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图谋天下二
    十日后,在确定以及肯定叶仙人就是传说中的叶相国之后,马继光父子一逮住闲功夫就把近些年朝廷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叶逸凡详细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的老人家非常的头痛,他并不想知道这些,或许应该说他心里过惯了这种悠闲悠栽的生活,突然之间让他听了那么多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作为老者的他还是很厌烦的,不过碍于面子无论他们父子怎么说,他都一直端着偶尔搭上几句腔罢了。

    这不清晨一大早,叶逸凡只想图个清净在小河的回弯处体验一下钓鱼的乐趣,这里的鱼品质还是极其鲜美可口的,现在正值秋季清晨钓鱼说不定真能钓上一条大鲤鱼。

    鱼飘开始动荡,这只鱼还真狡猾,挑逗了有一会了,还是不肯咬鱼钩,不过这可骗不了他,这鱼在试探只要耐心的多等上一小会,便会上钩了。

    不过,他还是失算了本来能上钩的鱼,被不速之客马继光父子给惊吓跑了。

    叶逸凡很无奈,看来若不帮这对犯轴的父子,他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清净了,罢了既然如此就稍微指点一下好了,也许这对天下苍生而言,不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马父子同道“给叶相国请安。”

    叶逸凡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天天给我请安,鱼都被你们吓跑了”

    “请叶相国赎罪!”

    “行了,我看你真是在官场呆傻了动不动就赎罪的,先给老夫泡壶茶来吧!”

    玉川说道“茶在上游给您泡好了,这秋季清晨还是比较凉爽,叶相国不妨移步到上游哪里有亭子,稍微会暖和一些。”

    “嗯~这话我爱听,好吧!你们两个随我来吧!”

    三个人坐在亭子里,喝着清新扑鼻的绿茶,在加上这仙境般的美景,心中真是畅快无比。

    叶逸凡呼一下空气,随后放下茶杯直奔主题道“你们过了今天,明日就离开吧!”

    叶~~

    叶逸凡罢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和我说了这么多,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不过我老了,也经不起折腾了,更不喜欢麻烦,所以你们挑几个重要的问题来问,别耽误了我午饭的时间。”

    马继光父子相互对视了一下,他们也觉得这几日过于叨扰叶相国,既然叶相国语意明确,他们也不好在多说什么,毕竟死皮赖脸可不是什么君子所为,日后若还有什么大问题得不到解决就真的不好办了。

    马继光上前问道“太子在刑州应该如何立足?”

    叶逸凡深吸一口气道“首先他不是太子,你们所说的龙泽皇帝在前亲口将他贬为庶民,他就已经不是太子了,现在这位皇帝仙逝,他是平民这件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改变。”

    “你们若想让这位平民去复兴大兴,就不要打着他曾是太子的旗号,这样天下人会认为你们这并不是在复兴而是谋反,试问天下谋士有谁会背上谋反骂名去辅助你们,即便你们是为了正义。”

    “那我们该如何?”

    “称王。”

    “称王!!!”

    “既然要图谋天下,就不能畏首畏尾,如今兴国有帝王,如果不称王,依旧打着复兴旗号你们就是叛党,组建的军队就是叛军,这样军对队迟早都会失败。”

    马继光道“可是,如果称王势必会遭受到妖后的全力阻击,将其扼杀在摇篮里。”

    叶逸凡非常肯定的回答道“你说的问题根本不会出现,不过在回答你这个问题前,我先给你们简短说一个“武王伐纣”的故事。”

    故事讲完后,马继光父子深有感触,这位武王果真了不起的大人物。

    “在你们所阐述的事实中,如今兴国的帝王就像是被妲己迷惑纣王,只不过你们口中的妖后不是妲己而已,可天下在妖后与国贼的统治下,早已让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百姓也早已动荡不安,就像此刻烧开的茶水一样沸腾,这时候若是有一位像武王这样替天请命的救世主出现的话,那些被压迫的势力势必会纷纷前来报道的。”

    马继光道“那接下来的呢?”

    “别着急,你上一个问题我还没有解答,你说称王后你们会不会被扼杀在摇篮里,这你们大可放心,据玉川的阐述,拓拔什么我忘记了,他们比你们先起义,而且他们比你们更有优势,在所属区域,军事、政事上都远远超过你们,所以妖后最大的敌人根本就不会是你们。”

    “即便是你们,你们也不用着急,刑洲不同于其他八大洲,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富饶之地,这里有两条山脉,多的是险要高山,丘陵、河谷、盆地。它们相互交叉交错,地势极其支离破碎,况且这里还有什么森林瘴气,蛇虫侵扰,甚至病毒感染,说白了这里帝王根本就不爱管理,甚至在他们心中这里可有可无。”

    “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这里文化水平落后,生活状态原始,百姓多数不知如何种植庄稼,部落问题严重,派人来管理这里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就算把国库掏空,把人才耗尽,也未必能将此处的问题解决,你是刑洲人,在刑洲长大,想必深有了解。

    马继光的确了解这里,他家里在刑洲这个地方算是穷人,但就算这样也比那些真正的穷人要好的多,最起码那时他家还能让他穿着破旧的衣服去读几本书,识一些字。

    况且这里还有帝王不愿意管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离皇城太过遥远,万一这里发生什么变动,皇城没两三个月根本就不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你们要想做什么事情,就大大方方去做,就算真有人派兵来打那也只是一时的,只要坚守不战,多加骚扰不出几日,大军就纷纷撤离了。

    “叶相国何出此言,据史书记载刑洲可是有过一些战争,很多人也是想要得到这里的。”

    “那后来呢?史书上可有记载他们得到了这里发生了什么重要的变化。”

    两个人同时哑口无言,的确在得到刑州后就什么也没有说了。

    叶逸凡道“:“若留外人,则当留兵,兵留则无所食,一不易也;加夷新伤破,父兄死丧,留外人而无兵者,必成祸患,二不易也;又夷累有废杀之罪,自嫌衅重,若留外人,终不相信,三不易也;今吾欲使不留兵,不运粮,而纲纪粗定,夷、汉粗安故耳。”由此可见,刑州的环境,甚至连直接管理都做不到,只能维持名义上的统治。

    一个只能维护名义上统治的地方就算兵败了,你们还能有无数次机会可以东山再起,不是吗?

    这……真的可以吗?

    当然,刑州你们已经占领三个县城,剩下的九个县就要看你们自己的实力了,如果三年内你们不能占领刑州十二县,你们就告老还乡回家颐享天年得了。

    玉川道“叶相国,那如果我们做到了呢?”

    叶逸凡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年轻人有魄力,这个问题我喜欢。

    叶逸凡从袖口里掏出一本务农记说道“这本种植农册,是我亲自撰写的,里面详细的介绍了这个地方的水土种植什么,怎样的方法去种植能让解除百姓饥饿之苦,贫困之苦。现在我把它给你,至于你要怎么用我就不多问了。”

    玉川道“叶相国,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在这里发展农业吗?”

    是的,这是必须要做的,而且对百姓而言这是最最基本的,行军打仗若无充沛的粮草如何力敌。

    想要这里的百姓帮助你们,就必须要先帮助百姓,百姓们个个都有了美好的家庭生活,他们自然不愿意受到外界的干扰,同时也会去拼命守护。

    就拿我这山下那一个小村庄举例,六年前哪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了死的死,伤的伤。现在你们也在哪里住过,想必你们也感受到了,哪里的生活水平,都已经快赶超县城里官户人家了是也不是。

    这样美好的日子,一旦要是遭受破坏,你们说哪里的人会怎么样?

    “会拼尽一切誓死守护。”

    没错,不用你们多说一句,他们自己心里都清楚,要守护这来之不易美好生活。这就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道理。

    马继光父子恭敬着“叶相国真不愧是当世神人,一席话让我们醍醐灌顶,佩服万分。”

    好了,我呢不爱听这些吹捧的话,你们才是真正行动上的人,我只是提供了一个小小建议,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你们选什么样的路无需跟我一一汇报,我早就脱离了世间纷扰,离开这里以后也不要把我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我可没功夫去理会,你们也不要给我找麻烦。

    马继光犹豫了一会不舍的说道“谨遵相国大人命令。”

    叶逸凡呛了一口茶水,无奈的摇摇头这马继光还真是怎么说也改不了那官腔功夫。

    他背对着他们,看着下游徒儿嬉闹,并示意着他们可以回去准备离开了。

    可马继光还有一件心事,他犹犹豫豫不肯走,他想让叶逸凡收自己的孩子马玉川为徒。

    可刚一张口,叶逸凡就从亭上赶紧跳了下来,这一举动吓得马继光父子胆战心惊,汗毛直立,他们赶紧上前瞭望,原来是马玉杰和罗子安出事了。

    而事情的经过是,往常这里除了村民以外,就没有人陪他玩了,他忙完师父安排的大量工作后,往往都会变得很无趣。

    可这几日不同了,没有师父的督促,子安可乐开了花,他好不容易轻松了很多,时不时的就和玉杰裹在一起,欺负这个傻乎乎的小胖子。坐在一旁的曼青无聊的时候,常常在窗口偷看他们,还有时笑的合不拢嘴了,若不是杨慧在旁,估计她能让子安逗笑的伤口在复发呢。

    可玉杰就惨了,他本身就圆圆乎乎的,伤口又没有伤到筋骨,这十日早就恢复有七八成了,正好被子安戏耍。

    “罗子安,你给我站住,别跑!有本事别跑!”

    “马玉杰,我在这里,你有本事抓我来啊!啦啦啦~~”

    “你别让我抓到你,否则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子安像猴子一样,玉杰怎么抓也抓不住,他来到了小河边,这条小河上有一颗到了的杨树,它是嫁接这条小河的路的一个途径,村民们七八个壮汉废了好大的劲才摆放好的,为了就是少走几公里路,涂个方便。

    子安站在杨树的一头想着,这个大胖子下盘一定不稳,这个大胖子要是掉进河里,肯定好玩,到时候让他好好的洗个澡。

    “马大胖,我在这里站着不动,有本事你来抓我啊!”

    玉杰气喘吁吁的走来,毕竟是大胖子,不比子安灵活,斗了这么多次早就满头大汗了,他来到杨树的另一端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许动。”

    “我不动,有本事你就过来啊!”

    玉杰嘿嘿笑了两声“你这小猴子,你以为我真傻啊!看我怎么把你弄下来。”

    说完玉杰搓搓手掌,啪啪灰尘,双腿岔开双臂紧紧的抱住杨树的一端,开始发力。

    子安坐在杨树上笑的不行“还说你不傻,这颗杨树少说有七八百斤,累死你也抱不动它啊!”

    此刻正在和马继光聊天的叶逸凡,无意间看向他们,想着这个子安趁为师不注意就知道玩,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下一秒,叶逸凡震惊的放下了茶杯说道“没想到这世间还真的有这样的人。”

    玉杰把这颗七八百斤的杨树,给抱起来了。

    子安吓得赶紧爬到树的顶端说着“好家伙,你的力气堪比金刚了,你还是人吗?”

    玉杰累的大声喘息道“小猴子,我这就把你给摇下来,看你~怎么~跑。”

    玉杰满身大汗,他的伤口虽然没有伤及要害,但却是不宜出如此大的力气,不然这新伤就会变成旧疾,落下病根。

    玉杰望着子安,不知怎么得双腿发软,浑身没劲,他靠在杨树随之要跟其一起倒下,这么重的东西落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子安和玉杰都得身负重伤。

    不过,还好叶逸凡看了一眼,他赶紧起身飞迎,利用太极四两拨千斤的功夫将杨树缓缓放平,然后赶紧用内力治疗玉杰,防止他用力过猛导致伤口撕裂。

    “太过份了,你明知道他身上有伤,还如此胡闹,罚你今晚不许睡觉,不许吃饭,抄写诗经三百遍。”

    “啊!师父三百遍,太多了,明天晚上也抄不完。”

    “五百遍。”

    子安,很是无奈,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抄那后果一定就是去喂金刚,比起这个他还是抄吧!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玉杰被注入一内力后,明显有些好转,不过就是伤口处有些疼痛。

    “你若是不知道保养,在让伤口破裂,那么必定会落下残疾。到时候白瞎了苍天赐予你的力气。”

    被训的玉杰面对这位气场强大的老者,屁都不敢放一个,他低头委屈巴巴的跪在面前说道“我知错了,仙人。”

    马继光此刻赶来不问原由的说道“我这二儿子天生鲁钝,不知变通,惊扰了叶仙人,罪过罪过!”

    叶逸凡摆了摆手道“好了,你起来。这件事错不在你们,是我那顽徒太过淘气了,还有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刚才你们不走我以明白。”

    马继光感恩道“还望仙人指点。”

    “你那大儿子马玉川,我教不了他什么,以他聪明才智,你大可放心,他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栋梁之才。”

    “你这二儿子马玉杰,我倒是可以传授他一套锤法,不过我不会收他为徒,他可以做子安的徒弟,由我传授他武艺,日后他能不能成为一名威震八方的人物,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马继光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叶逸凡给阻止了。

    “就这样定了,今天我累了,等明日一早,我会派人送你们离开,如果你们愿意就把玉杰留下,学成之后我定会把他归还。”

    说完叶逸凡挥袖离去,说实话在马继光心里,他最希望是让玉川留下,可没想到是仙人却看上了玉杰,或许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

    其实,叶逸凡并不是不想收玉川,只是这孩子多少有些放不开,他的脾气与秉性都太像他父亲了,一日为官,一生为官。

    如果收玉川为徒,以他的聪明才智,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谋士,可谋士若不懂得功退,迟早会被自己的君王害死。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