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修真小说 > 仙路平凡 > 第一百零一章 有女蓝月
不算结局的结局:本人头一回写文,因无人指点,开始将人物拔得太高,导致后续的内容铁定崩盘,难以为继。真对不住书友厚爱,清风打算沉思一段时间,重新开书,敬请广大书友谅解。无数个白天黑夜,换来此等结局,清风颇是伤感无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大家!

    老者一看月儿身手,不禁暗赞,丫头的习武资质的确不赖。拧腰收臂间,力量与韧性,收发由心,无一丝滞塞。可惜,像他们这些靠海的村民,到哪里去寻一部上好的功法。纵是天资卓越,也只得明珠蒙尘。

    一篇千蛇劲炼体功法,月儿修炼了不下数年。村民也大多习此功法,不为别的,只须磨炼出稍许气力,好下海捕猎过活。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村民,哪日不是出没鲸波,捕鱼拾贝,猎杀海兽。

    一些禀赋不弱于月儿的少年男女,除局限于功法粗陋之外,提供修炼的资源也少之又少。灵石丹药,那是想都别想,根本无人见识。

    月儿扛着张然,脸儿不红气不喘,身姿矫健,步伐匀称。不到一袋烟的功夫,便回到山上的木屋,这里,便是月儿的家。较大的一间便是堂屋,老两口住左手边,另一边,即是月儿的闺房。月儿的娘诧异万分,乍一出去,就扛个人回家。老者心里是一路嘀咕到现在,傻月儿,看你怎生安置。

    “爹,快去呀,打盆水给他洗洗。娘,烧碗鱼汤。”月儿抬起手背,擦拭了一下汗晶晶额头,指挥着爹娘。娘倒是二话没说,风风火火地刮鳞下锅生火。她爹是老大的不情愿,这不没事找事么。

    埋怨归埋怨,月儿的话不听不行啊。老者将张然身上的血迹擦洗干净,找了一件粗布衣袍,给张然重新换上。月儿端起海碗,拿起勺子舀了一匙鱼汤,在唇边吹了吹,叩开牙关,灌入张然口中。一丝汤渍挂在张然嘴角,月儿麻利地拿块布轻轻一抹。

    一大碗鱼汤,只喂出了几勺,多是顺着口角淌了了出去。月儿不放心地拿掌心探向张然鼻端,一缕细微的气息,极轻极淡。掌心又按向胸口,微弱的跳动比在海边有力了许多。月儿呼了口气,人总算是救回来了。她顺手拿起一只木枕,垫在张然脑袋下。月儿眼尖,张然换下的破裂衣袍堆里,有一只巴掌大的淡紫色小袋子,捏在指尖,柔滑细腻。也不知是何物,月儿又将其塞在张然枕畔。

    老两口对视一眼,同时看向月儿,宠爱里有一丝无可无奈何。月儿打小听话懂事不假,可这犟驴脾性,也不知随了谁。

    月儿娘道:“她爹啊,咱家地方恁地窄,乍睡呀。”

    “好办,将月儿屋子腾出来。月儿么,睡到露天,跟星星月亮作伴去。”老者玩笑道。

    “娘,有啥难的。爹,咱到后山砍些树棍,给他扎个家呗。”月儿心思灵动,便脱口而出。

    老者顿时一哑,这闺女,说话上下牙一磕,啥事都看得那般简单。

    “嘎嘎,小子,快交出你的功法,我可以饶你师姐一命,如何?”金玉昆双目之中,贪火大盛。

    “交出你那只小兽,不然,就同你的师姐做一对同命鸳鸯去吧,哈哈哈。”阴流狂笑不止。

    吕依兰青丝乱舞,香肩玉臂上,斑斑血迹。她身子已被缚灵索勒得奄奄一息,看着浑身是血的张然艰难摇头,一双美目汪洋恣肆。

    看着师姐,张然含悲忍痛道:“功法可以给你们,至于小乖,阴流,你休想,除非我死。”

    神识一动,《融冰化炎诀》玉简飞向金玉昆。金玉昆神识一卷,迫不及待双目一扫,数百年的见识一看便知,小子没有欺骗自己。功法到手,二人一对眼,飞剑与风刃同时没入师姐的身体。

    “师姐!师姐——”

    张然身子猛地一挺,“噗……”数口鲜血喷出丈远,又颓然摔倒木床。

    “爹!他吐血了!”月儿大惊失色,尖声叫喊。

    老者眉头一皱,见木床不远之地,数团乌黑的血块,双眉稍展。但凡人受重伤之后,体内往往有大量淤血,若不及时清除,随时毙命。常年与海兽厮杀,伤筋动骨乃家常便饭。似张然这般,呕出污血,反是好事。

    月儿见爹镇定如常,一颗芳心渐趋平静。将污秽之物扫除干净后,月儿将薄被掖了掖,父女二人便退出了张然的小屋。也许过了今晚,就会没事的,月儿想。

    星光透过棚顶,射在窄小的木床上。张然的指尖抽搐了两下,体内的剧痛,唤醒了张然的潜在意识。双目努力地睁开了一丝缝隙,支离破碎的星光照在脸上。自己竟还活着么?这是哪里?记忆的潮水,哗哗地从眼前汹涌流淌。

    与小乖义无反顾地跳入传送阵,虚空的压迫与绞杀,果然不是一个筑基修士所能承受。若非小乖的护体霞光,若不是自己肉身强横,远超同侪,张然焉有命在。对,小乖呢,心中一急。欲放出神识探寻,却是无法调动,识海的大门似已永久关闭。又尝试运转《融冰化炎诀》,也丝毫不动,体内窍穴似被堵塞,更遑论运转真元。

    小乖虽是顽逆,十数年下来,相濡以沫。这一人一兽之间,感情最是相厚。乍一失散,相见何期?张然坚信,凭小乖护体神通,性命不会有失。以前,颇多埋怨小乖能吃,而现在,哪怕小乖吃穷吃光自己,他也在所不惜。小乖,你还好么?

    此番劫难,张然默默祈愿,但得师姐安然脱身,便了无遗憾。哎,一行浊泪,两地相思。

    自己呢,保住了性命,修为却尽失,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一路修行,算得上是顺风顺水。而今却彻底打回原形,做起了凡人,张然欲哭无泪。各种念头,纷至沓来。一会儿是师姐,一会儿是小乖,爹娘的苍然皓首,铁铭师兄他们的万千挂念。张然头痛欲裂,激动的情绪又牵动了伤势,眼前金花闪乱,他便又痛晕过去。

    月儿端了一只豁边儿大碗,云雾般腾腾的热气里,散发着鱼汤的鲜香味。

    “你醒了,昨天真吓人,吐了好多血。”月儿笑容可掬地拿着汤勺,“你饿了吧,先喝点娘熬的鱼汤,可补人哩。”

    几口鱼汤入肚,似有一股寒气被驱除体外,温热熨烫着五脏六腑,一丝弱的不易察觉的灵气,游向断裂的筋膜骨骼。虽识海关闭,身为筑基后期的修士,对灵气的感应并不陌生。

    月儿见张然双目微润,眼角似有泪迹,颇不好意思,道:“熬汤的鱼,是爹买来的半块鱼妖肉,稀罕着呢,平日很少碰到。”

    眼前的小姑娘,跟念儿年龄相仿,亮晶晶的双目里满含怜惜,握着汤勺的手稳健而轻柔。天可怜见,竟是眼前的姑娘和她的家人救了自己。

    “谢——谢。”肿胀的喉咙里,张然用力挤出了两个断续的字。

    “你说什么?”月儿府下身子,侧耳倾听。看着张然微微翕动的嘴唇,月儿的脸庞飞起两朵红晕,羞涩道:“不用,真的不用。”

    张然很内疚,这鱼妖肉里既有灵气,价钱肯定不是一般的贵。再瞧见月儿衣袍上结着补丁,便知家中光景也是差强人意。竟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一小快鱼妖肉,怕是耗去家中不少的积蓄。对不起,张然暗道。

    月儿一日数次,早上,端来娘熬制的鱼汤,午间,捧来爹去后山找来的药草熬炼的药汁,下晚,带一小块闷得烂熟稀化的海兽肉。月儿是她的乳名,她的名字叫蓝月,张然叫顺了口,也唤她月儿。

    三个月之后,在月儿一家的精心照顾下,张然能拄着木杖下地走动。有趣的是,老蓝给张然换上的衣袍明显窄小,小腿肚露出了大半截。深感这一家的恩德,张然去了月儿家深表谢意。老蓝听得张然海上遭遇土匪,很是气愤。他知道,有一群惯匪常年飘在海上,强抢财务,杀人害命。张然的不幸,惹得全家唏嘘叹息。

    不是张然不说真话,这太惊世骇俗,怕月儿一家遭受惊吓。

    张然问向老蓝,道:“恩公,不知此地为何处,还请恩公告知。”

    老蓝道:“我也说不甚清楚,大家只道西海,具体是西海哪里,却是再无人知。”

    看来,老蓝的确不知,还是以后打探吧。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张然在这海边的渔村,一住便是一年之久。身上的伤势大致痊愈,可识海依旧沉睡,体内的三十六窍穴重门深锁,没有神识,根本无法探查丹田经脉。肉体的创痛容易救治,自家的修为却是没有丁点恢复的迹象。张然于修炼一途浸淫二十多年,一身境界修为得来何其不易。一缕刻骨的忧伤,在心头盘桓。

    真的从此与修炼无缘了么,谪落凡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一日三餐栉风沐雨。他不甘哪,他还没看够这方天地。他甚至想,有朝一日,看看这方天地之外是什么。

    张然早已弃去木杖,孤身径自走向海边的沙地。那里,月儿将自己背回了家,自己却从此成了一个废人。

    张然抬起双目,望向远方的大海。晚霞似火,滚滚万顷的波涛之上,数之不清的海鸟展翅高飞。

    凡人如何!仙人又如何!天无绝人之路,我张然何曾放弃过!

http://www.9173wg.com/4_4083/2105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9173wg.com
御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173w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