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兴国幸:罗子安 > 营救海民二
    在回去的路上,马继光与马玉川同乘一辆车而行,父亲问道“小川,如果许博明没有死或者没有发生这样的意外,你该如何去做。”

    小川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杀气,他坚信的说道“一味的仁慈是邪恶的原始,除恶的杀戮是正义的化身。他本身就好恶成性,又因自己是独生子女受尽宠爱,在清河镇里无法无天,狂悖不羁。市民恨不得早就想至他于死地,所以即便没有那个意外,这个人也不能苟活了。”

    马继光点点头说道“下次在有这样的情况,一定要提前告诉为父,不可自己轻易去打探了。”这句话充满了父亲对儿子的担忧,毕竟这次可是触及到人身的安全。

    马玉川心里一暖,亲情果然是世间最坚不可摧的感情。他回复父亲道“我让父亲担忧了,是孩儿的不孝。”

    马继光摇摇头说道“你很孝顺,是为父过于不舍,如今看到你刚才那表现,为父以你为荣。”

    马玉川有些泪湿眼眶“以为我荣”这四个字对于父子之间关系来说,是莫大的认可更是一种自信的源泉。

    马继光继续说道“既然主意是你想的,也是你亲手公布的,那么这场营救海民的所有计划,为父统统交给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五千将帅的军师。”

    “父亲,我~”

    “不许推辞,你今天的表现足够震服所有人,所以你不必担忧,安心做你的军师即可。”

    玉川不在推辞,他知道父亲做出来的决定是不会改变,况且从理智的角度上来说,这次的计划由自己指挥在恰当不过了。

    “孩儿,遵命。”

    “好~那你详细和为父说说你的计划吧!有没有为父能帮的上忙的。”

    马玉川犹豫了一下,他的确有一个忙,这个忙父亲去比他自己去更加的适合,可是这个忙很危险,但也是这场计划的关键所在。

    “是不是很危险,小川交给为父吧!父亲以你为荣,你也要相信父亲能够成为你的骄傲啊。”

    万事总要有个开头,这天下纷争已然开始,如果没有拼搏的胆识与气魄,畏首畏尾终将始乱终弃。

    玉川想到这里向父亲说道“父亲我相信您,您一直都是孩儿的骄傲,从始至终都是。”

    ……

    又过一个月后,事情的发展比马玉川说得还要激烈,许卓和王彪彻底性的翻脸了,两家在海平面上打的如火如荼,不可开交,几翻交手几乎都要快把许卓的水军灭掉,可最终却总是让他钻了空子,反败为胜。

    北湾城三万大军损伤竟然有八千之余,战船八百多艘,这庞大的数学着实让人感觉浑身发冷,痛心疾首。

    王彪叹了一口气,随后向坐在议事听里的将士说道“万万不可与许卓在海上交战了,你们谁有破敌良策。”

    坐在两旁的将士思着一番,均摇头示意。届时站在仗外的马继光大声说道“我有破敌之良策。”

    王彪一听,瞬间抬起了头,是谁在说话,速来见我。

    门口士兵接到命令后,收回兵刃请示马继光进殿内一叙。

    一位满面书生气,气质不凡的人文雅的站在了王彪面前说道“我有破敌良策”

    王彪问道“你是何人?有何良策?”

    马继光道“皇城三公,马继光马中丞。”

    届时方彭起身笑脸解释道“主公,此人的确是曾经位列三公的马中丞,也是原司空相国的徒弟。”

    待方彭确认完身份之后,王彪对此人又有了别样的看法,在皇城那种繁华的地方位列三公,那是绝对是一个美差,只是他想不到的是,一个曾坐拥三公的人,为何落魄至此。

    还没等王彪问,马继光就解释说道“因自己贪恋美色强娶了司空相国后代遗孀,丢失了皇家脸面,所以才沦落至此。”

    王彪看向方彭,方彭小声解释道“那位遗孀生有一女,被册封为郡主,马继光强娶了郡主的母亲,所以导致了太后的众怒,无奈流放至此。”

    这件事妨间素有传闻,毕竟皇城里丢失了一位郡主可不是一件小事,祁太后本想着写一封信给刑洲太守降罪于他,并交还郡主。

    但俞肖自从得到白驹过后,每天都眉开眼笑的让其心情大悦,而那对母女她看着也碍眼,所以就没有写这道懿旨,不过皇家的威严还是要维护的,所以祁太后就把降罪改写成了处罚,没收马继光在皇城之中的所有家产,并把辞官回乡的理由换成了因强娶皇室被贬刑洲。

    不过马继光在听到这些的时候,只是微微一笑,要说并不在乎那些田良家产那是假的,可要是比起能救出她们母女算起来,那都是值得的。

    况且最意外的是,马继光在出皇城后就与杨慧说了他与儿子玉川策划的一切,也给了杨慧一笔钱让她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杨慧却不乐意了,而且还大发脾气,既然嫁给了你,自己又没犯什么过错,岂有弃之之理。而且还扬言道生是你的人,死是我的鬼。

    这倒是让马继光百思不得其解,后来马玉川听后想到杨慧若离开父亲,以后她该怎么生活,在皇城发生的那几件事情,虽然都是一手策划,但不代表以后就真的不会发生。如今能有个靠谱的男人依靠,就算她不为自己着想,也会为司空曼青着想的,这就是杨慧死活要跟马继光的理由。

    不过也正因如此,祁太后倒是弄巧成拙了,她本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可没有想到却给马继光一个很好的借口,一个让人心里少了很多疑问的借口。

    若不然,现在和北湾城的王彪说因家中老母需要照顾,所以才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他们可能就很难相信马继光这个人了。

    所以人就是这样,宁愿相信那些传的不好的绯闻和借口,也不会相信他们因善良和真诚所打动的情感。

    王彪想到这厮表面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心里原来是一个好色之徒,也罢!既然他有破敌良策,不如听听看。

    “来人,赐座奉茶。”

    在小喝一碗茶后马继光道“王将军慧眼识珠能力超群,手下更是兵多将广人才辈出,远是许卓那厮贼军叛党不可比拟。”

    “将军虽然在海上略有吃亏,但我军气势与威武尚在,这与将军的英明神武的领导是万万离不开的。”

    哈哈~~你这厮真会说话,我早就听说皇城里出来的人各个都会耍小聪明,哄圣心开心,今日得见果不其然,不过这些对我没用,你要是没有破敌的良策,我就***把你嘴给缝起来,让你这辈子都讲不话。”

    马继光微微一笑道“我要是没有真凭实学,也不敢来王将军这般英雄慧眼的人物来丢人献丑啊!”

    “王将军,现如今我们兵锋正盛,若以三股大军倾巢出动,同时对清河镇进行攻击,让其首位难顾,必定大获全胜。”

    王彪思考道“何来三股大军,通往清河镇的路只有两条,一是海水路,二是蛇口道这第三条路在哪里?”

    马继光回答道“这第三条路就在大耳山,哪里是商人为了谋取暴利,偷偷新修的一条路,那条路能饶过威虎山,三日内直达清河镇防御力低下的后方大营。”

    王彪惊叹道“有这等事,这简直就是老天助我,即可传军,择日起程。”

    届时方彭的大儿子方正宇道“末将愿摔大军前往。”

    王彪甚是满意,看来马继光能来此献计是方彭的功劳,这偷袭后方大营立功的机会,理当让给当家。

    “好,着你领一万大军择日起程,三日后午时一到,立刻攻城。”

    孙魁听令“着你领一万大军后日由水路起程,同样是午时一到,有南门攻城。”

    “末将领命!”可孙魁并没立刻去部署,他向王彪说道“主公,我们现在只剩下三万多的兵马了,如果全部派出去,那北湾城则是一座空城,万一有敌人来攻,我们岂不是因小失大。”

    马继光解释道“这个将军无需担忧,从蛇口这条路到清河镇来回也只需一日的时间,倘若真的发生什么,我们也能有足够时间应付。”

    王彪想想也是,况且谁敢夺我的北湾城,方圆百里之内也没有听说什么可怕的山贼盗匪,故王彪觉得的确是孙将军想多了。

    但孙魁不依不饶,他直言进谏道“主公,至少要留下五千兵马守城,就算不怕外敌,可我们也要抵御内乱啊!”

    孙魁说的内乱两个字让王彪瞬间惊醒,不错那些海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如果他们到时候联起手来突然暴动,那真的是因小失大了。

    好就留五千兵马守城,剩下的所有士兵全部都随我整装待发。

    “末将领命!”

    马继光心里有些惆怅,可此刻绝不能在多说什么了,不然必起疑心,可这留下五千兵马的事情得要告诉自己的儿子。

    ……

    报~启禀军事有密件到来。

    速速程来。

    玉川打开一看,是父亲传来的简讯,他把有留守五千兵马的事情告诉了玉川,还简单描画了那些海民的藏身之处。

    玉川收到后,马上制定的计划,虽然与自己所想不同,但是他能够应付。而马继光也相信即便是留下五千兵马,小川也能破城而入解救海民的。

    玉川来到山寨大厅,大厅内的三位将军也正等着军师的到来。

    赵刚忍不住性子的说道“小侄,我们到底何时才能动手。”

    玉川道“赵伯伯,莫要着急,现在鱼已经上钩了,请各位将军听令领兵。”

    说完这句话,叶鹏和尚德都恭敬的站了起来。

    “赵刚听令!着你领三千兵马,待北湾城大军全部出动后,从北门正面仰攻敌人,摇旗呐喊吸引城中敌军火力。”

    “末将领命!”

    “叶鹏听令”

    叶鹏向左夸出一步,双手合拳说道“末将在。”

    “着你领一千五百兵马从侧面西门进攻,同样是仰攻敌军摇旗呐喊,吸引火力。”

    “末将领命”

    “尚德听令!”

    “末将在!”

    着你领五百兵马走水路攻东门,见城中兵将减少立即杀出攻城进城。之后按照我手上所画的图营救海民。记住那些海民连同家属必须一个不拉的全部救出。

    “末将领命”

    ……

    战火点燃,擂鼓声响,愤吼的厮杀声在一声令响之后阵阵传来,多少铁血男儿在自己的战场奋力击杀。

    他们有害怕的尿湿了裤子,毕竟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血腥场面。他们有勇猛的大杀特杀,为了建功立业不惧任何敌人的进攻与挑战。更有一些在混乱的击杀场面意图装死,准备以此来逃过一劫。

    可不管是害怕还是勇猛,他们谁都不愿意有战争的开始,只不过对于他们而言,这是种活下去的办法。

    至于谁赢得了这场战争胜利的,其实在这些士兵的心中都无关紧要,他们所能关心的侧是谁能喂饱他们的肚子,或者谁更有希望能让他们喂饱肚子。

    王彪听从了马继光的计谋,攻取了清河镇,也斩首了许卓,而许卓剩下来的五千将士,在看到许卓被杀之后,不是逃窜,就是弃械而投。

    王彪也下令不许多杀,毕竟无论是逃窜的还是投降的,到最后不想死的都会成为他的士兵与将士。

    可正在他高兴之余,一个不好的消息快马加鞭的传来,来传信的可不是别人,正是王彪的儿子王泽,他浑身上下极其狼狈不堪,脸色愁眉苦脸的哭死道“父亲,马继光他是个山贼,他们里应外合,打开了护城河水闸,还截走了打捞珍珠的海民。听到这个消息后的他,一下子就失足而落跌倒在地上。

    方彭去扶他怒气的拉起责方彭责备道“马继光截走了海民,他截走了海民,你是怎么看的人,说你是不是与他有什么勾结。”

    方彭也悲哀的看错了人,没想到马继光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阴险小人,真是看走了眼。他向主公说道“主公冤枉,末将绝无二心。末将这就回去,整顿兵马,十日后必将海民夺回,斩杀马继光。”

    王彪大怒道“好!我就给你这一次机会,如果你夺不回来,我就摘了你的脑袋。”

    说完方彭极其他的两个儿子,迅速正兵回城,探讨灭敌之策。

http://www.9173wg.com/23_23161/102904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