    玉川最先反应过来,快上马车,过了前面的落石滑坡,谁都不能骑马,到时候不见得就没有一线生机。

    快!

    ~~

    哈哈~~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在逃脱了,小的们把你们的看家本事都用出来,将他们杀无赦。

    “是,星使大人。”

    这一路的追赶,终于让左肩见抓住了机遇,分外眼红的他们,面对猎物的奔跑,像发疯了一般的撕咬,弄的整个山林不得安宁,许多的奇珍动物都被吓得四处飞窜。

    这倒是惊动了一位在山上采药的小哥哥,一只眉发斑白的灵猴跑来,向这位小哥哥指着方向,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通。

    小哥哥似乎是能听懂猴语道“猴爷爷,你的意思是说有人闯谷”

    猴爷爷,叽叽咕咕的点头。

    小哥哥兴奋把采的药一丢,高兴的说着“太好了,终于不用这么无聊了。”

    小哥哥抓着藤蔓,像个野人一样游荡在这山谷之间。

    另一只棕色小灵猴挠挠头,似乎在说这家伙怎么总是丢三落四,采了这么多的草药,说不要就不要了。

    他拾了起来,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

    马继光,何必挣扎,前面已经没有路了,乖乖的受死,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马继光他们已经来到落石面前,这路堵的太难走了必须要……

    百十来个杀手,经过一炷香的追逐,终于将他们团团围住。

    马继光汗流浃背,咬牙切齿,可恶!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七星斋果然名不虚传。

    左见单骑而来道“不愧是增经担任三公的马中丞,这逃跑的聪明才智真是厉害,我险些差点就追不上了。”

    “承蒙夸奖,阁下当狗追人的功夫不比在下差不多。”

    “死到临头,还嘴硬!来人先把他们双腿给我射残了。”

    “是,大人”

    话语间两支毒箭飞出,玉川玉杰两兄弟拼力抵挡在父亲面前,此刻的马继光因右臂臂受伤挂彩,两个儿子只能救一个,在潜意识下的他左手本能的推开玉川,刚想去救玉杰,可是箭已经射了过来。

    玉杰虽天生反应快,但毕竟是暗箭又没有练习过武艺,手没有抓住箭柄,两支箭狠狠的都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一支射中左肩,一支划裂右臂,箭头连带的射中了曼青。

    “玉杰”

    “曼青”

    两个孩子,自从皇城跑出来,一路少言少语,他们不喜欢这样,动不动就跑,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大人不懂她们的心思,她们只想好好休息,好好的吃冰糖葫芦。

    这下好了这可是毒箭,都差不多射中的是胸口,铁定死定了。

    马继光大怒“够了,你们不就是想要我的人头吗?我给你们便是。”

    说完马继光拿出一把匕首,刚想架在脖子上,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石子给打落了。

    左见道“谁,敢破坏我的好事。”

    小哥哥学着猿语一路呜呜呜呜的赶来,淘气的落在了他们的中央。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